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白氏對原主的好,她雖麵色如常,心口卻隱隱有一絲柔軟。

可她畢竟不是原主,而且現代社會爺爺留下的莫家產業還等著她去掌管,還有渣男和不顧親情的妹妹等著她收拾。

“日後,我與夫君同回,孃親定然高興。”莫曦托詞。

高興?

嫁一個又瞎又瘸的廢物質子她能高興?

回去?

不待大朝國有兵臨城下的實力,這質子就算老死都要埋在這異國他鄉。

雕澄炫冇能找到機會言明,隻能悻悻而回。

晚上,莫曦準備好浴桶子在房內。

隻把液氮罐放在浴桶旁邊,若能帶回去什麼,首選是戎美人,不行的話就這液氮罐,回去再開個馬場,這寶馬良駒,每匹都是價值連城。

至於那些珠寶,都是瑪瑙、玉器、珊瑚、珍珠,她現代有的是,不是稀罕物。

一切就緒,戎瀟仍不見回房,莫曦便去書房尋他。

敲了門進去就見那殷世子也在,斜靠在太師椅上,見是莫曦,直起身板,桃花眼裡頓現嫌棄,又生防備。

莫曦卻冇看見殷墨似的直接走到戎瀟書案前,看著正端杯喝茶麪如冠玉的戎瀟,她心中又是篤定要把這絕美的男人帶回去。

“夫君,已經備好了洗澡水,我們去沐浴。”莫曦不顧還在房間的殷世子,冇一點嬌怯的直言。不是得同浴而歸嗎!

話止,一室靜默。

“噗!”戎瀟嘴裡的茶一下噴了出來,“咳!咳!咳!”

“茶燙?”

莫曦仍舊柔聲的說道,還拽出手帕傾身去拭戎瀟嘴角的水漬。

絲滑綿柔的帕子還有溫軟的指腹剛碰到戎瀟的嘴角,他就渾身一顫。

莫曦的手指也是一頓,這感覺陌生且莫名牽著心頭一悸。

戎瀟反應過來,身子不動聲色卻僵硬的往後移了一點。

莫曦收回手,目光卻好一會兒才從戎瀟的臉上移開,發現男人麵無表情,但白皙的耳廓卻暈著一圈紅。

都圓房了還這麼單純害羞,乾淨得莫曦想再伸手摸一下。

後麵的殷墨直瞪眼,擎王殿下還有冇有點節操,這麼點珠寶銀錢就屈從一個醜女。

他不能坐視不理。

“本世子忘了,孤嵐公主今日在勤政殿以死相逼,非要嫁擎王。”殷墨悠哉的扇著手中的玉扇,桃花眼角漾著狡黠的光。

莫曦聞言,垂眸看了看輪椅上的戎瀟。

戎美人長睫下淡淡的暗影遮住神色。

那孤嵐公主她到是覺得不錯,可黃國師來質子俯給戎瀟下藥被她遇到,先是把原主這又醜又傻的下人之女賜給戎瀟,再到四處搜尋醜女大張旗鼓的為戎瀟“選側妃”,都是因為雍國皇帝不想女兒嫁給戎瀟。

那孤嵐公主若是以死相逼,隻會有兩種結果。

一種是雍國皇帝妥協,公主如願以償的嫁;

再一種就是暗害戎瀟,讓寶貝女兒嫁不成;

退一步,還有一種,同意嫁了,也因為怕那孤嵐公主傷心冇害戎瀟,但天家女兒不可能和彆的女人共侍一夫,那要死翹翹的不就是她這和公主同一個男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