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一過,水溫就升高了很多。

盧昌華一回來,就帶著大夥在南側水庫裡搭建鯉魚的產卵巢。

鯉魚產卵的最大特點就是把卵產在水草上。

水庫的岸邊雖然有水草,可是還是不夠,必須要人工搭建。

先去收割一些新鮮的青草,至少有三十公分長左右。

在根部用繩子紮起來,另一頭係在木棍上。

把這些木棍沿著岸邊插在水中。

要讓青草沉入水裡。

如果沉不下去,就拴塊小石頭。

這是岸邊的產卵巢。

水中間的產卵巢,就要講究些了。

並列式的產卵巢,就是用一根三指粗細的木棒,三米左右的長度。

把青草搭在木棒上,另一頭用繩子繫緊。

一根木棒上可綁十二三把青草。

在木棒的兩頭繫上繩子,尾部再繫上石頭或者磚頭。

繩子的長度要比水深略短。

木棒就會浸進水中,青草也就在水裡了。

像這樣的產卵巢可做幾百根。

由於有石頭在水底墜著,也不怕水流的沖刷,鯉魚就會來產卵了。

一個禮拜的時間,四十畝的水麵到處都是沉入水中的木棒。

這個時候鐵皮船就用上了。

投進去之後,每天早上九點就要去檢視,草上有冇有卵。

凡是有卵的就要拿下來,把這些青草拿回去孵化。

當然不管它也行,可以自然孵化。

隻是這樣的孵化率就不高了。

盧昌華不需要多高的孵化率,自然孵化就行。

六月中下旬的太陽溫暖而熱烈。

水溫正好,泉水流淌進來,這樣的活水正是刺激鯉魚產卵的有利條件。

經過檢查發現,很多水草上都粘上了魚卵。

鯉魚產卵了。

雌魚產卵,雄魚要產魚雄,也就是精子了。

兩廂結合,這卵才能孵化出小魚來,要是在一定的時間內,魚卵與魚雄冇有相遇,則魚卵就會溶解。

每天盧昌華都會帶著大夥往水庫裡投放新的產卵巢,如果這些水草不夠,它們就會一層一層的把魚卵擠在一起,這樣就會影響小魚的孵化。

不僅如此,盧昌華還把自製的增氧機打開,往水裡增氧。

用抽水機抽水再揚出去。

這樣增加流水對鯉魚的刺激。

一時之間,水庫這邊機器轟鳴,水花翻卷。

由於在五月份就打開了水閘,拆除了攔魚網。

北邊水庫已經出現了大量魚群。

這會的水位僅維持在三米左右。

這樣水溫增溫也快些。

每天餵魚的時候,南北水庫有著明顯的變化。

南邊由於搭建了大量的產卵巢,鯉魚的數量明顯較多。

而北邊水庫裡雜魚很多。

鰱魚、草魚、鯽魚,還有當地的野生魚,老頭魚,柳根,泥鰍等等很多。

當然也有些鯉魚在這邊遊蕩。

六月的天氣,就像是小孩子的臉,說變就變。

剛剛還豔陽高照,一會兒就下起了陣雨。

劈劈啪啪的雨滴打在水麵,激起一圈圈的漣漪。

透過水麪,你可以看見鯉魚的背鰭在水中劃過。

“走,回值班室了。”

盧昌華招呼一聲,眾人劃著鐵皮船往西邊的棧道靠去。

把船係在棧道上,眾人就往值班室跑。

一直趴在棧道上守著的熊寶和墨寶踏雪,這會兒也屁顛屁顛的跟著跑進了值班室。

大洪媳婦給每人倒了一碗涼白開。

盧昌華喝著水,自言自語道:“希望今年的水能小點。”

去年前年都是大水,讓農場損失慘重,今年?

唉,希望吧。

這陣雨來的快去的也快。

雨剛停冇一會兒。

菜園的四個老頭就挑著菜筐來了。

老頭中午這頓飯也在這兒吃。

大洪媳婦出去,跟著老頭去了南邊的地溝。

用泉水把菜都洗淨,這才挑回值班室。

二洪媳婦也從北邊回來了。

她跟著大嫂一起去了廚房,切菜蒸饅頭。

可以說,現在水庫這個小集體逐漸有了一家人的感覺。

一個禮拜之後,再看水裡的青草,已經枯敗了。

草上的魚卵也消失不見。

盧昌華正在檢視魚卵的情況,胡大貴卻在棧道上喊:“昌華,你快來看。”

盧昌華把這些青草和木棒撈起來,放在船上,這才往棧道靠去。

棧道這邊是淺水區。

也是餵魚的地方。

就見水邊出現了密密麻麻的一層小蝌蚪。

盧昌華根本不用看,就知道鯉魚孵化了。

這一晚上,他的眼前麵板一直亮著。

水庫裡的鯉魚數量以千計增加。

到現在為止已經遠遠超出了50萬的數量。

高達近百萬。

這些小魚好像有統一指揮的大腦一般,要走一起走,要轉一起轉,動作統一,好神奇。

“多投點魚食。”

現在的魚食已經不像去年那樣,直接投在岸邊了,而是投在水中的魚食台上。

水下是黑壓壓的魚群爭搶著食物。

水邊也是黑壓壓的小蝌蚪。

有密集恐懼症的人恐怕見了會心慌的。

六月底,雨季來了。

現在的雨可不是陣雨了,而是連綿細雨。

稀稀拉拉的下個冇完。

好在有活水入庫,水裡也不缺氧,否則盧昌華得急死。

他一直關注南邊的鯉魚苗。

大半個月了,魚苗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成長。

從一個個黑乎乎的小蝌蚪,逐漸的演化成鯉魚的小模樣。

他抓了一把魚食,投了進去。

大魚還冇來,手指長的小魚就黑壓壓的一片撲了過來。

盧昌華極度滿足的看著這些小魚,這都是錢啊。

嗯?不對!

他在這黑乎乎的魚群裡發現幾抹不一樣的顏色。

有紅,有白,有藍。

我去!

眼花了?

他揉了下眼睛,那些顏色消失了。

依然是黑乎乎的。

就在他不經意間,又有幾抹亮色出現。

這下他確定了,不是眼花,而是真的有其他顏色的鯉魚。

難道,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觀賞魚?

它們是哪裡來的?

盧昌華不得而知。

但是一扇從未有過的大門向他敞開了。

一個想法從他的心底升起。

觀賞魚!

我可以養觀賞魚啊!

要知道,觀賞魚現在的生產繁育是東瀛的強項。

雖然它們的品種也是從中國傳過去的。

現在國內的觀賞魚都是進口的,也就是從東瀛進口過來的。

在國內還未繁育成功。

價格的昂貴可想而知。

如果自己能繁育出來,那纔是真的發了呢。

至於這幾條錦鯉是從哪裡來的?這讓他想起去年發洪水時候,他看見的錦鯉。

隻是那時他看見的都是大魚,這次他看見的是小魚。

他一直奇怪,係統贈送給他的一千尾鯉魚苗是不是那些錦鯉呢?

現在的這些小錦鯉是不是它們的後代呢?!

他不知道,不過如果這樣推測就合理多了。

喂完魚食,盧昌華把所有人都召集起來。

“跟你們說個事。”

眾人都看著他。

“咱們水庫裡有幾條基因變異的小魚,你們餵食的時候見了不要驚慌,也彆大驚小怪,更不能去捕撈。”

“我把醜話說在前麵,咱水庫裡的事,不要跟外麵的人說,明白嗎?”

“好。”

“知道了。”

“明白。”

“眯縫眼,你嘴碎,回家也彆跟你爸媽提。”

“知道了,我不會說。”

盧昌華提前打了預防針,防止這些人嘴碎,真要是引來了懂行的人,這池子魚就不保險了。

“在魚食裡增加豆餅含量,你們調整一下配方。”

盧昌華現在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他發現的錦鯉上。

一入七月,天氣更加炎熱了。

南庫的魚苗也長得**公分了。

這些魚苗開始分散了。

通過中間的水閘,進入了北邊的水域。

北邊大壩的水閘也敞開了放水,生怕一場大水,這些魚都跑光了。

盧昌華吃了晚飯,就來到大壩邊,他的獎勵欄裡還有九瓶生長促進劑。

看著滿水庫的小魚苗,你讓他不用,他哪裡願意呢!

盧昌華對著麵板上的小瓶說了句“使用。”

一道光芒閃過,星星點點的綠芒灑向了廣闊的水麵。

須臾之間,水麵上蒸騰起霧氣來。

這霧氣從南到北,覆蓋了水麵。

他見狀趕緊跑回了值班室。

他可不想像上次那樣,自己迷迷湖湖的夢遊了。

胡大貴見他回來,就拎起水壺給他到了一盆洗腳水。

“燙個腳吧,這幾天太潮濕了。”

“你先來,我一會再洗。”

熊寶突然豎起耳朵,像是聽見了什麼。

而後又趴在了墨寶和踏雪的身邊。

鵝棚裡的小鵝也冇有絲毫的慌亂。

一切都很正常。

胡大貴起身出去拎水,卻罵了一句,“怎麼起霧了,真他麼奇怪。”

盧昌華脫了鞋,伸腳泡進了熱水裡。

水溫有點高,讓他渾身一抖。

灼熱的舒爽感讓他渾身的毛孔都打開了。

就一個字,“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