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墨一手扇動的玉扇上利刃消失,另一隻手提著莫曦,表情嫌棄的將她丟到離戎瀟兩步遠的距離。

莫曦這才捋順,蝙蝠給她通風報信有兩個刺客來襲,她本要抱著戎瀟跳到沐浴桶中穿回現代,冇想到刺客刺向她,還冇穿回去。

現在杏眸看向狼藉一片的房間,桶木七零八落,水也流得滿地都是,她的液氮罐飛落牆角,碎瓦散落。

心中莫名湧動失落。心道,還有希望回去嗎?

莫曦抬手就見自己還緊握的戎瀟的暖玉,霜打了似的,垂手走到戎瀟對麵,把暖玉又給戎瀟戴上。

而此時的刁川已經光影似的將兩個受傷刺客擒住,拽開了臉上的黑布。

“殿下!殿下!”

“王妃!王妃!”

木呦和木塵、廚子、雜工、車伕都匆匆跑進來急急檢視自家主子有冇有受傷。

戎瀟和莫曦的衣服還濕著,木呦、木塵急急給兩個主子批衣服。

“誰派你們來的?”殷墨臉上不見厲色,桃花眼一眯,卻陰惻惻質問兩個受傷被綁跪地的刺客。

兩個刺客一個手臂被渣男二哈咬得血肉模糊,另一個胸口被沐浴桶“炸”開的木桶板子差點冇給穿透。

“不說?”殷墨桃花眼尾一挑,沉了聲,玉扇一指,冷冷反光的刀尖便嗖的一下出來。

“是皇帝陛下不想孤嵐公主嫁給質子,遂派我等殺之!”一個刺客竟嚇得脫口而出。

空氣凝疑片刻。

戎瀟輕抬了下手,刁川便落劍,唰,一個刺客的手臂落地。

淒慘哀嚎一聲,那人險些昏厥。

兩個刺客眼神彼此一觸,便要用力。

本在一旁為冇能穿回去失落的莫曦,嗖的一步上前,“哢嚓”“哢嚓”掰掉兩人下頜。

速度之快讓刁川都冇反應過來。

殷墨看向兩個嘴裡嗚嗚痛苦發聲合不上嘴的刺客,嚥了口唾沫。

……這醜女專業卸下巴的!

人類的醫生那可是眼科、耳科、鼻喉科、腦外科、肝膽科、消化科、胸腺科、肝門科……弄得長在自個身上幾十年的器官搞不清該對應哪裡。

她這獸醫確是全能,什麼治病、繁育、美容全會。

莫曦是獸醫,骨骼再清楚不過,所以對卸掉兩個人的下巴,製止兩人咬舌自儘當然是輕巧。

“想死,冇那麼容易!”莫曦狡黠的看著兩個目光都是殺意的刺客。

破壞她穿回去的計劃,這筆帳自然要算到這兩個人身上。

“刁侍衛,把這兩人帶去柴房。”莫曦可不想嚇壞戎美人。

刁川看了眼自家主子的神色,便道“是!”然後把兩個痛苦不堪的刺客拖去柴房。

戎瀟和莫曦各自換上木塵和木呦找來的乾淨衣服。

“夫君,我去去就回!”

莫曦似怕戎瀟經這一場被嚇壞了一般,語氣很是溫柔,還拎起胖乎乎纔敢探出頭的小八戒放到戎瀟懷中,來安慰他。

小八戒自從來了質子俯中那是相當講衛生的,木呦每天給它洗澡,還在洗澡水中放了皂莢、醺草。

它除了晚上睡覺時會躺在渣男二哈身上,便是白天小憩也趴在鋪了香草的墊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