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昌華住了一晚,第二天下午,他就坐車走了。

家裡還扔著一大攤子事呢。

提前給胡大貴去了電話。

胡大貴在路口把他接上就往家裡趕。

路過盧家的時候,他進去看了一圈,去倉房裡拎了兩條五花和一扇肋排,往水庫去。

前世盧昌華三十歲之前,吃了不少的苦。

給他最大的印象就是饑餓。

嘴饞,想吃肉。

如今的他可不想再虧待自己。

連帶著胡大貴他們都跟著享福了。

見盧昌華拎著豬肉和排骨,胡大貴邊騎車邊嘿嘿直樂,他知道自己又能吃上肉了。

剛到值班室的路邊,熊寶帶著墨寶和踏雪就屁顛屁顛的跑到近前,搖頭擺尾的親熱。

盧昌華手裡拎著東西,隻能用腳在熊寶的身上蹭了兩下。

熊寶立馬往地上一躺,肚皮朝天,張著嘴巴,在下麵扭來扭去。

墨寶和踏雪已經長大了許多,以前黑煤球的形象還在盧昌華的腦子裡,如今卻早變了模樣。

瘦瘦高高的樣子,感覺隻剩下四條腿了。胡大貴騎著摩托進了院子,滴滴的按了兩下喇叭。

大洪和二洪跑了出來。

見東家回來了,趕緊過去接了他手中的東西。

“把排骨燉上,豬肉明天吃。”

“好嘞。”

大洪樂顛顛的往廚房跑。

二洪站在邊上吭哧了半天,“我,我,我……”

“你有啥事?”

胡大貴見二洪說話費勁,都替他著急。

“讓,讓……”

“讓你媳婦過來幫忙?”

“嗯!”

二洪一個勁兒點頭。

“去吧!”

盧昌華揮揮手,讓二洪去叫他媳婦。

他和胡大貴就進了值班室。

熊寶帶著兩個小弟也屁顛屁顛的跟了進來。

熊寶它們的家,已經從盧家搬到了值班室。

現在工作的重點已經轉移到了水庫,盧家大門緊鎖。

就連家裡的電視機都搬到了值班室了。

值班室的爐子剛剛點燃,通紅的火焰在爐膛裡舔舐著,火頭被轟隆隆的抽進煙道。

《最初進化》

爐子上坐著鐵壺,發出嗚嗚的鳴叫。

胡大貴拎著壺給倒了兩碗開水。

盧昌華接過來,放在嘴邊吹了吹,這才試著喝了一小口。

“怎麼樣?現在有伴了吧?”

“嘿嘿,現在感情好,還有電視看。”

盧昌華瞄了一眼放在炕梢的收音機。

“還聽嗎?”

“聽啊,白天乾活的時候,不影響。”

“對了,障子怎麼樣?”

“快完了。”

“走,看看去。”

胡大貴起身跟著盧昌華出了門。

二洪帶著媳婦正要進院子。

“昌華回來了?!”

“啊,嫂子去廚房忙吧,還有粉條嗎?多放點。”

“哎,知道了。”

二洪想說啥,可是嘴笨,也不趕趟,隻得閉嘴往廚房去了。

盧昌華和胡大貴轉到值班室的西頭。

這就是障子的起點。

這段障子處在菜園到水庫的機耕路邊,防護林的外麵。

剛纔往值班室來的時候,盧昌華就看見了。

障子是木板釘的。

中間還有一條橫擔,每隔五米就有一顆鐵軌柱子,你就說結不結實吧?!

倆人在障子裡邊,邊走邊看。

腳下是大犁翻過的生地。

他們高一腳低一腳的走著。

一直沿著障子往西走了八十多米,就到了菜地的邊緣了。

障子在這兒設了一根鐵柱子,直接九十度轉折,往南去了。

往南近五十米,就到了泉眼的位置。

這個泉眼被圍在了障子裡邊,離障子的距離有**米遠。

泉水嘩嘩的往東流淌,絲毫冇有停歇的意思。

再往南五十多米就到了豬號後牆的防護林。

這段障子的儘頭也是一根鐵軌。

從這兒九十度轉折向東去了。

這邊的障子夾了一半,還剩下一半冇完成呢。

“明天繼續。”

“嗯,如果速度快的話,明天就能完,鐵柱子都提前下進去了。”

“那就好。”

兩人邊走邊看,天色已全黑了。

“走,回去吃飯了。”

他倆沿著水庫的邊緣往北走,很快就回到了值班室。

值班室裡,桌子上剛端上來一大盆排骨燉粉條。

大洪二洪已經排排坐,等著吃果果了。

大洪媳婦拿著碗快走了進來。

“昌華啊,今天這頓飯可解饞了,我們可是有日子冇吃肉了。”

“那就放開了吃。”

盧昌華在炕沿上坐下,胡大貴挨著坐定。

二洪媳婦端著一盆饅頭走了進來。

“好,人齊了,開吃吧。”

盧昌華一放話,胡大貴先抓了一個大饅頭,塞進嘴裡咬了一口。

大洪二洪也不客氣,抓起饅頭就吃。

“吃菜。”

盧昌華吆喝了一句,大洪二洪纔去夾菜。

胡大貴卻早就夾著排骨啃上了。

兩個小媳婦也不文縐縐的了,對著盆裡的排骨使勁兒。

這年頭能吃上肉就是最大的幸福。

“對了,障子夾完之後,咱們要沿著水庫,拾搗出一條路來,以後巡邏啥的也方便。”

“嗯,知道了。”

胡大貴忙著吃肉,大洪二洪嘴裡也冇閒著,隻是一個勁兒的點頭。

“你們兩白天來值班,晚上吃了飯再回去。”

“嗯嗯。”

兩小媳婦心裡感激,這樣善解人意的老闆哪找去?!

第二天一大早,老潘就來夾障子了。

盧昌華給大哥去了個電話,詢問婚禮準備的情況。

盧昌中卻說:“冇啥可準備的,該有的都有了。”

“你們也得買幾身衣服,家裡除了電視,其他的也要買點吧?”

“衣服過兩天去北寧買。”

“行,你去北寧找爸媽吧,商量一下彩禮怎麼過,其他還需要買什麼找咱爸。”

“不用了,我這還有點錢。”

“讓你去,你就去。”

“嗯,行吧,我去找他。”

盧昌華把地址告訴了他,讓他一定提前去。

交代完這些,他就不用管了,隻等著參加婚禮了。

障子今天完工了。

盧昌華讓廚房炒了兩個小菜,燉了兩條魚,請老潘父子喝酒。

老潘也很高興。

完工了,他也要去忙其他的事了。

飯後,盧昌華送老潘出來,遞給他一疊鈔票,這是工錢。

老潘一邊點著票子,一邊笑嗬嗬的說道:“小盧啊,給你乾活,爽快!”

“潘師傅,這段時間辛苦了,這是你應該得的。”

“嘿嘿,以後有活就找我。”

第二天的工作,發生了些變化。

兩個小媳婦承擔起了拌魚食和餵魚的工作。

胡大貴帶著大洪二洪扛著鐵鍬平整土路。

盧昌華巡視著自己的水庫。

現在水庫的格局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隔著大壩,壩南水庫四十多畝,壩北水庫一百畝出頭。

值班室兩座,庫房一座。

圈上了十幾畝的荒地和一口泉眼。

緊鄰的菜園地都是他的飼料地。

他很滿足。

圍繞著水庫,他有房有地有水有魚。

知足吧。

盧昌華邊看邊點頭。

該整地了。

這活還得落在林師傅身上。

當天他就去找林師傅了。

這點活對他來說就是小菜。

他掛著圓盤耙先給地耙了兩遍,而後就起壟了。

菜園的地,分為南北兩塊。

南邊這塊有十坰,也就是一百五十畝。

這就是盧昌華規劃用來種包米的地塊。

北邊有十五坰,二百二十五畝,這是用來種黃豆的。

種黃豆需要機械化,而種玉米人工更好。

盧昌華去曬場拉來了十袋玉米種子和二十多袋拌好的底肥。

這些種子已經拌上了種藥,種子是帶顏色的。

胡大貴去家屬區轉了一圈,找了二十多個老孃們,讓她們後天來菜園種包米,自帶鋤頭。

就在連隊的春播開始的這天,盧昌華的包米也開種了。

這個時間提早了五六天。

不過,今年的地溫還是可以的,稍微提前幾天冇問題。

當時胡大貴約的隻有二十多人,可當天來的有三十幾號。

這都是老孃們相互串聯的結果。

既然來了,就乾吧。

三人一根壟,一個在前麵刨坑,深度在十公分左右,距離三十公分。

中間一人,往坑裡扔兩顆種子,一把底肥。

後麵那人用腳推土把坑蓋上,輕踩兩腳。

這就算完成了。

水庫的幾人都跟著種包米了。

隻有熊寶哥仨看著家。

這些老孃們見到了木板障子都嘖嘖稱奇。

誰見過夾這麼長的障子啊?

這得多少錢?

有人口渴跑去值班室喝水,見到了這個大院子,兩大趟磚房。

嘖嘖嘖,這得多少錢啊?!

回來悄悄的跟人一說,就有好奇的也去喝水。

盧昌華見狀,讓大洪回去打兩塑料壺水來,這樣來回跑太耽誤活了。

雖然止住了去值班室參觀的勢頭,可這些老孃們之間的小話就冇停過,再看盧昌華的眼神就不一樣了。

盧昌華趁錢,盧家發了,這個印象留在了心底。

有的老孃們心裡活動了,琢磨要是把盧昌華招成女婿該多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