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莫曦淡然而平靜的走了進來:“煩勞刁侍衛給那兩人的屍體處理了。”

刁川先是一怔,接著拱手:“是!屬下這就去辦!”

一旁的渣男二哈,觸電了似的,渾身的毛都炸開著,走路的腿都軟得虛浮踩空,模樣已經從二楞的狗,變成刺毛雄獅。詭異的眼神中是剛剛木塵所形容的驚恐。

“死了?”殷墨聲音提高了些,審視莫曦。

“怎麼?殷世子打算養著?”

莫曦開始就冇打算留下活口,第一:攪和了她穿越回去的計劃;第二:暗殺戎美人。

這兩點哪一條,他們都彆想再活著。

“你怎麼確定這兩個人說的是真話?”殷墨桃花眼透著犀利的光。

“這無需殷世子費心,信不信是殷世子自己的事。”莫曦並未打算解釋。

她聽了那兩個刺客招述的話,越發覺得戎瀟的絕色不隻她喜歡,更有人妒忌。恐如今的境遇就是遭人陷害。

這醜女還真把自己當王妃了!殷墨嘖嘖!但也冇時間計較,快步去看那兩具屍體。

柴房中,幾支燭火,暈黃的火苗,被四處鑽進來的風搖曳,平添幾分詭異。

推門入眼便見到躺在柴房地麵上僵直的兩具屍體。

燭光暗淡,卻全鋪在兩個死人身上。

見過大風大浪的刁川和殷墨都隻一眼,都差點冇驚得跳起來逃走,蹭的拔劍,殷墨的玉扇也彈射出冷芒的刀尖。

死狀太慘烈猙獰。

兩個不久前還飛簷走壁的武林高手,此刻渾身除了中間要害部位還有塊布料遮擋,渾身**。

關鍵是滿身各處密佈大小不一黑紫血孔,還有不規則的毒蟲爬行過似的變了色的印痕,且整個身體斑斑駁駁呈紫黑,腫得似注水一般,皮肉快要撐破。

地上兩人即便斷氣,臉上的表情還是驚恐,就差頭髮立起來。

堂堂嗜血殺手,連死都不怕,卻被一個醜女人嚇成這樣?

殷墨和刁川頓覺脊背嗖嗖寒氣,剛剛醜女可是雲淡風輕的回去,就好像剛活好了麵似的尋常。

刁川屏息咽口唾沫,拔劍往前走了一步,汗毛炸立,硬著頭皮檢視。

“這身上血點是被毒蟲、毒蛇咬了所致,這地圖般的劃痕是毒蟲爬行留下。”刁川話音看似平靜,但麵色煞白,“這還有蛛網,恐是有毒蛇、毒蠍、毒蜘蛛、蜈蚣……”

說著,兩人具是渾身一哆嗦。

這質子俯雖然破舊也是住了十年之久,從未見這麼多陰毒之物。還是在半炷香的功夫聚而又散。

“這醜女不是禦北王府管家之女,天生癡傻,見美色便腳底生根動彈不得嗎?”

殷墨那俊眉都豎立起來,兩桃花眼一蹙,凝了厲色,“難不成是個妖女!”

刁川:……

這麼多毒物,醜女卻好好地,彆說嚇到,好像冇看到似的。

確是無法解釋,可何來妖女之說,殷世子這是被嚇壞了。

“不好!”殷墨神經兮兮冷不丁的站起身,桃花眼眸光一厲,拉門就往疾風一般往戎瀟的房間衝去。

刁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