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靈犀確實信了莫曦的話,從開始見到她醜陋的容顏,戎瀟還把她小心翼翼的抱在懷中,她便愛屋及烏的未嫌棄,還因為戎瀟喜歡便覺得來做正妃側妃她不在乎。

剛剛這醜妃從樹上掉下來,臉上沾滿塵灰也未在意,這會臉已經哭花,並非做作之人。

若說她以死相逼皇帝不得不同意她嫁給身殘的戎瀟,可戎瀟若不能行男女之事,以後連個孩子都生不出來,那皇帝是不會再容得下這殘廢駙馬,必定殺之,然後再給她選得如意世家公子。

皇帝女兒不愁嫁,何況大雍國皇帝就這麼一個寶貝女兒。

“此事,我且隻與公主一人相述,還望公主保得擎王顏麵,勿再人知曉。”

莫曦微抬眼瞼,見花靈犀尚未從這道突如其來的驚雷中緩神。她便喚了木呦,“公主以誠相待,質子俯無珍寶相贈,為表我心意,特送這一隻八哥兒,還望公主勿要嫌棄。”

這八哥兒是金掌櫃送的,莫曦給鸚鵡瞧了病,還生了七顆蛋,孵化出七隻小鸚鵡,讓金掌櫃高興不已。

木呦又去買肉,金掌櫃為白表謝意,雖冇捨得送鸚鵡,卻送了隻八哥兒。

莫曦道不是不喜欠人情,她覺得花靈犀挺可愛,可卻是相中了她的戎美人,便不能相欠。

八哥兒轉送花靈犀,算是答謝了幾盤糕點。

花靈犀怔了片刻又恢複精神:“我要仔細想想,或可借種生子。”

莫曦一定:……這也行!!!

……這個世代,這麼開放的嗎……

莫曦想想頭頂綠瑩瑩一片的戎瀟……

待孤嵐公主前腳離開,莫曦吩咐木呦,“備一壺龍井,同點心一同送到書房!”

戎瀟剛剛和公主說感了風寒,雖是托詞,可莫曦卻見戎瀟麵色蒼白得厲害,便直接去了書房。

書房內的氣息卻十分詭異。

刁川低頭不敢抬眼看自家主子,似被點了穴般的杵在正中,該是剛稟報了什麼。

雕花木椅上的殷墨一手支著打開的玉扇遮擋忍笑憋得通紅的臉,另一隻手撫在肚子上,渾身忍不住的顫。

正中書案後麵的戎瀟麵色白得泛冷光,但莫曦仔細瞧著卻好像還有些清灰之色,嘴唇冇一點血色,卻是病了。

莫曦上前,昨晚難道是因為病了,不想她擔心才點了那迷香,而半夜來的人是瞧病大夫。

質子之艱,連請個大夫也要三更半夜,不能讓人知曉。

她若不能帶他穿越回去,那就要幫他離開雍國才行。

木呦把茶點布上,戎瀟便嗅出是花靈犀從宮中帶來的那些,麵色愈發難看。

明明時夏熱氣浮躁,可莫曦卻覺得這書房涼颼颼的,難怪戎瀟會病。

……

計劃開始!

晚上莫曦從獸藥箱裡拿了幾個裝著白色粉末的小瓶瓶,在質子俯偏僻而漆黑的角落,給站在牆頭還有牆根的一群眼睛亮晶晶的小傢夥開了個會。

待木呦尋她時,這些小東西嗖嗖的迅速消失。

回到房間,果真見木塵又拿了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