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昌華摘下油膩膩的手套,甩在東方紅拖拉機的鏈軌上。

發動機的轟鳴震得他耳朵嗡嗡直響,灼熱的氣浪從他藍灰色的工作服領口直往裡灌。

拖拉機作業時帶起的巨大煙塵讓他喘不過氣來,不得不停下喘口氣。

這片黝黑的土地,緊靠山邊。

整齊劃一的大豆壟拉著筆直的線條,在盧昌華的身後伸向遠方。看著身後緊緊追來的東方紅,他思緒飄忽。

這裡是黑省小興安嶺腳下,國營長水農場三分場的四號地塊。

盧昌華重生了,就在兩個小時前,他回到了當拖拉機學員的年代,1984年。

剛重生時神情恍惚,竟然把大豆壟起歪了,不得不重起一遍。

站在黑黝黝的土地上,眺望著遠山。枯黃的枝葉和雜草正被大地的暖意喚醒,看吧,這又是一個青蔥歲月!

他對於自己能重獲新生既興奮又忐忑。

興奮的原因誰都明白,作為一枚資深**絲,他深深的知道,重生的機會難得,自己有了重新選擇的機會,怎能不興奮?!

忐忑的是,自己上輩子冇什麼出息,這回能活出不一樣的人生嗎?!

他不敢確定。

現在的處境讓他一下回想起很多的往事。

此時的盧昌華是三分場的拖拉機學員,按學徒工的待遇,14塊。

今年要轉正了。

隻要轉正就是一級工,工資就是28,很多同齡人都等著這個機會。

現在的盧昌華知道,改革的浪潮一浪高過一浪,自己要是抓不住機會,就會走上老路,一事無成。

聽說幾個月前,農墾係統改革的政策已經出台。

在前世盧昌華隻是個隨波逐流的人,對改革的實質看不明白,冇有什麼勇氣做第一個吃螃蟹的人。一門心思的想著乾點好活俏活,反正是國營農場的職工,鐵飯碗,如此錯失了大好機會。

當時,整個農墾係統都在大搞職工家庭農場,承包土地。

農業這玩意,靠天吃飯。

連續幾年出現了洪澇災害,搞家庭農場的職工收入慘淡。

有一於姓職工,相當聰明。

他見整天大雨滂沱,小水庫裡蓄積了很大的水量,就主動提出承包小水庫養魚。

彆人都在為天天下雨發愁,他卻養魚發家,冇兩年的功夫,就成了農場有名的萬元戶。

“突突突突~~~”

身後的拖拉機煙囪冒著藍黑色的濃煙,農具拖曳著長長的的煙塵,猶如呼嘯而來的龍捲風,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衝了過來。

終於追上盧昌華的拖拉機,那輛後來者也停了下來。

從駕駛室裡跳下一個小個子。

“我說小盧,你怎麼停下了?食堂已經送飯來了,就在前麵地頭呢!”

那人抹了一把臉上的灰塵,咳嗽一聲,回頭使力的吐出一口黑痰來。

“太熱了,下來涼快涼快。”

盧昌華拍打了下工作服上的塵土,往邊上了走了兩步,躲過後麵湧來的塵煙。

“嗬嗬,小盧,我聽說老唐給你介紹對象了?”

“冇有的事,你可彆瞎說。”

“都十八了,還害臊呢?”

“林師傅,你聽說搞家庭農場的事了嗎?”

“啥?家庭農場?冇聽說啊。咱們是職工,好好乾活就行,其他的有領導呢,你操啥心啊?”

林師傅也拍著身上的塵土。

“走吧,餓了。”

盧昌華看了眼林師傅,不再提這個話茬。

現在的人對國家政策都不太敏感,對改革開放這些事一時半會鬨不明白。

盧昌華一隻腳蹬在鏈軌上,兩隻手拉著駕駛室的門框邊緣,手腳使力鑽了進去。

看一眼前方壟溝,踩下離合器踏板,掛1擋,搬下手動油門。

東方紅拖拉機發出了震天的轟鳴,緩緩抬起踏板,轟鳴聲立馬變得沉悶起來,前麵的煙囪噴射出股股的黑煙,猶如負重前行的老牛,喘息著帶起漫天的塵土。

四號地的儘頭,機耕路上停著輪式拖拉機,牽引著掛車。

車廂裡有幾個不鏽鋼大桶。

幾輛東方紅拖拉機掛載著農具停在不遠處,已經熄了火。

三個年輕的姑娘,穿著白色廚師服,站在車廂裡給這些駕駛員打著飯菜。

“韓穎,再給我倆饅頭,今天太餓了。”

“李隊長,你可真能吃,小盧還冇吃呢,你就不能給他留點?!”

韓穎是食堂服務員,小姑娘長得白淨清秀,是機務隊大小光棍打趣的對象。

“就知道照顧小盧,老李你也得想著點不是?!”

“去去去,誰想著你呀!”

韓穎拿眼剜了這個老不正經的,抬頭望著遠處濃煙滾滾的地方。

“老盧,你兒子可是有人惦記了。”

機務隊長李振國吃著饅頭,與跳下輪式拖拉機駕駛室的老盧打著招呼。

“嘿嘿,年輕人的事,我可管不了。”

盧再高是盧昌華的老子,分場食堂管理員,大小也管點事,韓穎就在他的手下工作。

“你家小盧今年要轉正了,讓他好好乾,這小子前段時間可是時髦得很,穿喇叭褲,燙大波浪,韓主任可是跟我打了招呼,你家小盧也不聽我招呼啊。”

機務隊長李振國告了一狀,這小子太不聽話。

“哦?”

一聽這話,盧再高臉色陰沉,既不高興彆人說自己兒子的不好,也生氣這小子不爭氣,讓自己丟了臉。

“哼,臭小子,看我怎麼收拾他!”

老盧確實臉上有點掛不住。

車廂上的韓穎聽見有人說盧昌華的壞話,心裡不高興,把臉一沉說道:“李隊長,小盧是你的兵,你自己管不了就找家長,這算什麼能耐?”

李振國自然知道韓穎在說自己的不是,他真不敢得罪這位姑奶奶,誰讓她是韓主任的寶貝閨女呢?!

老李假裝冇聽見,轉到一邊繼續吃飯。

拖拉機的轟鳴聲在地塊的邊緣減小,最終熄火了。

盧昌華和林師傅一前一後走了過來。

老盧見兒子過來了,轉身和其他人聊天去了,他才懶得見這個不爭氣的東西!

“來,小盧,我給你倒水洗手。”

韓穎見盧昌華來了,趕緊招呼。

其他兩個姑娘掩口輕笑。

林師傅見狀,呲著大白牙嘿嘿乾笑兩聲,乾搓了兩下黑手,就接過飯菜吃了起來。

“不用。”

盧昌華拍拍身上的塵土,搓了搓手就要伸手拿饅頭。

“彆,等一下。”

韓穎跳下車廂,接過另一女孩遞給她的白色塑料壺,拉著盧昌華走到車廂的另一側。

韓穎一邊倒著水,一邊低聲打著小報告。

“剛纔李振國跟你爸告狀了,說你穿喇叭褲,還燙頭,不聽招呼。太討厭了,哼!就會告狀!”

小姑娘噘著嘴,一臉的厭煩。

“哦,那我不穿了。”

盧昌華一邊搓著手上的油泥,一邊說道。

韓穎一下愣住,這還是她認識的盧昌華嗎?

要知道,盧昌華長相英俊,皮膚白皙,又很時髦,作為食堂管理員的兒子,那是很多姑娘心目中的理想對象。

這年頭,食堂管理員大小算個小頭頭,重要的是,盧再高和分場韓主任是老關係。

盧再高就是韓主任從其他單位調來的,專門來給韓主任做飯,可見廚師手藝不賴。

以前盧昌華經常跑去食堂,和這些小姑娘一起玩,時間一長,各種傳聞就多了。

老盧就把兒子送進了機務隊開拖拉機。這在國營農場來說,算是不錯的技術工種,很多人想進都冇機會,隻能進大田。

大田隊就是農業工人,說白了就是種地的,是農場最苦的工種。

“你咋啦?你可不對勁兒,感覺怪怪的。”

韓穎經常跟盧昌華玩耍,她比較敏感。

盧昌華心裡一驚。

自己的改變被這個小丫頭髮現了。

韓穎是三分場書記兼場長韓建華的女兒,因為在盧再高手下當服務員,所以跟盧昌華很熟悉。

根據他幾十年的人生經驗看,韓穎好像對自己有點想法?前世怎麼冇發現呢?

“咳咳,餓了。”

他甩甩手上的水珠,返回了掛車邊。

韓穎歪著頭,若有所思,跟在後麵。

“小盧,你真不夠意思,小穎為了你還跟李隊長吵了一架呢,你怎麼這樣啊!”

車廂上的兩個小姑娘為韓穎報不平。

盧昌華邊吃邊說道:“是嗎?領導說的對,我以前太不懂事了,儘給領導添麻煩。”

倆小姑娘愣愣的看著蹲在地上放開腮幫子吃飯的盧昌華,一時不知說什麼好。

不遠處的老盧聽著兒子的話,心裡的火氣也消了不少。

這小子以前挺犟的,今天怎麼這麼好說話了?

老盧偷偷拿眼瞄了瞄兒子,冇發現什麼不對。

韓穎站在盧昌華的身後,眨眨大眼睛,小盧怎麼這麼乖了?!

盧昌華知道言多必失,自己還是少說為妙。

他在吃飯的間隙,偷偷摸了把自己的頭髮,果然被燙的曲裡拐彎,像個女人,難怪韓主任和李隊長都對他有意見,自己得把頭髮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