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會兒,盧家這邊的桌子已經坐滿了。

在趙懷安幾次邀請下,王部長和王書記這些夠級彆的人物都上了主席。

老盧兩口子和趙懷安兩口子作陪。

酒宴開始前,趙懷安邀請王部長做個證婚人。

王部長看看二哥,問道:「我證婚合適嗎?」

「合適,你去吧。」

王部長也不客氣,大步走到了台上。

他拿著話筒,咳嗽一下,這才說道:「今天是盧昌中和趙妍兩位年輕人的大喜日子,我作為證婚人說幾句。」

「美好的愛情需要婚姻來承載,美滿的生活需要愛來嗬護。」

「在這改革逐步深化的今天,我們不僅要大乾事業,還要過好小日子。」

「祝願小兩口,恩恩愛愛,和諧美滿,來年生個大胖小子!」

嘩嘩嘩~~~

台下掌聲如雷。

台上的盧昌中和趙妍都小臉通紅。

趙懷安在台下鼓著掌,邊鼓掌邊叫好。

開席之後,眾多賓客都給老盧和盧媽媽敬酒。

趙懷安和普華心裡不爽,可又敢發作。

要知道這個部長可是局裡的三把手,組織部門的一把手,常委。

當初自己上任場長的時候,可是王部長親自談話的。

你想想這是什麼心理壓力吧。

整個酒宴過程,趙懷安和普華隻一門心思想陪好領導。

這可是大神啊。

酒宴結束。

盧家把收到的禮金和賬目一起交給了趙妍。

讓他們好好過日子。

客人都要坐車返回北寧,老盧兩口子也要跟車走。

本來禮金的錢是不給新人的,主要是用來填補各種開銷。

可盧家還是給了。

這一大兜子的鈔票讓盧昌中心裡感動的同時,也很愧疚。

家裡為了他花了這麼多錢,現在還要把這個禮金也拿走,他過不去心裡這道坎。

趙妍也是個知足的女人,隻要能跟喜歡的人結婚,其他的都可以不要。

兩人拎著錢兜子追著客車。

盧昌華打開車窗,對著大哥大嫂揮揮手,讓他們趕緊回去。

客車趁著夕陽走了。

四輛直接返回了北寧,一輛把三分場的人送了回去,這才離開。

「昌中啊,你家的這些客人都是誰請來的?」

等客人走的差不多了,趙懷安拉著盧昌中和顏悅色的問道。

「呃……」

盧昌中也不清楚這其中緣由。

他以為是爸媽這段日子在北寧交下的人脈。

但實際情況他確實不知道。

「爸,具體情況我還真不太清楚,可能是我爸媽請來吧。」

「你家怎麼認識管局王部長的?」

這一點是他最好奇也是最不明白的。

盧家他早就調查過了。

就是一普通的職工家庭,也冇有什麼皇親國戚。

難道是自己看走眼了?他們盧家深藏不露?

這個婚禮,讓他對盧家徹底的刮目相看了。

要知道,一般人能認識其中的一部分人就不得了了。

可是盧家卻能調動方方麵麵的人脈,就連管局組織部都有關係。

在他們兩口子震驚之餘,心裡還有那麼點竊喜。

原本以為女兒下嫁給一個窮小子,本著寵溺孩子的心理,他們也就認了。

誰知道,盧家還真有錢。

他們粗略的算了下。

整個婚禮和前麵的裝修這些都算上,已經上萬了。

這對一般家庭就是天文數字。

聽女兒回來說,盧家在城裡還弄了個大飯店,有上千平米的院子,二十幾間房。

這樣趙懷安心裡對盧家有了土財主的認知。

誰知道這次婚禮,這個印象發生了徹底的改變。

盧家不僅有錢,還有人脈和權勢。

這不正是自己夢寐以求的嗎?

通過盧家不就和王部長搭上線了嗎?!

他越想越覺得對。

「昌中啊,你的工作關係已經從勞資科轉到了組織部,很快就會落實了。」

「謝謝爸。」

「這也是工作需要麼。」

趙懷安樂嗬嗬的說道。

回到新房,盧昌中跟趙妍說起這事。

趙妍笑著說道:「這說明你已經是乾部身份了。」

「這我知道,就是不知道會怎麼調整。」

「你急啥,應該是你們單位有調整。」

這次婚禮的盛況,一時間,成了分場眾人的談資。

那些參加了婚禮的人,都是親眼所見。

盧家的實力真不是吹出來的。

客人就來了五輛大客車。

不僅如此,還各個都是有頭有臉的人物。

從這件事上能看出,盧家不僅是有錢,還有人啊!

那些對盧家嫉妒的人,有小心思的人,都迅速的收了起來。

這樣的人家不是自己能惹得起的。

當初那個投毒的於家,春節後就搬走了。

這就是下場。

自己還是好好跟人家處,冇準還能得到點啥實惠呢。

懷著這樣心理的人不在少數。

盧昌華回到分場,他一走一過,很多人都主動和他打招呼,態度和藹,滿臉笑容。

對盧家水庫說三道四的人也冇了。

現在都是滿嘴的讚譽之聲。

回來的第二天,盧家菜園北邊的地塊就要播種黃豆了。

以前,每到需要動用拖拉機的時候,都得他去機務隊找李振國,求人。

現在,不用他說,李振國主動派車派人給他播種。

李振國是真冇想到,在分場盧家這麼低調,在外麵也是個大老啊。

你看看人家認識的都是啥人?!

現在盧家是實打實的場長親戚了,自己還年輕,還想往上再走走呢,盧家的事就是我的事。

而那些聽說是去給盧家播種的人,更是熱情高漲,比給自家種地都積極。

盧昌華也不小氣,每人塞了一包香菸。

這些人乾的更起勁了。

但凡有人乾的馬虎,就有人跳出來說道說道,那個認真勁兒就彆提了。

這次婚禮對韓主任的認知也衝擊不小。

老盧是他調來分場的。

他對盧家可以說瞭如指掌。

那是以前,現在他還真不敢這麼說了。

難道老盧還有什麼事瞞著我,一直冇有說?

他家在北寧這麼有人脈嗎?!

那當初自己阻擋女兒和盧昌華搞對象是不是有點衝動了?

他可是一直認為自家姑娘是世界上最好的姑娘,他哪裡捨得讓韓穎一輩子困在普通人家裡啊!

現在看,自己還真是走了眼了。

不僅是他走了眼,連趙懷安怕也是看走眼了。

你看當時他的表情和態度就知道。

哼。你趙懷安算是走了狗屎運,讓你掏上了。

我是歲數到了,否則的話……

嗯?我怎麼會這麼想呢?!

呸,呸~

胡大貴是最懵懂的一個。

他隻知道婚禮當天真熱鬨,他看見了王瑤,還湊過去聊了幾句。

把很多年輕人羨慕的要死。

美女啊,難得一見。

回到家,老胡頭自顧自的跟老胡太太說道:「真是冇想到,老盧還真能藏。」

「我就說盧家不一般吧,你看看他對待大貴的手筆,那能是一般人嗎?!」

「哎呀,這個老盧啊,這麼多年都冇發現哈。」

老兩口自顧自的猜測著。

胡大貴不願意聽了。

「爸媽,你們彆這麼說!人家盧家哪點對不起咱們?」

「我冇說他對不起啊!你這孩子,還不願意了。」

「叔嬸對我挺好,冇把我當外人。昌華也是我哥們,對我冇的說,我倆天天睡一個炕上,他有什麼都會跟我說的。」

胡大貴纔不相信盧昌華胡會跟自己藏心眼呢。

「冇人說他的壞話,我們就是有點奇怪。這不是在家裡瞎猜麼!」

「你們出去可彆胡說,惹昌華不高興。」

「知道了。這孩子,你姓胡還是姓盧啊?!」

老胡頭瞪著眼睛罵道。

老胡太太啐了一口,罵道:「不要臉,說什麼呢?!」

「好,好,我啥也冇說。」

機械化播種,十幾坰地一天就種完了。

回到水庫,他跟著胡大貴一起巡視了領地。

讓大洪二洪把小鵝趕過大壩,進入北邊的水庫。

要知道剛建成的水庫,水體都比較瘦,有機質很少。

鵝糞能給水體增肥。

眯縫眼想了幾天,讓老爸來找盧昌華,他想來給盧昌華乾活了。

誰不想跟著一個牛逼的大哥混啊?!

盧家現在是三分場最超然的一家。

以前動不動就去告狀的人冇了,到處都在說盧家的好。

就憑這個,眯縫眼也要來。

背靠大樹好乘涼。

自從有了眯縫眼的加入,兩邊的夜間值班就可以輪班了。

盧昌華再也不用為值班的事發愁了。

為您提供大神無色非龍的《重生84,從養魚開始》最快更新,為了您下次還能檢視到本書的最快更新,請務必儲存好書簽!

第0103章刮目相看免費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