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簫哥哥,你怎麼了?”花靈犀又加快了步子,裙裙蕩得老高,跑到戎瀟跟前。

嬌俏的小臉因為著急,泛著粉紅,頭上的蘭花金步搖還晃動著,黝黑灑滿細碎星光的鹿眼,急急打量戎瀟。

戎瀟麵無表情,聲音淡淡:“公主親自來質子俯,可有事?”

“公主!”

後麵的丫鬟、太監這才呼哧帶喘的提著東西跟上。

“我就是帶了禦膳房的點心來看瀟哥哥。”花靈犀豪不在意戎瀟冷冰冰的態度,“娥蘭傳我旨意,遣太醫來質子俯給瀟哥哥診治。”

“是,公主!”丫鬟娥蘭乖乖應下。她們就算不解公主為何放著各世家公子不愛,偏偏喜歡一個又殘又瞎的他國質子,可也不敢表現出怠慢之意。

“隻是風寒,一碗薑湯即除,無需勞太醫徒走。”戎瀟轉而側頭,柔聲道:“曦兒,與本王回房。”

這低沉帶著磁性,與以往清冷截然不同的聲音一下讓樹枝上的莫曦一怔,失去平衡撲的掉了下來。

刁川倒是作為質子俯侍衛本能的嗖的閃身到了樹下,伸出手臂。

要不要救這醜質子妃?他轉頭看向戎瀟。

可戎瀟冇下令,刁川手是伸了,卻在莫曦掉到半空時,一下收回。

戎瀟聽到一聲悶哼,眉心蹙了一下,不動聲色的緩緩收回手臂。

莫曦半晌摸了摸腰,抬頭,爬起來。

一張小臉已經布了一層灰,淡淡一彎淺笑,露出潔白貝齒,走過來盈盈一禮,“公主費心了,我會照顧好自家夫君的。”

孤嵐公主見樹上掉下來的王妃,還驚詫,就見一張灰突突的花臉,說不上狼狽,還有些可愛。

“王妃,我想和你單獨說幾句話。”

雖然這孤嵐公主是來搶戎美人的,可莫曦並未覺得她討厭,淡然道:“公主有話直說便是。”

花靈犀看看戎瀟,又看看莫曦,直言道:“你我若共事一夫,你可願意?”

堂堂雍國公主若是看上什麼人自然一道聖旨下去,封為駙馬便是,可雍國皇帝不捨得把唯一的女兒嫁給廢材質子,再三算計戎瀟,花靈犀這次以死相逼,雍國皇帝不得不口上妥協,以再從長計議。

戎瀟眉峰微動。

莫曦定了定,答道,“不願意!”

她聲音清潤洪亮,故意讓所有人都聽到。

戎瀟線條清冽精雕的薄唇意味不明的勾了下。

她可不是覺得自己喜歡戎美人到了唯一不可的程度。

隻是她要說“願意!”那不管對她還是戎瀟都是殺身之禍,因為雍國皇帝不可能讓花靈犀嫁給戎瀟,更不可能讓天家女和彆的女人共事一夫。

哪一條都是死啊!

當然即便說“不願意!”也不過是緩兵之計,拖不了幾時。

“大膽,公主說和你共事一夫,那是你幾世修來的福分,不識好歹。”公主身邊的太監倒是受不得了。

“公主,我與夫君兩情相悅。”說完,莫曦轉而輕柔的握住戎瀟的手,繾綣柔聲道:“唯生,死生契闊,與子成悅。執子之手,與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