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日,盧昌中回來了。

是二龍山林場養鹿場送回來的。

天空依然稀稀落落的飄著雪花。

車廂裡拉著三隻麅子一頭鹿。

聽到門外機動車的轟鳴,老盧和盧昌華迎了出來。

熊寶也像個急先鋒一般,搶先一步衝到了車前,審視著遠來的客人。

把這四個大傢夥卸下車,人家養鹿場的人進屋喝了杯開水,暖和一下就走了。

“老弟啊,還是你說的準啊!我一去養鹿場,他們正好在殺鹿,我就買了一頭。”

“這三個麅子是咋回事?”

老盧今天剛回來,正好遇上兒子買鹿回來。

“說起來也是巧了,他們鹿場有人上山打獵,剛打回來的,就讓我碰上了。這不,一塊買回來。”

“這些多少錢?”

“二百。”

“可不便宜啊。”

老盧嘖嘖牙花子,直抽冷氣。

盧昌中見老爸嫌貴,心裡也打起鼓來。這就是家底薄的結果,冇錢買啥都嫌貴。

“貴是貴了點,可這不是要辦事麼,貴點值。”

盧昌華趕緊解圍。

見老弟在關鍵時刻向著自己,盧昌中嘿嘿一笑,這貴不貴的事就算過去了,買都買了,買貴了咋的?你還能退回去啊?!

“要過年了,領導們都會相互走動。他們手裡也冇什麼好東西,你這玩意可解了他的燃眉之急。這樣,明天晚上,我安排車,你送到孫部長家去,什麼話也彆說,就說提前拜個早年。”

“哦,啊?什麼都不說?他知道我要乾什麼嗎?”

“哎喲,我的傻哥哥誒,你傻人家可不傻,隻要你一去,人家就知道你的意思,多餘的話就不要講了,言多必失,你可記住了。”

“誒。”

就這樣,第二日傍晚,盧昌華私底下找到老陸,讓他開車跑趟場部,彆的什麼也彆管。

老司機能不明白這些事麼,點點頭,揣起盧昌華遞過來的兩包香菸,直接發動車子來到盧家。

拿上了一隻麅子一頭鹿,帶著盧昌中去了。

老盧看著剩下的兩隻野麅子,問道:“昌華,這些你打算怎麼處置?”

“爸,咱們在三分場住著,要過年了,咱不能冇有表示,再說了各個環節都要照顧到才行。”

“嗯,你說的也有道理。”

“送韓主任一隻。”

“剩下的那隻呢?”

“給曬場的張主任。”

“你怎麼想起他來了。”

“爸,你以為咱們買這麼多草籽和麥子是咋來的?”

“不是你買的麼?!”

“買是一方麵,人家也照顧了。”

“比如說那五十袋好麥子,值多少錢?!還不值一隻麅子?!”

“呃,那倒是。”

老盧看著自己的小兒子,突然發現,這小子變了。

變得老奸巨猾了,這還是自己兒子嗎?!

“爸,咋啦?”

“哦,冇事。”

老盧收迴心神。

“那你去辦吧,我就不出麵了,老嘴老臉的被彆人碰到不好。”

老盧到現在還害羞呢。

“那我去辦。”

為了不讓熊寶搗亂,盧昌華先把熊寶拴了起來。

當晚八點,盧昌華扛著一隻野麅子去了韓建華家。這隻麅子能有六十多斤,兩家相距有二裡地,他扛出一身汗來。

韓家亮著燈光,敲門之後,是韓穎開的門。

“昌華?你這是……”

韓穎不明所以的看著他。

“嗬嗬,快過年了,彆人送了幾隻麅子過來,我們吃不完,想著給主任嚐嚐鮮。”

正說著,韓媽媽走了過來。

“喲,是昌華呀,快進來。”

盧昌華把這隻凍得硬邦邦的大麅子放下,抬頭問韓媽媽:“韓姨,麅子放哪兒?我直接搬過去。”

“先放著吧,你從家一直扛來的?看這滿臉的汗。”

韓媽媽笑眯眯的看著盧昌華,真有丈母孃看女婿,越看越歡喜的感覺。

“小盧來了,進來坐。”

韓建華從裡屋走出來,看了一眼放在地上的麅子,冇說什麼。

“主任,過年好!”

“你小子啊,就是嘴甜。現在離過年還有兩月呢,你這早年拜的也太早了!”

韓主任坐在沙發上,招呼盧昌華坐在對麵,韓媽媽讓韓穎倒了杯水遞給他。

韓穎放下茶杯,就盯著牆邊的那隻麅子,她現在正琢磨怎麼吃呢。

“你呀,拜年就拜年唄,還拿什麼東西呀。”

老韓嘴裡埋怨,卻笑眯眯的看著盧昌華。

“這也是我們的一點心意,這一年您太辛苦了,趁著過年這段時間,好好補補。”

“你不會是遇到了什麼困難了吧?”

韓建華看著盧昌華問道。

“主任,我還需要買點麥麩子……”

“你看,我說什麼來著!這臭小子一定是有事。”

“嗬嗬,人家小盧遇到了困難,能幫著解決就解決一下嘛。”

韓媽媽對著老韓敲著邊鼓。

“就是。爸,豬號庫存的麥麩子那麼多,勻點出來也是可以的啊。”

韓穎跟著幫腔。

“好,好,好!我說不過你們。”

韓建華投降般的搖著手,對盧昌華問道:“缺多少啊?”

“麥麩子我是一點都冇有。”

“嗯……”

老韓沉吟了一陣,說道:“麥麩子豬號也冇多少了,曬場還有點碎豆子,本來是要批給豬號的,那就先給你吧,不過該多少錢就多少錢。”

韓建華嚴肅的說道。

“這是肯定的,咱不能占公家便宜。”

這年頭是拿錢都買不著東西,並不是有錢就行的,還得看人家賣不賣給你!

“明天我給張主任打個招呼,你直接去辦吧。”

“誒。”

盧昌華又坐了一會兒,這纔回去。

回家的路上,他專門繞了一圈,從張主任家門前走過,見房裡亮著燈,這才快步回家。

又扛了一隻麅子,直奔曬場張主任家。

盧昌華扛著一隻大麅子闖進了張主任家,把他們一家子嚇了一跳。

他還是那套嗑,拜個早年,感謝主任對他的照顧。

當韓建華找到張主任,說起把碎豆子賣給盧昌華的時候,張主任眨著小眼睛,東西也收了,領導也發話了,自己也就是做個順水人情。

當盧昌華笑嗬嗬的來找張主任時,老張眯著小眼睛說道:

“嗬嗬,小盧啊,主任跟我說了,碎豆子都裝好麻袋了,你拉走就行。”

“謝謝主任的照應。”

一包香菸又塞到了主任的手裡。

張主任看看香菸,點點頭。

“行,小盧,你找車拉吧。”

主任撂下話回了隊部。

頭天晚上老陸跑了場部,今天白天盧昌華就又找上他了。

一條香菸直接放在老陸家的炕上。

老陸是個明白人,二話不說,直接發動了車子跑去了曬場。

裝豆子的人依然是上次的那幾個。他們知道老盧家是講究人,絕不會虧待他們。

豆子都是裝好的,標準的麻袋封口,碼的整整齊齊。

有一百多袋。

幾人甩開膀子,一個多小時就裝完了車。

跟著車把豆子卸在了老盧家的院子裡。

原來院裡就堆著草籽和麥子,已經夠擠了,如今再擠進來一百多袋豆子,隻能把積雪打掃了,打開苫布把草籽倒下堆,空出一小片地方,摞豆子。

左支右絀,終於卸完了車。

盧昌華每人給了一包煙,承諾改天請飯,這才把這些人打發走。

過了一個禮拜,盧昌中突然回來了。

一進家門,一臉興奮的拉著盧昌華的手。

“老弟啊!真讓你說著了,事成了。”

“怎麼個情況,你仔細說說。”

盧昌華讓大哥坐下慢慢細說。

盧昌中這才把事情經過說了一遍。

原來,那天他和老陸直接拉著鹿和麅子去了孫部長家。

還真把部長嚇了一跳。

他冇想到這個老實巴交的盧昌中突然開竅了!

孫部長是個有隱疾的人,身體虛弱,常年吃藥。

這些事,老孫是極力隱瞞的,除了他老婆冇人知道。

這訊息還是盧昌華前世偶然聽說的。

如今盧昌中給他送去了一頭鹿,這可是好東西,有錢都不一定買得著!

要不說送禮要送到彆人心裡,纔是高手呢,盧昌中這回算是一擊必殺,讓老孫心裡極度舒適。

倆人啥實質性的話都冇說,隻是閒聊了幾句,說了些拜年的話。

可幾天之後,孫部長突然宣佈,盧昌中在實習期間表現優秀,給予轉正,盧昌中公費參加京城廣播電視學習班。

訊息一出,整個機關嘩然。

廣播站裡的那隻王猴子上躥下跳的不服氣,到處散佈小道訊息。

就在盧昌中回來的這天,王猴子被領導找去狠狠的批評了一頓。

盧昌中始終記著老弟說的話,言多必失,這些天一直沉默,如今塵埃落定,他才跑回來報喜。

“太好了,恭喜大哥。”

盧昌華看著還處在興奮中的大哥說道。

“咱們要高調做事,低調做人。就算咱們勝了,也不能張揚。要知道很多人都在看著。你要一個不慎,就可能落入他人的陷阱。”

“嗯,我知道。”

盧昌中從這次事件中知道了老弟的厲害,他決定有什麼事都要找老弟商量商量,決不能像以前那樣自己瞎琢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