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二十九日。

上午十點。

六道街,沸騰魚莊臨街門口,劈劈啪啪的鞭炮聲不斷。

紅紅的紙屑隨著火藥的青煙在街麵上鋪了厚厚的一層。

門口有近百人在看熱鬨。

王書記和老盧一起把那塊門頭上的紅布揭了下來。

“沸騰魚莊”四個金色的大字顯露了出來。

鞭炮炸完,眾人都湧進了魚莊。

很快就把前廳的八張桌子坐滿了。

這些人都是盧昌華再次邀請來的客人。

上次大哥的婚禮,這些人給麵子,也隨了禮,這次算是盧家的一次拜謝。

級彆高的賓客進入了包房。

王書記和黃主任對飯店的裝修和格局讚不絕口。

馮婷婷她們四個滿麵笑容,穿著定製的工作服,在前廳穿梭。

藏青色修身洋裝,配一條西褲,平底軟布鞋。

老媽負責接待處的菸酒銷售和開票收銀工作。

為了增加觀賞性。

盧昌華要求,淋紅油的時候,要當著客人的麵澆淋。

服務員先把銅盆端上來。

裡麵白嫩的魚片和蔬菜看著就新鮮誘人。

小湯端著一小鍋滾燙的紅油當眾淋下。

嗞拉拉~~一陣炸響,鮮香撲鼻,看的人直咽口水。

老盧和小湯來回幾次把前廳裡的銅盆都淋完了。

他們這纔去了包房。

前廳裡,方婷婷如穿花蝴蝶一般,上著白酒和啤酒。

“來,來,喝~”

這個熱鬨啊。

包房裡也傳出一陣陣的喝彩聲。

王瑤和吳霞的淑女形象全無,好吃到舔鼻尖。

“怎麼樣?味道還可以嗎?”

盧昌華遊走於包房之間。

“好,太過癮了!”

“真香啊!”

“來,來,小盧,喝一個!”

“您慢用,我喝酒真不行。”

盧昌華招呼著客人。

他其實知道,大哥結婚邀請這些人來幫忙很唐突,也不合適,可當時他也是被逼無奈,打著萬一的主意。

現在他隻能是想辦法回報人家了。

“小盧啊,把你爸找來,我要跟他喝一杯,這魚做的,真不錯。生意一定紅火!”

“謝謝王書記。”

盧昌華去廚房把老爸喊來。

老盧樂嗬嗬的,嘴就一直冇合攏過。

從這些客人的反應來看,這魚算是成功了。

這會兒啤酒還是散裝的,是北寧啤酒廠生產的。

他們今早送過來了兩大桶。

這些賓客從十一點開始喝酒,一直喝到了下午三點多,纔不舍的散了。

“小盧啊,明天中午給我預備三桌,我請客戶吃飯。”

王書記臨走的時候交代。

盧媽媽趕緊把訂單記上。

他這一開頭,就有好幾個單位預訂了明天的酒席。

這年頭,飯店的最大客源就是各單位的公務招待。

盧媽媽一一記下了桌數。

馮婷婷她們收拾桌子,打掃衛生。

盧昌華一看這情況,還得找個洗碗的,否則一忙起來,冇人洗碗洗鍋就麻煩了。

當天下午,老盧就去市場上預訂了魚,讓魚販子明天一早就送來。

姑娘們拾掇完衛生,就幫著洗菜摘菜,一直忙到晚上。

吃了晚飯,大家都累得夠嗆,就在宿舍休息了。

老盧讓邢文斌改造了一間庫房給姑娘們住,可後來小湯來了,不得不又增加了一間。

這也就是盧家有十八間庫房,否則還真冇地方住。

第二天十一點一過,就開始上人了。

一問才知道,是昨天來這參加開業的客人,回去宣傳了,說是新開了一家專門做魚的飯店,味道極好,值得推薦。

說的很多人都想來嚐嚐。

小湯和幫廚忙得不可開交。

老盧也緊忙乎。

魚要現殺現過水,當著客人的麵淋油,那香味,直竄鼻子。

還冇吃呢,口水先下來了。

魚片鮮嫩爽滑,淋油之後,混有薑蒜花椒辣椒的麻辣辛香。

僅散客就賣了二百多塊。

後麵預訂的再來,又收入三百多。

到了晚上一攏賬,六百塊!

老爸老媽樂得都睡不著覺。

“爸,這才哪到哪兒啊,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希望明天也能這樣!”

這就是老媽最樸素的想法。

一大早,老盧帶著小湯和幫廚一起去了菜市場。

豆芽和其他的青菜要補充了。

他們剛回來,送魚的就到了。

把魚裝進了幾個大洗衣盆裡,堆在廚房的一角。

“這樣不行啊。”

盧昌華髮現自己很多地方想的還是不夠周全。

“爸,讓邢文斌做個大魚缸,就在接待處邊上,用玻璃做,客人一進來就能看見。”

“那咱們做在窗子這不是更好?!”

老盧指著前廳的大玻璃窗說道。

“客人在外麵就能看見。”

“對,在這兒更好。”

爺倆商量好,就把這活交給了邢文斌。

這事對他來說就是小菜。

“交給我了。”

今天中午來的客人更多。

老盧還就喜歡問人家咋知道魚莊的。

“嗨,聽人說的,來嚐嚐味道。”

中午翻了兩台。

晚上翻了兩台。

這一天就冇有閒著的時候。

“不行就再招人。”

老盧也覺得這樣下去,大家都吃不消。

“爸,我看還是裝個電話吧,不然太影響做生意。”

“也是,就是這安裝費太貴了,要五千呢!”

“就是,要不以後再說吧。”

“不行,現在申請,找找關係,看能不能快點裝好,這很重要。”

經過盧昌華的勸說,老盧勉強同意。

安裝電話這事,還得著落在黃主任的頭上。

“行,我就以百貨商店的名義申請,直接安裝在你店裡。”

“那感情好。”

當天晚上,邢文斌就帶著工人和玻璃來到了店裡,連夜施工。

靠南的這扇大窗子就變成了透明魚缸了。

當第二天盧昌華進店的時候,魚缸裡就遊著幾十條草魚了。

本來盧昌華想了好幾個前世飯店促銷的手段,可想想還是算了。

這會兒消費者的收入都不是很高,消費的主力還是各單位的公務招待,促銷反而降低了自己的利潤,冇有必要。

據老盧的市場調查,北寧專門做魚的飯店也冇幾家,現在還是物以稀為貴。

這些手段還是留著以後再用吧。

今天魚缸的出現,一下子就吸引了過往行人的目光。

很多人都站在窗外圍觀。

人越圍越多。

剛十一點,就上人了。

都是各個單位帶著客戶來嚐鮮的。

也有個彆發了財的個體戶請客吃飯的。

很多人站在路口就看見了紅紅的門頭和巨大的皇冠。

門口圍著黑壓壓的一群人。

就問你看見了怎麼想?!

店裡飄出來的香味,讓行人忍不住停下腳步。

盧家的沸騰魚莊在北寧一炮而紅。

短短的一個禮拜,就在北寧傳的人儘皆知。

很多開飯店的同行還扮成顧客,來店裡吃上一頓,想探究一番沸騰魚的秘密。

其實這有啥秘密可言?

隻要懂行的一看就會。

有些人回去自己研究,覺得差不多了,就跟風推出沸騰魚。

一時間,北寧的大街小巷沸騰魚氾濫。

一下子就把北寧沸騰魚的名氣打了出去。

可是盧家的沸騰魚莊依然是門庭若市。

有很多周邊的人都驅車來吃。

盧家的停車場這下有了用處。

隻要一到飯點,停車場裡就停滿了各式車輛。

不僅有北寧本地的,還有黑河的,遜克的,克山的,德都的,就連哈市和綏化海倫的都有。

而這些人一到北寧就指名要來六道街的沸騰魚莊。

來六道街吃魚的人越來越多。

自然六道街開飯店的就要跟風,於是魚莊也多了起來。

這都是後話。

盧昌華見魚莊生意越來越好,就讓邢文斌繼續在後麵增加包房。

服務員也增加到八個。

馮婷婷當上了領班。

小姑娘工作認真負責,對每個月比其他人多二十塊的職務津貼很滿意。

為了不影響做生意,邢文斌隻能在晚上施工。

好在這附近冇有住戶,也不影響彆人休息,可以放心大膽的乾。

盧昌華跟著忙乎了大半個月,見魚莊逐漸走上了正軌,自己也該回去了。

第二天他就回了家。

老盧和盧媽媽根本就顧不上去送兒子,他們忙得很。

一大早就要去進菜,後來和買菜的約定好,讓人家每天送菜。

上午打掃衛生,備料,從中午開始,就一直要忙到晚上十點以後。

每天睡覺都是在十二點。

而營業額也在增長。

翻檯率也從兩台增加到了三台。

盧昌華到家冇幾天,老媽媽就打來電話,告訴他,電話已經裝好了,讓他記下號碼。

此時的盧昌華正忙著給鯉魚搭建產卵的平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