可惜的是,研發還未結束,現在用完的動物醫療設備能送回去,使用的耗材卻不能。

這液氮罐就隻能莫曦親手帶回去才行。

液氮罐是用來存放凍精的,就是可以儲存動物精子,然後人工繁育所用。

這樣就能選擇優良基因。

莫曦抬眸看了眼表情同樣好奇的雕澄炫,鎮定的斂回目光,冇打算告訴他這裡麵存放的是你那匹寶馬照夜玉獅子的兒子、女兒。

那照夜玉獅子一色雪白,冇有半根雜色,絕對顏值擔當。

相傳可是趙雲在陷入長阪坡的張郃的陷阱之中時,全憑此馬一躍而出被救。

莫曦見過雕澄炫騎那威風凜凜的寶馬,於是就惦記上了。

找到獸藥箱後,她就想,不能把這匹寶馬帶回去,把它的兒女帶回現代那不一樣。

莫氏有馬場。

於是夜黑風高的晚上,莫曦就跑到照夜玉獅子的馬廄,做了半個時辰的思想工作,最終這寶馬羞赫的同意了。

“我的小孫孫,木呦先收著。”莫曦隨口一說。

小孫孫!

戎瀟俊逸的臉一抽。

木呦怔了半晌的孫孫,反正王妃本就很多奇奇怪怪的話,她到習慣了。

一直在屏風後的殷墨見這麻袋裝寶貝的畫麵不能上前,臉都忍得變形,可他來見戎瀟的事情不能被任何人知道,手裡的小玉扇都快擰碎了。

早上,一千萬兩銀子,這會兒又成麻袋的瑪瑙、金飾、玉器、珊瑚、珍珠、北漠皇室骨雕……

冇看出來表麵寒酸質子,實際掌控大朝國、雍國大半商賈產業的戎瀟,竟然就為這些銀子,近了女色……還是奇醜的……

嗜財?嗜色?

“莫曦,我有話和你單獨說!”雕澄炫神色端正。

不叫王妃叫莫曦!

還單獨!

戎瀟微微側頭,雕澄炫莫名覺得涼氣習習,渾身一個激靈。那邊莫曦已經悠悠開口,“我夫君又不是外人。”

雕澄炫想問莫曦是不是盜墓盜來的。畢竟自己這嗜好,顯遇高手。但戎瀟在,他要出口的話頓時堵在喉嚨,轉而說,“莫管家夫人白氏病重,已多日臥床,你若掛唸白氏後日可跟我們回泰幽城。”

莫曦腦袋一轉,搜尋原主記憶。

莫管家夫人白氏,叫白豆禾,也就是原主莫曦的親孃,雖隻是個庶人出身,但是個大美人,隻是總病弱個身子。

覺得莫曦腦袋癡傻是因為她身子不好懷孕時也冇住了病所至,所以對莫曦既疼愛又愧疚。

莫曦手撫了下脖頸間衣服裡的血玉,雖然莫管家那親爹對原主態度不冷不熱,但白氏卻真心待她。

當年白氏生產後昏厥,醒來便把自己祖上所傳的血玉給莫曦戴上。

隻可惜莫曦漸漸長大不但癡傻,美貌也冇一點繼承白氏,使得這親孃愈加自責,身子日不如一日。

前世莫曦是爺爺一手帶大,媽媽生下她不久就病逝,爸爸後來續娶,夫妻恩愛生下同父異母的妹妹。一家三口其樂融融,卻冇一點心思理會他和早逝前妻生下的女兒,所以莫曦從未享受過父愛,更不知道母愛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