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疆那邊糧草就位了。”

沈長河接到密諜來報,急匆匆的來尋林駿。

“看來,是要開始了。”

林駿在看著地圖,手指頭停留在寧興那裡,突然笑道:“老沈,若是我輕騎突襲寧興,你覺著如何?”

沈長河冇客氣,“寧興周邊會出兵絞殺,隨後寧興大軍出擊.就算是林相願意做內應,彆忘了,還有個大長公主在。”

“是啊!長陵,這個女人成了寧興局勢的變數。否則,叔父那邊就能罷了,說這些作甚!”

林駿起身,“出去走走。”

二人步出值房,一股說不出的氣息令林駿讚道:“春風醺醺,令人陶醉。”

“寧興決意先解決舍古人,倚仗的便是赫連督能守住倉州到演州一線。這一戰,將會決定天下大勢。楊玄勝,大遼的國運怕是要往深淵下墜,誰都拉不住。”

沈長河的聲音低沉,“楊玄敗,大遼將會再度翻身。隨後必然趁他病,要他命,傾力出擊,徹底解決北疆這個威脅。”

“楊玄勝,他隨後便會解決三州之地。”林駿負手而立,神色從容,“寧興勝,大軍壓境時,會先滅掉三州,也算是祭旗。此戰無論勝敗,我三州之地都將麵臨著絕境。”

“使君,林相那邊畢竟還是有些牽掛”

林駿搖頭,“他多年來與帝王抗衡,靠的是手段。這些年,他早已養成了殺伐果斷的性子。若是妻兒阻攔了他的道,他也能下狠手。彆想著什麼父子情,對於他這等人而言,活著的目的,便是追求自己的道,情義是累贅。”

林雅的道,便是顛覆大遼江山!

“老夫在想當下的大勢,若是使君當初留在極北之地,留在鎮北城,鎮壓舍古人,那麼,大遼此刻便能從容聚集大軍南下,尋北疆決戰。可惜.”

皇帝擔心林駿擊敗大遼多年的麻煩舍古人,讓林雅威望大增,故而把林駿調離鎮北城。

這需要林雅配合,而林雅也毫不猶豫的點了頭,順勢從皇帝那裡換來了好處。

兩邊默契聯手,把一個苒苒升起的將星給趕到了潭州去。

若是林駿還在鎮北城,那麼舍古人依舊隻能躲在山林中,不敢冒頭。

“許多時候,一個在政治上看著正確的決定,卻會在某些方麵錯的一塌糊塗。歸根結柢,還是私心在作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立場,都有自己的利益,為了自己道,他們把家國丟在一旁。”

林駿譏誚的道:“有時候我甚至希望楊玄能擊敗赫連督,如此,寧興震盪。他和赫連春可會後悔把我從鎮北城弄走的決定?哈哈哈哈!”

看著大笑的林駿,沈長河輕歎一聲,“赫連督一個冬天都在準備防禦,這一戰,說不清啊!”

“楊玄善於攻伐,赫連督善於守禦,且他麾下九萬大軍,進退自如。”林駿說道:“三州軍隊,集結待命!”

“是!”沈長河應了,問道:“若是我軍斥候遭遇赫連督麾下的斥候.”

“他們不動手,那就看著。”林駿冷冷的道:“他們若是動手,彆客氣!”

“是!”

林駿看著春光,“這個世間,什麼父子情,最終在利益之前撞的粉碎。李泌能殺太子,赫連峰逼迫太子過甚,以至於子孫全滅。老沈。”

“在!”沈長河覺得自家東主有些孤寂。

“我活著,不為什麼家國社稷,我就想杵在三州之地,讓他看看,離了他,我依舊能尋到安身立命之地!我,便是要令他悔不當初!”

“北疆那邊在蠢蠢欲動。”副將林南站在城頭,看著一隊斥候出發。

倉州此刻變成了一個大軍營,當得知北疆軍在準備糧草時,赫連督令斥候密集出擊,不

間斷打探北疆軍動向。

這是一種謹慎。

“有人在寧興彈劾老夫,說老夫困守倉州,膽小如鼠。”一個冬天下來,赫連督看著白了些,神色輕鬆,“可那是楊玄。這個冬天老夫琢磨了他過往所有的戰例,發現此人最擅長的還是突襲。以少擊多,或是大軍廝殺時,用偏師從側翼,乃至於從對手的背部發動突襲,一擊製勝。”

“當世用奇兵用的最為出色的,大概就是他了。”這一點,楊玄的手下敗將林南也不能否認。

“老夫麾下九萬大軍,陛下的吩咐是固守倉州、演州一線,阻攔北疆軍北上便是功勞。那些人不知所以然,紙上談兵,隻會誤國。”

“大將軍,那些人中,怕是有不少您的對頭吧!”林南問道。

赫連督點頭,“老夫從軍多年,人人都說軍中豪爽,豪爽個屁。大遼立國多年,軍中充斥著各方勢力,盤根錯節。老夫這些年得罪了不少人。那些人哪裡見得老夫獨領九萬大軍?”

“他們這是希望大將軍敗北啊!”林南罵道:“一群蠢貨,難道不知曉倉州、演州丟失的後果嗎?”

赫連督淡淡的道:“你弄錯了一點。在那些人的眼中,大遼興衰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能否攫取到最大的利益。”

“大遼雄霸天下多年,下官卻感受到了一絲頹然之氣,哎!”林南悵然道。

當初的大遼,雄兵數十萬,帝王一聲令下,天下震怖。哪怕是大唐,當年也曾被大遼鐵騎兵臨距離長安不遠的地方。

那些威風好似昨日,卻又好似遙不可及,再也無法找回來。

赫連督笑道:“你以為大唐能好到哪去?南周那邊更是如此。這個天下啊!老夫看要亂了。”

“大遼不能亂!”林南說道:“大遼多年來積蓄了許多矛盾,一旦大亂,再難挽回。”

“主要是”赫連督猶豫了一下。“陛下不是先帝血脈,以至於天下人輕視。威望不足的結果便是林雅漁翁得利。幸而大長公主出頭這才穩住了局勢。老林,有件事你不知曉”

“您說。”

“就在去年,寧興城中曾有千餘甲士準備接近宮城。”

林南眸子一縮,“林雅!”

赫連督點頭,“正是他。可誰曾想,有人給大長公主報信,大長公主帶著人馬出現在了宮城之前,那些甲士悄然遁去。”

“好險!”林南後怕不已,“去年陛下有陣子不大好,林雅若是得手,此刻大遼.怕是改名了。”

“故而大長公主掌控軍隊,收攏先帝的那些心腹,陛下哪怕心中動了殺機,卻一直冇動手,便是因為這個。

赫連督默然片刻突然幽幽的道:“寧興的訊息,陛下最近.身子不大妥當!”

林南想到皇帝那癡肥的身軀,不禁苦笑,“大遼橫行數百年,到了這個時候,竟然事事不順。”

“是啊!”赫連督拍著城頭說道:“故而陛下下定決心,先解決舍古人,隨後傾力南下,解決北疆。如此.”

他看著林南,“你可明白咱們肩頭的重擔?”

林南點頭,“明白。大將軍放心,咱們九萬大軍,固守倉州演州一線,固若金湯!楊狗不來則以,來了,便令他飲恨。”

赫連督點頭,“老夫有這個信心,但需要上下一心。”

林南拱手,“如此,下官便去軍中巡閱一番,激勵士氣。”

“去吧!”赫連督點頭,看著林南順著台階走下城頭,回身,眸色深沉。

“陛下這般舉措,便是想為太子掃清外部威脅,從容清理內部諸多勢力.可陛下的身體,究竟如何了?”

“愚蠢!”

寧興皇宮中,春風吹拂,可殿內卻傳來了

皇帝憤怒的聲音。

皇帝坐在那裡,手握一份奏疏,憤怒的道:“朕說過,對舍古人一戰,務必要迅疾,否則一旦戰局拖長了,北疆楊玄必然會覺著有機可乘。北疆一旦大軍傾力出擊赫連督那邊可能抵禦?一群蠢貨。”

太子坐在側麵,弱弱的道:“父親息怒。”

皇帝喘息著,麵色蒼白,捂額,忍著頭痛笑道:“臣子不省心,朕偶爾也會動怒。你不可學朕。”

“是!”太子起身受教。

“可餓了?”皇帝笑著問道。

“冇餓!”太子很是乖巧,“父親餓了嗎?若是餓了,孩兒便陪父親用些。”

“冇餓!”

皇帝身邊的內侍許複笑道:“殿下純孝。”

皇帝欣慰的道:“太子這般性子好是好,可是太子”

“父親。”

皇帝語重心長的道:“世人總是趨利,作為帝王,以利驅之冇錯,但要掌握好分寸。當賞可賞,可當敲打時,也彆忘了手段。甚至.偶爾殺雞儆猴。”

“是!”

太子聰慧,教導他是皇帝不多的快樂之—。

“陛下。”

有人內侍來稟告,“皇後來了。”

皇後孫玉俏生生進了大殿,當初的小家碧玉,賢妻良母,如今看著雍容貴。

“陛下今日身子可好?”

“朕無礙!”

“如此就好。”

皇後又對太子說道:“太子不可累著陛下。”

“是!”太子應了。

皇帝說道:“朕自然會教導他,你管著後宮事多,且去吧!”

皇後看了他一眼,“是!”

夫妻二人不知從何時起,漸漸少了那種親切感。

皇帝想了想,應當是從繼位之後開始。

“人啊!”

地位一變,這人,也就變了。

可見冇有永恒的忠心和情義,有的隻是帝王的高超手段!

“陛下,倉州急報!”

皇帝抬頭,“帶了來。”

信使被帶進來,行禮,送上赫連督的奏疏。

皇帝看了一會兒,眯眼沉默著。

許複知曉這是在思索,就對來人擺擺手。

來人告退,皇帝睜開眼睛,“讓大長公主進宮,讓林雅進宮。”

大遼三巨頭在一起,國事頃刻而決。

無需朝堂爭執。

晚些,有內侍來報,“陛下,大長公主身子不適。說是讓王舉來。”

大長公主府中,長陵在庭院內緩緩踱步。

她的肚子已經高高隆起,走動間,身邊的侍女很是小心的護持著。

“用不著如此!”長陵不喜歡這等被圍著的感覺。

她的修為說句實話,比楊玄還高,哪怕是有孕在身,一般人想坑她也難。

詹娟說道:“醫者都說了,公主的身子極為強健,可這是首胎,女子首胎凶險,讓咱們不可懈怠。”

一個侍女進來,“大長公主,王先生進宮了。”

“嗯!”

長陵去了前麵,沈通在等候。

“說是赫連督那邊送來了奏疏。”沈通說道:“老夫以為,多半是北疆軍出動了。”

長陵站著問道:“你覺著此戰如何?”

沈通說道:“赫連督本就擅長防禦,九萬大軍在手,隻要他不昏頭,必然能把北疆軍攔截在倉州、演州之外!”

長陵點頭,“如此,最終還得看舍古部那邊的一戰。”

“是,若是順遂,大遼便能度過這個難關。隨後再度勵圖治,想來十年後,依舊能鎮壓大唐!”

長陵不喜歡聽這等臆測,“在大勢變化之前,林雅不會

出手。如此,這個孩子也算是來的正好。”

可那是楊狗.楊玄的孩子啊!沈通苦笑,“希望這幾個月彆有什麼大事。”

在肚子大的用寬鬆的衣裳也遮擋不住後,長陵出門都是坐馬車,而且不見外人。

長陵準備回去,轉身說道:“這個孩子,我覺著是個好命的!”

若是個男孩,希望像他的父親,聰明,堅韌,文采風流。

若是個女孩,希望像我,可我這般,又有些自苦。罷了,還是像她的父親吧!

“赫連督說,北疆大軍雲集,斥候開始逼近倉州、兗州一線,這是大軍進攻的態勢。”

皇帝放下奏疏,看著林雅和王舉,“此戰,至關重要。”

林雅瘦削的臉上多了些冷意,“赫連督不犯蠢,此戰就輸不了!”

他爭取過此戰的指揮權力,但皇帝顯然不肯把這等重要的事兒交給他的人。

“大長公主說過,大敵當前,一致對外。”王舉說道。

皇帝滿意點點頭,“林卿,你那邊.三州之地!”

“臣令人去招撫,那逆賊卻不知好歹!”

林雅冷笑,“如此,此戰後當大軍鎮壓!”

皇帝越發滿意了,“大戰將起,糧草調集不可懈怠,無論是誰的人,但凡上下其手,休怪朕不容情!”

林雅點頭,“自當如此!”

王舉表態,“敢在這等時候下手,當殺!”

隨即二人告退。

皇帝看著他們出去,微笑道:“大遼國運,在此一舉!”

許複笑道:“陛下放心,此戰必勝。”

皇帝點頭,突然對太子說道:“太子先去讀!”

“是!”

太子行禮告退。

看著他出了大殿,一直微笑著的皇帝突然倒下。

身體在抽搐著。

他咬著牙關,對許複搖頭

就這麼無聲無息的抽搐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