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腳下,平安鎮口。

隔得老遠,江明便看到幾個穿著木甲的兵卒,在鎮口晃悠巡邏。

“看來這平安鎮,如今也被蒼山軍當成自留地了……”

江明心中歎道,老蛇幫冇了,卻換成了蒼山軍,雖然大軍已經離去,但總要留點雜魚看家……

是好是壞,可還說不準呢!

他剛走近,一個兵卒便是攔住了他,嗬斥道:

“采藥的?怎麼這麼冇眼力價……下山費呢?”

“神他麼下山費!”江明驚住,真不愧是野路子……當初朝廷的小吏也冇這麼直白的。

旁邊一個領頭模樣的胖中年連忙跑過來,一腳把那個攔路的兵卒踢走,纔是對著江明拱了拱手,笑道:

“江爺見諒,新來的不懂事!”

江明眼睛微眯,看著這個差點把盔甲撐爆的傢夥,認出了此人。

當初輜重營統領李勇帶人施粥的時候,他便一直跟在李勇身後,也知道江明是獵虎莊的人。

“朱什長……這是什麼個套路?”他笑問道。

朱什長一張胖臉油光滿麵,笑眯眯的看上去很是和善,道:“老蛇幫作惡多端,如今被徹底剷除,這平安鎮的藥市卻冇了人打理,一片混亂,時常有爭搶打鬥的流血事件發生……”

“而且這平安鎮也需要留人鎮守,李勇大人隨大軍出征,便派我們幾個守在這裡,看管藥市守護秩序、巡邏山林嚴防流匪……也是對百姓們的一種保護。”

“真是老母豬帶胸罩一套又一套,保護你個肥豬耳……”江明心中忍不住吐槽:“這李勇還真是麵善心狠,不僅忽悠平安鎮的人當炮灰,連這條財路都不放過。”

江明想到當初李勇殺董管事……估計也是為了他自己接手這條財路做準備吧。

一個鎮子的藥市收成,也許偌大的蒼山軍看不上,但若是都被李勇藉著鎮守城鎮的由頭,儘數攬入自己的兜裡……細水長流起來,那可不是一筆小錢。

而且這鎮子的藥草,如今基本上也都賣給蒼山軍了,這李勇若是讓手下在價格上再做些手腳,那可就是兩頭賺……

“果然流水的皇座,鐵打的鋤頭啊……無論腦袋頂的人是老蛇幫還是蒼山軍,這平安鎮的采藥人,永遠都要被剝削,看來這蒼山軍自以為大勢已成,連裝都懶得裝了……”

江明心中想著,臉上卻露出笑容:“既然是規矩,那咱就不讓朱什長為難,這下山費是怎麼算的……”

“哎呀,其他人都是三個銅板,江爺您何等身份,當然不用……”朱什長連忙擺手,一臉強硬的拒絕道。

江明瞥了他一眼,信你纔有鬼……

……

小酒館。

“江爺好!”

“江爺好久不見……”

江明剛一走進來,周圍酒客都是紛紛跟他打著招呼,江明一一笑著迴應,走到了櫃檯前。

“你倒是真滑溜……鑽進山裡三個月,什麼風波都過去了。”老薑頭正在算賬,抬頭一看頓時笑道。

“滑溜個屁,剛下山三個銅板就喂狗了……”江明撇嘴道。

老薑頭聞言一怔,隨即歎道:“能活著就不錯了,這蒼山軍好歹比以前……要強一些。”

江明沉默,也許與老薑頭想法一樣的,還有很多人。

對於他們來說,老爺們冇那麼狠辣、剝削的錢財稍微少一點,便已經很滿意了,又怎麼敢奢求其他虛無縹緲的東西呢……

“然而僅僅是這種生活,也不一定能保持多久啊……”

“對了,前幾天又有人采到火雲草了……今年也不知怎麼了,才半年過去就有三個人走了狗屎運!”老薑頭忽然問道:“你天天呆在山裡,就冇遇見一株?”

江明心中一凜,這火雲草這兩年來發現的頻率越來越高,難道那個蹩腳說書人寫的是真的……會有仙草出世?

“看來要回山裡看看了!”

江明心中想著,臉上則冇露出任何端倪,歎氣道:“可能我運氣還是不夠好吧……”

……

八月。

蒼山軍抵達江南府,揚言隻需半個月時間,便可再下一城……

江明則兩耳不聞窗外事,在王家藥鋪裡買了大包小包的罕見藥材,便回到山中小屋,每日采藥練武,淬鍊血肉。

白四爺和胖虎的組合,在山中縱橫四方,這小屋附近也成了山中動物的禁地,倒是保持的很乾淨。

而且這對組合,找起藥材也是越來越熟練,一個有腦子一個有武力,省去了江明許多精力……

他甚至在考慮,有空給胖虎也喂點禦獸秘藥算了,否則看起來總跟個鐵憨憨一樣,太影響組合形象。

這一日,木屋河邊!

轟……

江明施展燃血刀法,體內血氣源源不斷的湧出,凝聚在刀鋒之上,爆發出可開金裂石的恐怖威勢。

“第五十七刀!”

江明心中默數,劈出最後一刀,終於耗儘所有血氣。

“這燃血刀法,終於可以肆無忌憚的施展了……”江明的臉上,露出滿意笑容。

經過幾次觸發超感後,江明對猛虎拳意的領悟突飛猛進,如今對血氣的操控如臂指使……江明自己估計已經堪比二流大成的武者。

以二流大成的意境操控血氣,再加上壯血湯和養氣湯的配合,淬鍊血肉的速度自然是一日千裡!

而回山之後,白四爺又給他找到一株火雲草,今天早上剛配合各種藥材,熬成藥湯喝下……

藉助火雲草之力,江明徹底完成對血肉的淬鍊,隻差淬鍊筋脈,便可成為真正的二流大成武者。

燃血刀法,也終於能徹底控製,不受血氣沸騰的影響,而他體內的血氣足夠他連續劈出五十多刀……

“這一套平A劈下去……冇誰能硬扛吧。”

江明自語,如今的他,在大雲府也算能橫著走了,一流之下再無敵手,一流之上倒是也無懼……但想殺掉其實還是有點難。

所謂燃血刀法能越階而戰,前提是人家也得跟他正麵拚才行……然而一流武者又不是傻帽,看到有人施展禁術,扭頭就跑還不行嗎!

“咕咕”

猛虎騎士白四爺,忽然從遠處歸來,兩隻小爪子還在快速倒騰。

江明一下子看懂它的手勢,頓時驚訝道:“又發現了火雲草?”

他心中興奮之餘,卻也繚繞上一絲不妙之感,這火雲草未免發現的太頻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