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塵偷瞧著床上的主子,王爺這麵色也真是忒蒼白了!

嘴唇這麼塊也乾裂了?

“王爺……”不禁喚出了聲。

可房間裡一股子怪味,一下就把他給嗆得憋了回去。

木塵不禁輕抽了下鼻子:我去,這騷氣也太重了!

差點冇直接把他醺暈過去。

這馮太醫臉上都是尬色,抬手掩住鼻子。

莫曦在床邊嚶嚶的哭啼,卻把馮太醫的舉動看得清楚,嘴角狡黠的勾了一下。

這可是她讓小狐狸造的事,當時就把二哈乾暈了,往外跑都撞到牆上。小八戒也隻嗅了一下便抽筋了似的衝了出去,一頭紮進池塘。

太醫重任在身,不得不強忍騷氣給戎瀟把脈。

這馮太醫果真是小心,擔心自己是被醺懵圈,反覆診了三次脈。

半晌他表情凝重的起身,對莫曦拱手:“質子妃請多保重身體,恕臣醫術不精,質子殿下已是三陰寒極,亡陽於外,虛陽浮越的無根之脈,剩下的時日恐怕不多了!”

此話說完,莫曦就一下趴到戎瀟身上大哭。

雖不能動,但神誌清醒的戎瀟,額頭的青筋突突的狂跳。

他冇想到那碗玉竹赤羊湯竟然下了藥,更冇想到北冥修這個清心寡慾不與任何人來往的人,竟然和小丫頭聯手。

他喝湯後覺出不對,北冥修卻進了書房,在刁川詫異北冥修怎會晴天白日冒出來時,白衣水袖在他眼前輕一浮動,刁川眨眨眼便倒下了。

迷暈!

“嗚嗚!夫君,半個時辰這藥便解了。嗚嗚!忍一忍啊!嗚嗚!”莫曦等那太醫離開,一麵假裝傷心哭聲,一麵淺笑著解釋給戎瀟。

北冥公子這藥還真是厲害,連太醫把脈三次都冇瞧出端倪。

莫曦拿了帕子給戎瀟擦去臉上特意畫的病容妝。

戎瀟麵無表情,被子下麵身側的手都僵直。

擦乾淨後,待眼前的臉又是那張阡陌如玉的麵容後,莫曦凝眸端詳。

戎瀟長睫靜伏,鼻梁高挺,明明身子孱弱,卻看不出半分嬌態,平和間又似沉浮著乾坤駭浪一般。

怎麼可以長這麼好看,簡直是妖孽,若回不去,天天摟在懷裡,倒也值得。

“耳朵怎麼紅了?”

莫曦看到戎瀟如墨青絲中露出的耳廓呢出了聲。

看看自子的手,還真是粗魯,不過擦個臉,竟然把戎美人耳朵蹭紅了。

她小聲帶著歉意道:“下次我一定輕點!”

……怎的好像耳朵更紅了……

“夫君,你先歇著!我去對付那群狡猾的老狐狸!”

剛還在房間內幫忙的小狐狸:……它怎麼就狡猾了……

等莫曦走後,北冥修一身白衣翩然的走到床前,聲音端正:“殿下,還要繼續在此享受這味道?”

戎瀟抬手把被子拽開,一個旋身,雪白中衣畫出完美弧度,端坐到輪椅上。

“木塵,本王的外衫。”許是好一會而冇說話,戎瀟開口嗓音竟有些暗啞。

“哦!哦!小的這就拿!”木塵都驚呆半天了,看到起飛的主子,現在都冇捋清怎麼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