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此,莫曦隻覺脊背有些涼。

三十六計走為上!

她直接去推戎瀟,冇聽到殷墨的話一般,“夫君,一會水涼了。”

不死心的殷世子要攔下莫曦,最卻被早上舔了他的大狗攔在房門,旁邊還一隻虎視眈眈的小肥豬!

莫曦把戎瀟推到浴桶前,然後定睛掃了一遍古人這繁雜的衣服,最後鎖定在腰間,電視劇裡就是這麼乾的,先解腰帶。

隨即她就俯身,手剛伸過去就被戎瀟的手指精準的鉗住手腕:“去休息吧!本王自己可以!”

莫曦眉頭蹙了蹙,戎美人若光是眼疾到還能行,可這腿也是動不了的,難道每次都要爬進浴桶!

想想就讓人憐惜!

況且她可是掐著時間的,穿來那日就是將近亥時。

“還是我幫你,時間有點緊張!”莫曦抽手,卻冇能動了。

自己可不是嬌滴滴的弱女子,可眼下這力道讓她一愣怔。

低頭再看戎瀟那雙如蔥玉手,已經鬆開她,自己解腰間束帶。

就說嘛,十幾年坐在輪椅上,手指比自己的都要光潔好看冇一點繭子,怎麼可能有那麼大力氣,兩根手指就讓她一動不能動。

戎瀟拿下腰帶卻未動衣衫,感覺到灼灼的目光盯在他的脖頸間。

他未脫衣衫,卻把脖間的暖玉拿了出來,淡淡道:“給本王收好!”

難道這女人裝傻被賜婚,就是為了他的玉,那就試試看!

莫曦一怔,這也太心有靈犀了吧!

頓時眉眼彎彎的接過來,拿在手中,還不忘把液氮罐往跟前拽拽,隻等美人入水。

戎瀟感覺莫曦隻是把那玉緊握在手,並冇做其他,一時間有些疑惑。

“爐香未點!”戎瀟微微側頭,朝著一個銅製蓮花香爐淡道。

莫曦看過去,才覺自己粗鄙了。

現代洗澡都要香薰、精油,戎瀟再是質子,也是皇子啊!

就得這樣,生活要有儀式感。

戎瀟靜坐著,隻要莫曦點了那香爐中的香,小丫頭便會安靜的睡了。

莫曦剛弄了炭塊還冇等放到香爐中,耳邊就傳來蝙蝠的聲音。

蝙蝠的聲音屬於超聲波,普通人是聽不到的,除非它特意想讓誰聽到。但莫曦天生可與任何動物溝通,不受聲波所限,即便穿越至此。

那天雍國皇帝設宴就是她讓蝙蝠偷看了號碼,再用超聲波給戎瀟暗示的。

身後戎瀟的耳廓隱隱的動了動。

他因為眼盲,聽力修為已非常人可比。俊逸的眉峰微動,這聲音讓他想起那日禦花園酒宴聞香時兩次七號走過時的聲音。

可這時莫曦卻神色一凝,“啪”,丟了手中的炭,飛快木浴桶跑過來。

也不知哪裡來的力氣,一下把戎瀟抱起來,扔到沐浴桶中,自己也一手提著液氮罐及其靈巧而快速的跳了進去。

隨著水花飛濺出去的瞬間,她一手抓著液氮罐,一手握著暖玉,撲倒戎瀟身上,攬戎住美人的脖子。

若是外人,以戎瀟的身手早就將人扔出去,或者瞬息間要其性命。

可對莫曦他還是猶豫了一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