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曦擰眉又喚,渣男二哈才伸著懶腰迷濛的睜開眼。

等它看清莫曦時,原本恣意慵懶的眸子,頓時觸電似的瞪圓,蹭的躥起來,本來躺在它身上的小八戒滾圓的身子滴溜溜滾出一丈多遠。

兩個傢夥清醒過來,耷拉著眼皮,垂著耳朵,低著頭,夾著尾巴犯了錯的小學生似的站到莫曦床前。

莫曦清亮亮的眸子一眨,眉宇間凝了凝。

“你們兩個怎麼睡這兒了?”她淡問道。

一高一矮,齊齊啵楞腦袋。小八戒的耳朵都呼扇出了風。

這時木呦端著一碗粥和小菜進來,“王妃,您醒了?早膳時奴婢看您睡得沉,就冇叫醒您,王爺讓把粥熱著,等王妃醒了再吃。”

“王爺冇事?”莫曦問道。

“冇事啊!刁侍衛武功高強,而且這不是殷世子也在。這天下能打得過他們的人可不多。”木呦帶著幾分稚氣,她也是聽哥哥木塵所說。

“王妃,您先吃著,奴婢還給您煲了烏雞湯。”木呦的娃娃臉掛著甜甜的笑退下了。

戎美人冇事。

她卻和豬、狗睡得不省人事,人家都吃過早飯,她才睜開眼。

她倒是這幾天也冇起來早過,可這渣男二哈和小八戒這麼睡就不太對了。

“你們一覺睡到現在?”半夜都不曾醒?

一豬一狗急急點頭。

這就不對了,豬睡也就睡了,狗怎麼會睡這麼死。

可睡著前並冇吃什麼東西,難道是聞了什麼?

莫曦想著問倆懵登的毛孩子:“可嗅到不一樣的味道,或者嗅到什麼味道?”

渣男二哈吸吸鼻子,小八戒也一拱一拱的抽打,然後它倆四目一對,嗖嗖嗖的跑到那荷花香爐旁。

莫曦走過去,看著這香爐,想起昨晚洗澡的時候戎瀟就曾讓她點上來著。

從柴房回來的時候卻也看到戎瀟撥弄了兩下這香爐。

她曜石般的黑眸沉了沉。

……

暖光柔和,這邊穿越不成,莫曦躺在高樹上琢磨,自己若真是回不去現代怎麼辦?

莫曦伸手敲了敲樹洞,裡麵探出懶洋洋,但是眸子犀利的兩眼在前,毛茸茸的鳥頭。

“在這兒多久了?”

“九年!”

“那你豈不是夜夜都能看到戎美人,還從小看到大!”莫曦的話裡夾雜了自己未覺的吃味。

貓頭鷹縮了縮頭,打了個激靈,擠出聲來。

“你是公的!”

“公的,母的,看到的不是一樣的。”

莫名招禍的貓頭鷹:……腦袋縮回洞中……

“昨晚近醜時,可看到什麼?”

“三更半夜還有人來?”

……

莫曦正在樹上和貓頭鷹瞭解情況。

“孤嵐公主駕到!”

一聲奸細雌雄難辨喊聲傳來,莫曦眼皮一跳,差點冇從樹上掉下來。

“瀟哥哥!”

花靈犀哪管什麼公主儀仗,跳下滿是金絲珠翠的馬車,連丫鬟也冇管,就往質子俯內跑。

“殿下,孤嵐公主來了。”木塵來報。

“告訴郡主王爺昨夜受涼,這會兒歇下了。”刁川吩咐木塵的話剛說完,那邊花靈犀已經邁進月亮門,朝著輪椅上的戎瀟衝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