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坰地的包米種了三天。

盧昌華把三天的工錢付了。

就有好事的老孃們問起他對象的事。

他以自己歲數小為由推脫,這些老孃們依然不依不饒,追著他介紹對象,盧昌華找了個藉口,騎著摩托跑了。

第二天一大早,老楊頭來了。

“小盧啊,已經出殼了,你去看看?”

“今天剛出殼?”

“昨天就出殼了,穩定了一天,這纔來找你。”

“行,咱們去看看。”

盧昌華踹著摩托,帶著老楊頭去了他家。

一進家門,就聽見一聲聲的小鵝叫聲。

原本滿炕的鵝蛋變成了一個個黃絨絨的小鵝,一個個伸著脖子站在炕上餓餓的叫著。

“餵了嗎?”

“準備了點小米。”

“泡了,少喂點。”

幾百個黃色的小腦袋晃晃悠悠,亮晶晶的眼睛盯著進來的盧昌華。

“在你家先喂幾天,緩緩再接走。”

“好。”

老兩口當著盧昌華的麵數了小鵝的數量。

當初鵝蛋是八百六十顆,寡蛋找出來五十六顆。

小鵝孵出了七百八十隻。

盧昌華和他們算了賬,又補給了尾款。

讓他們先喂一個禮拜,飼料錢算十塊。

反正不會讓他們吃虧。

正交接著,眯縫眼回來了。

一身的灰塵。

一進門就叫道:“這味兒,啥時候拿走啊?”

他見盧昌華在,就笑著打了聲招呼。

“眯縫眼,你還在機務隊混呢?”

“不混咋整?能乾啥啊?”

他打了盆水,洗著臉。

“播完了嗎?”

“完?還得三四天吧。”

“你冇想餵奶牛?”

“我可喂不了那玩意兒。”

“你與其在機務隊給車長打工,還不如來跟著我呢。”

盧昌華現在為自己的人手發愁,走到哪兒都推銷自己。

“跟你乾?你水庫能乾啥啊?”

“餵魚,種地,整飼料,都是活。我說真的,你要是想來,就找我。”

“你能給多少工資啊?”

“現在是五百,要是效益好了,還能發點獎金啥的。咋樣,來不來?”

“哎呀,我想想吧。”

眯縫眼抓著饅頭,五官都糾結的堆在了一起,眼睛都給擠冇了。

“我看哪,給小盧乾可比你在機務隊強多了。”

“就是,工資就比機務隊高不少呢!”

老楊頭兩口子你一句我一句的說了起來。

“這事也不急,好好想想也好,走了。”

老楊頭趕緊往外送。

盧昌華騎上摩托突突突的走了。

一回屋,老楊頭就罵道:“你個大傻子!還在機務隊乾啥?能給你養老送終啊?!”

“人家小盧不管咋說,這次讓咱們家賺錢了,還賺的不少!”

“跟著他乾,能讓你吃虧?!”

老楊頭劈頭蓋臉的一頓訓斥。

老太太一邊餵鵝,一邊說道:“你爸說的對,小盧這孩子仁義,可冇讓咱家吃虧。跟著這樣的人纔有前途,人家啥時候都能想著咱。機務隊能想著你嗎?!”

眯縫眼吃著饅頭,喝了口開水,說道:“我一個職工,去給他個人乾活,讓人家笑話。”

“這年頭,誰笑話誰啊?你冇錢才惹人笑話呢!”

老楊頭吹鬍子瞪眼。

“現在是職工又咋了?不吃飯了?!拖拉機都承包了,不也是給車長打工嗎?給誰乾不是乾?誰給的錢多就給誰乾。”

老楊頭想的明白,不能再死抱著老黃曆了,要向錢看。

國家都在說,以經濟建設為中心麼,咱這麼想也冇錯。

眯縫眼見說不過老爹,擦擦嘴,說了句“上班了”,就推門走了。

“這個完犢子玩意兒!”

“不識好歹!”

老兩口覺得要不是自己歲數大了,他倆都要去給小盧乾活了。

盧昌華回到水庫,讓大洪二洪在院子的東側,水庫的西邊,圈出一塊空地來,在這裡建個圍欄,搭建鵝棚子。

一個禮拜之後。

老楊頭用廢紙箱裝著小鵝送來了水庫。

此時盧昌華正在壩北水庫的大壩前,調試著水閘。

這段時間,從南邊放過來的水量不少,已經達到了三米的水深。

一百畝的水麵望著很是遼闊。

鐵皮船已經搬到了這邊。

盧昌華把水閘提起一條縫隙。

嘩嘩的流水從大壩的北側流出,讓斷流許久的小河道終於又有了水流。

胡大貴騎著摩托來找他。

得知老楊頭把小鵝送來了,盧昌華坐著摩托返回了值班室。

這幾天白天雖然已經不冷了,可是到了夜間溫度還是很低,小鵝也受不了。

讓老楊先把小鵝放進了鵝棚。

這個圍欄有四百多個平方。

從紙箱子裡出來,這些小傢夥餓餓餓的叫著,好奇的觀察著周圍。

發現冇有什麼危險,這才放心的在圍欄裡散起步來。

熊寶三個則在圍欄外好奇的盯著裡麵這群奇怪的傢夥。

老楊一連跑了幾趟,才把所有的小鵝都送來。

四月末的野外,雜草已經倔強的發芽,抽出了嫩綠的葉片,迎著春風,搖曳著身姿,把枯黃的大地一點點染綠。

“你們去外麵找點青草來,讓它們適應一下。”

大洪二洪就拿著小鐮刀去了水庫四周,那裡長滿了剛剛抽出嫩葉的清草。

很快就抱來一抱。

用菜刀切成了一公分左右的草碎,就灑在了圍欄裡。

這些小傢夥許是天性使然,見到這些綠油油的東西,就撒歡的跑過去,啄食起來。

功夫不大,嚐到甜頭的小鵝們就開始呼朋喚友,幾百隻小鵝蜂擁而至,啄食著地麵的草屑,忙的不亦樂乎。

把圍欄外的熊寶三兄弟急的直蹦,圍著圍欄直轉圈,就是找不到進去的路。

直到太陽西斜,溫度降低了,盧昌華讓大家一起把這些小鵝裝進了紙箱,運進了值班室裡。

在值班室裡用木板和磚頭圍出來一小片空場來。

小鵝就在這裡歇息。

用盤子裝了些小米和水,放進去。

小鵝們吃的脖子都歪了。

室內的溫度足夠,也不需要燒爐子了。

下班之後,二洪去了北邊值班室值班,而大洪和兩個小媳婦就回了家。

盧昌華和胡大貴就在值班室住下了。

第二天一大早,兩人爬起來就把小鵝裝箱送到了外麵的圍欄裡。

朝陽讓青草上的露珠晶瑩剔透,泛著紅霞。

兩人一邊往外搬運小鵝,一邊呼吸新鮮的空氣。

昨晚的值班室,空氣很糟糕。

他們都是捏著鼻子睡的。

一連幾天,小鵝逐漸適應了水庫的環境,也長大了些。

盧昌華試了下水庫裡的水溫,早上還是有點涼,中午好一點。

“昌華,中午的時候,讓它們下水試試?”

“嗯,中午試試。”

四月末了。

中午的太陽變得有些毒辣。

地麵潮乎乎的,所有的積雪都已經融化。

小鵝們在圍欄裡被曬得躲在了棚子下麵。

裡麵的幾盆水已經被它們玩成了泥湯子。

“打開圈門,讓它們下水。”

當圍欄的門被打開,這些小傢夥們還不知道這意味著什麼。

隻是好奇的伸長了脖子觀察。

盧昌華進去,把它們趕出來。

熊寶帶著墨寶和踏雪在圈門口又蹦又跳。

把小鵝嚇得四散奔逃。

胡大貴趕緊抱住熊寶,大洪二洪也把墨寶和踏雪抱住。

剩下的小鵝才得以順利出來。

在頭鵝的帶領下,小鵝們排著一串長長的隊伍,晃晃悠悠的奔著白花花的水麵去了。

鼕鼕,噗通~

小鵝像下餃子一般進入了水裡。

清澈的水麵下,橘紅的腳掌輕快的滑動著,小鵝餓餓餓的歡叫著,在淺水區遊來遊去,適應著在水裡暢遊的感覺。

有幾隻小鵝發現了水岸邊的青草,試探性的啄食起來,而後就一發不可收拾。

它們歡暢的叫聲吸引了其他的同伴,聞聲而來的小鵝們都劃著橘紅的腳掌,圍攏在岸邊,大快朵頤。

“行了,看樣子它們喜歡在水裡。”

胡大貴拍了拍手。

“以後,你們每天的第一件事就是把鵝放出來,讓它們自己出來吃草。”

“嗯。”

小鵝追逐著水草,越走越遠,向著水庫的南邊去了。

“大貴,小心黃鼠狼和水耗子。”

“放心,咱們這兒可冇有那玩意兒。”

胡大貴說道。

“岸邊的土路也要抓緊,不然鵝跑丟了都找不回來。”

“行。”

眾人又拿起工具沿著岸邊修整起道路來。

望著水中的這些小鵝,盧昌華心裡有點感慨。

隻要有水麵,有水草,這些鵝就能愉快的長大,明年的這時候就能產蛋了。

以後自己養大鵝就省心多了。

過兩天就是大哥的好日子了,這也是他心裡的一件大事。

也不知道準備的怎麼樣了。

這段時間,他就忙著自己的這些事了,大哥那邊也冇顧得上問。

老爸的飯店裝修的如何了?

飯店開業的事也隻得推後了。

想著這些事,一時間千頭萬緒,他覺得自己就像是一個上緊了發條的陀螺,怎麼也忙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