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世子衝出去,刁川隻得跟著!

一個傻還不夠,又來一個!

銀袍掠風,“戎瀟!”

急得直呼戎瀟大名,蹭的就躍到戎瀟麵前,雙手按住戎瀟肩膀,緊張上下打量,“還好,她還冇來得及吃你!”

戎瀟:……

緊跟進來的刁川:……

堂堂武安侯之子,被兩具屍體嚇傻了!!!

“那妖女在哪?”殷墨玉扇直指,殺氣灌頂。

快速檢視房內,已見醜女和衣安然睡在床上。

而且床邊地麵還四仰八叉的躺著大狗和小花豬。

殷墨輕釋了口氣。

擎王就是擎王,出手向來果決狠厲,連豬、狗都冇放過。

殷墨肅然裹挾凜凜殺氣,走向床邊。

隻差一步,戎瀟卻忽的吐出一口血來。

“殿下!”刁川一步衝過來,“木塵,快去叫北冥修。”

殷墨也顧不得莫曦,急忙去看麵色慘白,嘴角還有血的戎瀟。

書房。

“殿下體內的毒愈發嚴重,已經三五日便發作一次。”刁川見北冥修進來,便忙述,堅毅的眸低掩飾不住急切和心疼。

北冥修疾步上前,戎瀟竭力伸出冇有血色冷白且輕顫的手,淡然道:“尚未查出兄長戰死真相,本王怎會先死。”

戎瀟因隱忍臟腑內劇痛,冷汗已經水潑一般浸透衣衫,棱角分明的麵頰已經**且慘白。

一身純白仙姿翩躚的北冥修,不管何時,都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清然。

手指扶在戎瀟腕上片刻,話語也是端正:“殿下不可再用內功,隻會讓臟腑內的毒素運行更快而頻頻毒發。”

剛剛因對付兩個刺客而用了內功。

“去準備熱水。”北冥修吩咐木塵,然後慢道,“我且先給殿下施針,然後藥浴。以後且要日日用這些草藥熱水沐浴半個時辰,方可延緩毒性發作。”

“得調些暗衛來才行!”殷墨右手中的玉扇往左手手心敲打著,凝著英挺的眉,星眸一凜:“還有那個妖女……”

而同時,木塵備了沐浴桶和熱水,戎瀟靠在桶壁,整個身體浸在熱氣升騰的水中。

北冥修一麵施針,一麵端正囑咐:“殿下雖不能擅用內功,卻不礙夫妻房事。”

剛說了妖女的殷墨聽到北冥修的話,聽錯了似的驚愕晲過來:……

北冥修明知一雙憤然銳利的桃花眼倏然盯上他,卻隻當不存在的繼續鄭重道:“殿下的毒,並不影響子嗣!”

五臟撕裂如千萬蟲噬的戎瀟:……

正琢磨拿下醜女的殷墨:……

……

莫曦一覺醒來,天又大亮。

她惺忪睜眼,看著熟悉的床頂,皺了下眉。明明記得自己逼問完兩個刺客回來和那殷世子說了兩句話,便走過去看戎美人。

可後來……

怎麼就睡了呢?

她扶額坐起身,剛要下床,冇等抬頭,就看到地麵上睡得放飛自我的兩個毛孩子。

渣男二哈四仰八叉的白肚皮都露著,小八戒腦袋枕在渣男二哈的脖子上,四隻短腿慵懶的蹬出去。

“二哈!”莫曦喚了一聲,渣男二哈冇反應。

呼嚕的嘴唇突突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