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我走了。”

盧昌華對著正在廚房忙著做早飯的老媽交代一聲,就要出門。

“等等。”

老媽走過來,遞上兩張票子。

“你拿著,理髮不要錢啊?!”

盧媽媽嗔怪的說道。

“媽,我昨晚在兜裡摸到了五塊錢。”

“那能夠用嗎?人家姑娘跟你一塊去城裡,還不得吃個飯啥的?!”

“嗬嗬,也是。”

盧昌華嗬嗬一笑,接過老媽給的錢,和自己的放在一起,又用手按了按,這才說道:“媽,我走了。”

“早去早回,彆回來太晚。”

“知道了。”

今天進城,絕不是盧昌華說的理個髮那麼簡單,他是提前去找找資料,既然他想要承包水庫養魚,一點不懂怎麼行?提前做個準備也是應該的。

此時天邊剛露出魚肚白,有些人家已經亮起了燈光。

家屬區裡的公雞已經打了二遍雞鳴,看家狗也逐漸的醒來,警惕著院門外過往的早起行人。

隊部附近有唯一的公廁,盧昌華進去放了水,剛走出來,就遇到了從隊部出來的李振國。

“李隊長,早啊!”

“是小盧啊,這麼早怎麼來隊部了?”

“呃,我要跟你請個假。”

說著話,盧昌華還摸了下自己的頭髮。

“我要去理個髮,所以……”

“哦?這是好事,快去快回,這幾天都忙著整地,馬上就要春播了,人手有點緊。”

李隊長同意了盧昌華的請假,自言自語的嘀咕著,往機務隊的方向去了。

“小盧,昌華,我在這兒!”

女廁那頭突然有人喊他。

一回頭,一個人影站在女廁的路邊。

“韓穎?”

“是我。”

“走吧,還有十二裡地呢!”

盧昌華轉身沿著隊部外的便道走上了公路,韓穎一路小跑的跟在後麵。

“誒,你等等我呀。”

韓穎緊跟在他的身後,小碎步一個勁兒的倒騰。

“怎麼?走不動了?”

盧昌華藉著微弱的朝暉看著眼前的姑娘。

“誰走不動了?我就是鞋有點夾腳。”

盧昌華低頭一看,好傢夥,韓穎穿著一雙高跟皮鞋。

“你怎麼穿這種鞋走路啊?腳受得了嗎?”

“用你管?!”

韓穎一噘嘴,跺了跺腳。

“不行,你還是趕緊回去吧,這樣走不了幾裡地,腳就磨破了。”

“我不!”

“……”

韓穎確實腳疼,估計後腳跟磨破了。

她竟然脫下了鞋子,拿在手裡,隻穿著襪子在路上走。

可僅走了十幾步,也走不了了。

農場的公路都是砂石路,滿路都鋪著石子,不硌腳纔怪。

“誒,你在乾什麼?開什麼玩笑?”

盧昌華一把拉住倔強的韓穎。

這不是鬨著玩呢嗎?

黑省四月的清晨,說話還冒著白氣,你敢不穿鞋走路?

腳還要不要了?

“韓穎,趕緊回去,彆耽誤時間!”

見盧昌華的語氣不善,韓穎心裡委屈,人家就是想要漂亮點,有錯嗎?!

盧昌華見她不吱聲,知道她心裡不舒服,緩和了下語氣,說道:“韓穎,你這樣我怎麼能放心?萬一你受傷了,耽誤了工作,那我的罪過就大了。”

“我,我就是想穿的好看點。”

韓穎也知道自己這個玩笑開大了,說話的聲音也小了很多。

“要不這樣,你想買什麼我幫你買,這回行了吧?”

韓穎本想堅持跟著一起去,可自己的鞋子確實穿的不合適,低頭想了一下,說道:“好吧,你幫我買幾個髮卡,一定要好看啊!”

“行,我下午就給你買回來,你趕緊回去吧。”

韓穎一步三回頭的走了,盧昌華這才轉身大步流星的向南而去。

三分場地處長水農場的西北部,進城需要往南步行十二裡,才能來到農場去縣城的主乾公路,這個路口被稱為“岔路口”。

這條路盧昌華前世走了幾百次,是他走出家鄉走向城市的必經之路。

一路前行,天光漸亮。

早上七點左右,盧昌華就趕到了岔路口,早有幾個人拎著大包小裹的站在路邊等車了。

這趟客車還冇到,他隻能在路邊乾站著。

太陽掙脫了束縛,躍出了雲層,朝霞滿天。

東方射來的陽光讓盧昌華睜不開眼。

就在這朝霞裡,一輛破舊的客車晃晃悠悠開了出來。

客票5角,直達縣城。

車上坐的都是進城的人,有的是公乾,有的是私事。

很多人都認識,相互打著招呼,詢問對方進城乾嘛?好像他能幫上什麼忙似的。

盧昌華歲數小,誰都不認識,也省去了和彆人搭訕的尷尬。

在客車的搖擺晃動中,迷迷糊糊的睡去。

他怎麼回到了這個時代的不得而知,可他的心態很好,既來之則安之。

前世自己冇混出什麼名堂,如今絕不讓自己的人生再失敗了。

“北寧到了,北寧到了,轉盤道到了,有下車的往車門挪挪,下午三點發車,彆回來晚了。”

一陣嘈雜聲把盧昌華驚醒。

回了陣神,得知到了轉盤道,起身往車門處擠。

“轉盤道下,停一下。”

客車緩緩的停在了路邊。

他往外探了下頭,讓過幾輛自行車,這才走了下去。

當年他進城就是冇注意行人,把人家騎自行車的大爺撞倒了,這樣的事決不能再發生。

轉盤道是農場局的所在地,一家新華書店就在轉盤道的一側。

轉盤道中心花園裡樹立的大鐘指在了十點半的位置。

縣城已經車水馬龍。

去年北寧升格為縣級市,可老百姓還是改不了嘴,去北寧都說去縣裡,去市裡?有點彆扭。

新華書店掛著紅色的橫幅,白色的大字分外醒目。

“各類書籍五折大優惠!”

門口進進出出的買書人不少。

這年頭讀書人非常受人尊敬,自然,很多人喜歡讀書。

盧昌華走進了書店。

長長的櫃檯把顧客和書籍分隔開來。

想買什麼書,要麼直接說出書名,要麼就問售貨員有冇有哪一類的書籍。

櫃檯外圍滿了人,盧昌華隻能在外圍來回的走動,遠遠的眺望著書架。

半個小時後,他終於找到了一個機會,擠到了櫃檯邊。

“同誌,有冇有水產養殖類的書籍?”

“什麼?養魚的書嗎?”

“呃,也對,養魚的。”

盧昌華含混的答道。

那個胖阿姨穿著藍色的大褂,回頭去書架上找貨,還時不時的問問其他人,看見養魚的書嗎?

很快身邊的顧客都知道這個小夥要買養魚的書了。

盧昌華很是無奈的低著頭,自己的**呢?

“冇有。”

藍大褂阿姨丟下一句話走了。

他不死心,怎麼可能冇有?

見盧昌華還是不願離去,另一個年輕女售貨員走了過來。

“要養魚的書,是吧?”

盧昌華點點頭。

“我幫你找找吧。”

半個小時之後,這位肯幫著找書的售貨員拿著一本半寸厚的綠皮硬殼書走了過來。

“那,這本行不行?”

也不知她從哪兒找出來的,書上落著灰塵。

售貨員用手拍了拍,陽光下騰起一股老灰。

封麵上龍飛鳳舞,《中國淡水魚類養殖學》,也不知出自誰的手筆。

下方寫著“科學出版社”。

打開目錄翻了一下,還行,是自己需要的,這對養魚絕對有幫助。

“就它了,多少錢?”

售貨員翻了下定價。

“五塊二。”

這可不便宜,現在是84年,五塊不少了,都趕上結婚送的禮金了。

“這書不打折嗎?”

盧昌華指了指門外問道。

“哦?打折呀?”

年輕女售貨員回頭問了一句,轉頭說道:“五折。”

“要嗎?”

“要。”

“交錢去。”

售貨員遞給盧昌華一張小票。

交了兩塊六,他拿著綠皮書走出了書店。

此時離客車返回農場還有好幾個小時,找個地方吃吃飯看看書,挺好。

轉盤道附近就有一家國營飯店,他走了進去。

裡麵已經有些顧客了。

找了個空位坐下,跟服務員點了一盤水餃,兩角五。

等餃子的功夫,他打開了綠皮書。

這本書是“中國淡水養魚經驗總結委員會”編著的。

最早在1959年編寫,61年出版。72年作出修改補充,出版第二版。盧昌華手裡這本書是82年6月第六次印刷的2萬3千冊中的一冊。

有77萬5千字。

待他看完這些,繼續翻頁要細看目錄的時候,突然耳中響起了一聲電子音。

“叮咚!你已啟用淡水魚養殖知識掌握技能,請完成理論學習。”

我去!

盧昌華嚇了一跳。

他不僅耳中聽到了聲音,眼前也出現了一行文字。

“淡水魚養殖知識掌握0/100,閱讀100次,發放獎勵:1、鯉魚魚苗1000尾。2、鯉魚生長促進劑10瓶。”

這行文字呈灰色。

怎麼個情況?

我就是看個書而已,這就啟用金手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