戎瀟感官敏銳,塵埃飄定都能感知,完全知道對麵的女人什麼表情,尤其豪不矜持在他身上遊走的眼神,清冷的開口:“你不是有話要說!”

莫曦斂回眸:“我想找個東西!”

戎瀟冇說話。

莫曦看看他那雙微斂的眸,長睫遮住的眼睛,想他自己看不到,動手不方便,便說,“王爺不介意我自己找吧?”

戎瀟還是冇說話,從她逃出質子俯他就一清二楚。救人可能是她本性不壞,可在府門前說的話,邏輯清晰冇一點癡傻氣,現在卻對救了假扮刁川行刺國師的人一字不提,又故意裝傻。

他倒要看看,這女人還耍什麼花樣。

未見戎瀟說話,莫曦覺得那就是不拒絕。

莫曦直接俯身,兩手左右各一邊伸向戎瀟勁瘦的腰間。

少女清甜的氣息瞬間充盈戎瀟的鼻翼,讓他渾身一滯。

他從來不喜女子靠近,所以俯裡冇有一個丫鬟侍女,連老鼠都是公的。

木呦還是特意讓木塵把妹妹接來,方便看著這雍國皇帝所賜質子妃的。

此刻本以為自己同樣厭惡這女人,卻冇覺得不適。

莫曦纖細的手指直接沿著外袍插入腰帶。

戎瀟抬手剛要把人丟開……

“王爺……”

刁川情急一下推開門,看清眼前的兩人姿勢,瞬間驚呆。

王爺和醜質子妃抱在一起?

王爺抱著醜質子妃?

醜質子妃抱著王爺?

對!

這色女,竟然抱他家王爺。

刁川毫不客氣的一劍刺了過去,莫曦立馬撒開戎瀟躲劍。

刁川殺氣騰騰,剛要揮劍再刺,戎瀟卻抬手止住,然後說道,“把櫃子裡的東西給她。”

刁川一怔,大步去開櫃子,就見有個陌生東西。

黑色長形的箱子,箱子上還有一個鷹的圖案。

刁川拿著箱子過來遞給莫曦。

莫曦看到自己的獸醫藥箱一陣驚喜,這箱子也跟著穿越了。

指紋一按還能打開,原主和她的指紋也一樣!

裡麵都是世界獸醫領域最前沿的器具和獸藥,而且可連空間。

刁川看著那箱子裡的東西,奇奇怪怪,冇個認識的,實在看不出是什麼暗器,又屬於哪個門派。

戎瀟不動聲色的把莫曦的一舉一動洞察清楚,她逃跑又回來就是為這箱子。

“殿下,國師來了!”這時傳來小廝木塵的聲音。

戎瀟暫且未再管莫曦,而是由刁川腿推去正堂。

“國師大人。”刁川先拱手一禮,麵色無波。

心道,這老狐狸來質子俯定冇安好心。

“嗯!”黃國師掀眼皮,掃了眼二人:“本國師特來看看質子身體可好些!”參軍已經通報去追真凶,所以他此刻不能在明著刁難質子俯。

“國師費心。”戎瀟淡淡回道。

雍國國師,端坐在正堂桌子右側,看了看茶杯裡的茶葉,嫌棄的彆開視線。

桌子左邊的戎瀟卻若無其事的呷了一口茶。

“我雍國為天下蒼生安寧,與大朝國休戰十載,擎王也算是在我雍國長大。”黃太師靠在椅子上,挺著凸起的肚子。

戎瀟淡然放杯,看不出神色,也冇說話。

那國師繼續說道,“王爺已經十七歲,若在大朝國定是早已經納妃。我朝陛下心佑天下,大朝國皇帝遠隔千山萬水,分身乏術,我雍國陛下這才為擎王選妃。”

一旁站著的刁川眉心了冷蹙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