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田猶如綠色的地毯,鋪在大地上。

白雲之下,整齊的麥苗隨風搖曳。

經過搶險隊大半個月的排澇,兩台抽水機晝夜不停,大部分地塊的內澇已經排除。

一部分被淹的麥苗搶救了回來,可還是有一部分麥苗被淹死、倒伏。

減產是註定的事,隻是減產多少的問題。

豆苗也迎風抽葉。

由於雨水較大,田間的雜草生長茂盛。

大田隊的男男女女都扛著鋤頭,頂著太陽在豆壟裡除草。

而麥田裡則是拖拉機揹著藥壺,噴灑著除草劑。

大部分的低窪澇地該抽水的都抽了,搶險隊也完成了使命,解散了。

盧昌華又去關注他的水庫了。

噴灑農藥需要大量的水稀釋,因此有水罐車每天往返多次,到水庫抽水。

盧昌華則給予協助。

這段時間,他的綠皮書已經被他刷了多次,最高紀錄每天一遍。

看著技能麵板上“淡水魚養殖知識掌握18/100”,他麵露喜色。

時間過的很快。

一進入七月份,小麥已經開始抽漿,五十公分高的小麥隨風起伏。

此時雨水又開始漸多。

盧昌華的水庫依然保持在六米的水深。

水麵麵積近四十畝。

放眼望去,白茫茫一片。

這些日子,他除了看書就是協助水罐車抽水,工作清閒了許多。

天氣炎熱,他真的想下水去遊泳。

前世他倒是會遊,隻是說不上好。他是在遊泳池裡學會的,像這樣六七米深的水庫,他還冇試過。

這天一大早,下了一陣小雨。而後溫度就像脫韁的野馬,上升到了三十八度。

盧昌華從家裡出來,渾身冒汗。

熊寶也伸著舌頭呼呼直喘,舌頭上滴著口水。

一人一狗穿過綠油油的菜地,來到了水庫值班室。

打開房門,一股悶熱的氣息湧了出來。

盧昌華耐著性子,舀了瓢涼水,咕咚咕咚喝了幾大口,這才一屁股坐下。

熊寶喘息著露出渴望的眼神。

“你也渴了?”

他起身又舀了瓢涼水倒進狗碗裡。

熊寶皺著鼻子,跑到了水碗前,粉嫩的舌頭舔舐著水碗,水花滴滴答答的濺了出來。

自從值班室建好之後,熊寶就成了這裡的成員之一。

它的水碗飯盆都備了一份。隻要盧昌華在值班室吃飯,它就要跟著一起進餐,從無例外。

這樣的天氣,盧昌華想下水涼快涼快。

可他還有心結。

前世,這個水庫曾經有人溺亡過,所以到現在他都不敢下水。

望著幾十畝的遼闊水麵,他又心有不甘。

倒不是他喜歡野泳,而是明年他要是承包了水庫,想遊都遊不了了。

可下水他又有心結。這如何是好?

誒?要不做一艘小漁船?

他一琢磨,對。

以防汛的名義申請一艘應該不難。

說乾就乾。

他先把熊寶送回家,這纔去了隊部。

找到韓建華,向他說了自己的想法。

“主任,秋汛即將到來,這麼大的水麵要是冇有一艘船也是不便。我申請咱們自己做一艘鐵皮船,你看行嗎?”

五月底的大雨把韓建華嚇住了,要是再發生類似的洪水,自己還能抵得住嗎?!

“搞一艘也行,緊急情況還能下水檢視汛情。”

“好,那您寫個條子,我找潘師傅做。”

當盧昌華拿著條子去找鉗工老潘的時候,潘師傅正在鉗工房裡掄著小錘敲打著水桶。

“潘師傅,有大活了。”

“什麼大活?”

老潘是個瘦高的黑臉漢子。

他放下手裡的水桶,看著盧昌華。

“那,這是韓主任的條子。”

老潘拿過來看了看,嘿嘿笑道:“還真是個大活。”

“要做多大的船啊?”

“怎麼也的五六米吧,具體我也不懂,你看著辦。”

“嗯,六米五長,寬度至少得一米八才行。”

“一米八是不是窄了點?寬點更穩吧?”

“那長度就得增加。”

“要不按照三米寬弄?”

“三米寬?長度就得十四米。”

“你看著來吧。”

“行,我看著弄。”

老潘在草稿紙上連畫帶比劃,寫寫算算。

算出了需要的材料,要多少鐵皮,多少鐵管,多少角鐵。

填了一張材料申請單,找韓主任簽字去了。

這些事跟盧昌華冇有多大關係。

他交代完四下轉了一圈,就回家了。

半個月後,隊部廣播裡發出了通知,讓他去鉗工房一趟。

此時的盧昌華正在值班室看書。

淡水魚養殖知識掌握已經完成了33遍。

這幾天他正準備廢寢忘食,儘快突破50遍。

聽到大喇叭一遍又一遍的緊急召喚自己,想必是漁船做好了。

他鎖了值班室的房門,這才帶著熊寶趕回家,安置了這條尾巴狗,他就往鉗工房去了。

鉗工房就在機務隊的旁邊。

緊挨著鐵匠坊、電焊房和車床房。

待他趕到鉗工房,韓建華和李振國這些領導已經在驗收老潘的傑作了。

這條鐵皮船整體長度9.5米,寬度2.4米。

型深65公分,吃水45公分,載重5噸,滿載排水量6.4噸。

呈前尖後方的流線造型,船頭還往上翹起。

整船刷著深咖色的哈巴粉。

反正是做了防水防鏽處理。

船兩側放置著船槳。

不過船身太寬,一個人是冇法在兩側劃槳了。

“以後你就搖櫓吧。”

韓建華指著船尾部安裝櫓的位置說道。

“這船不小,下水會穩當許多。”

李振國點著頭,好像在想著他搖櫓的樣子。

“下水試試?”

韓主任看著老潘。

“試試唄。”

“裝車。”

韓主任一擺手,膠輪車牽引著掛車開了過來,機務隊來了二十幾個小夥子。

大家七手八腳的打開掛車的車廂板,車上有人接著,下麵一起使力就把這艘鐵皮船舉上了掛車。

“走,多去幾個人,要不冇法卸下來。”

於是呼啦啦車上坐滿了人。

盧昌華也跟著坐在掛車上,韓建華和李振國、老潘則擠在膠輪車的駕駛室裡。

一路顛簸一路吹風。

此時似乎毒辣的陽光都柔和了許多。

很快,車子就停在了大壩邊。

眾人又七手八腳的抬下了漁船。

“誰會水?上去操作一下。”

彆看老潘照葫蘆畫瓢能造出船來,可他不會水,也不會操船。

韓建華和李振國作為領導肯定不會去冒險。

盧昌華會水,這船還是他提議做的,自然不能不下場啊!他硬著頭皮爬上了漁船。

鐵皮船被他一踩,左右搖晃了一下,他也不敢亂動。

人群中陸續走出兩個會水的職工,在老潘遞上來兩隻船槳之後,小船就被人推進了水裡。

鐵皮船飄飄悠悠的滑進水麵。

那兩人一左一右各自拿著船槳,左一下右一下的劃了起來。

小船還真就走了起來。

盧昌華平緩了一下心情,也在船尾用手劃了幾下水。

“叮咚!啟用親水屬性, 1”

“叮咚!船隻操控 1”

盧昌華不僅聽到了聲音,還看到了文字。

在“淡水魚養殖知識掌握33/100”文字旁,出現了屬性欄。

我去,這是還有隱藏屬性啊!

就在這恍惚之間,他忽然覺得,自己對這艘鐵皮船無比的熟悉,好像已經操作過百遍一般。

至於這白晃晃的水麵,說不出的親近。

心裡有股想要去親近的衝動。

這要不是盧昌華知道自己是重生者,有了金手指,恐怕還以為是有水鬼在誘惑自己呢。

前邊兩人笨拙的操漿,左一下右一下,把鐵皮船劃得左右直襬頭,船速反而越來越慢。

盧昌華在船尾,伸出兩隻手在水裡輕輕一擺,鐵皮船像是安裝了發動機般,瞬間提速,向著水庫的中心滑去。

那兩人被嚇了一跳。

也不再劃槳了,而是緊緊的抓著船舷,臉色發白。

“冇事,我會劃,你們給我一隻船槳。”

那兩人聽見盧昌華這麼說,心裡稍安,這才顫巍巍的遞過槳來。

船槳一入手,盧昌華就覺得自己身經百戰,非常熟練的劃了起來。

漁船在水麵上翹起了船頭,猶如快艇一般,飛速的前行。

待快到南側岸邊時,他一個掉頭,鐵皮船甩出一道弧線,水麵被壓出一道深溝。

那兩人嚇得說不出話來。

大壩上的眾人也發出驚呼。

韓建華和李振國哪裡想到,盧昌華操船如此嫻熟?!

“好,這以後我們檢視汛情就方便了。”

韓建華點頭讚道。

“是啊,冇想到小盧還有這手呢?!”

“嗯,老盧養了個好兒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