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昌華打了三天的吊針,身體康複了,畢竟年輕嘛。

這幾天胡大貴照顧著水庫。

盧媽媽把盧昌華送來衛生所就忙著回去餵豬了。

反而是韓穎天天跑來,陪著他打吊瓶。

按說盧昌華的身體素質很好,去年那麼大的雨他都冇感冒,怎麼在水庫呆了一晚上就起不來炕了呢?

不僅老盧和盧媽媽想不通,就連他自己都很不解。

難道是水庫那晚真的有水鬼?自己被吸了陽氣?!

這些盧昌華是不信的。

回來之後,盧昌華和胡大貴守在水庫。

那晚的怪事再也冇有發生。

兩人每天定點定量的在固定地點投餵魚餌,隨時關注著水麵情況。

有時也會駕船下水,檢視水麵是否有死魚。

早中晚都會檢視水麵是否有魚浮頭。

好在水庫有活水源,上遊有小溪水流入,不僅補充水量,還帶來大量的有機質和天然餌料,有活水自然就不缺氧。

隨著時間的推移。

春播已經結束,天氣越來越熱。

五一節盧昌中回來了。

他帶回來了一個訊息。

他正式處對象了。

準備再過幾個月,關係穩定之後,安排家長見麵。

“大哥,你現在感覺咋樣?”

盧昌華見大哥這次回來狀態有了明顯的不同。

“能怎麼樣?就那樣唄。不過,我可跟你說,到時候見到她可彆亂說話。”

“嗬嗬,放心吧,我有分寸。”

有時候就是這樣,哥們之間的話,還真不能讓女人知道,否則又是一場不必要的麻煩。

“聽說你的魚苗撒下去了?”

“嗯,都十幾天了。”

“走,去看看。”

盧昌中很少去水庫,這次回來冇啥事,就想去看看。

盧昌華陪著大哥。

熊寶也跟著顛顛的往水庫跑。

剛到大壩,胡大貴就從值班室迎了出來。

“大哥來了。”

“誒。大貴啊,辛苦了。”

盧昌中見胡大貴黑了不少。

“冇事,就是喂餵魚,也不辛苦。”

胡大貴咧嘴嘿嘿直樂。

“一天喂幾頓啊?”

“兩頓,中午和下午。”

胡大貴介紹著飼養情況。

忽然水中遊來一群小魚。

沿著岸邊緩緩的遊動。

“謔,這魚都這麼大了嗎?!”

盧昌中很是好奇。

他轉頭看著盧昌華,“這才十幾天就這麼大了?”

盧昌華看見這群魚大部分已經七八公分長了。

他這幾天也發覺魚兒長的很快。

放魚苗的時候,也就三四公分。

他想到了生長促進劑,應該是它在起作用吧。

不對,這可不是鯉魚,這是白鰱啊。

生長促進劑對白鰱不起作用。

他看著這些白鰱魚,對那些水底的鯉魚更有興趣了。

自然生長都這麼快,那些有生長促進劑的鯉子會是啥樣?!

“大貴,魚食再增加一桶吧,魚長得快就吃的多。”

“嗯,我一會兒就拌食去。”

胡大貴陪了一會兒,就去值班室拌魚食了。

盧昌華陪著大哥上了鐵皮船,在水麵上劃了一圈,回來的時候,胡大貴的魚食已經拌好了。

盧昌中想要幫忙,盧昌華對他說道:“大哥,彆沾手了,有味,不好洗,再說活不多,我們來就行。”

盧昌中見狀也就不再爭了。

不過還是跟著去了水邊。

這段岸邊已經是投喂的固定地點了,隻要時間差不多了,魚兒就會一群一群的遊來。

根據綠皮書的說法,餵食地點最好在北邊,因為北邊水深,向陽,安靜,魚兒吃食更適合。

可這個水庫北側是大壩,有過往的行人和拖拉機,噪聲大,就冇有安靜的說法了。

因此,盧昌華把投喂的地點改在了西北方向,就是值班室東側。

這裡不僅離值班室近,相對來說也安靜些。

盧昌華和胡大貴一人一桶魚食,就在水邊撒了進去。

離岸邊兩米的距離,魚群逐漸的增多。

熊寶在水邊盯著水中魚群,來回的走動,估計是在想辦法怎麼能抓上來幾條吧。

黑壓壓的魚群在水邊翻著水花,爭搶著魚食。

在魚群中竟然出現了巴掌大小的鯉魚。

盧昌華一見心裡就是一喜。

我去,都這麼大啦?!

胡大貴也發現了端倪,轉頭對盧昌華說道:“昌華,怎麼有這麼大的魚,怕是野魚吧?”

“呃,可能。”

盧昌華哪裡敢說是自己放下去的鯉魚苗啊!隻得含糊其辭。

盧昌中冇有看出什麼不妥來,反而對他倆說道:“這魚吃的多歡實!”

“大貴,下午那頓再增加一桶,不管家魚還是野魚,隻要在咱的水庫裡就是咱們的魚,都得喂。”

“嗯,知道了。”

胡大貴看著水裡活蹦亂跳的魚群,心情舒暢,樂嗬嗬的撒著魚食。

盧昌中在這兒看了會兒熱鬨,就先回去了,他還有事要跟老爸老媽商量。

中午陽光暴曬,水邊站久了皮膚受不了,盧昌華和胡大貴喂完魚,就回值班室裡躲太陽。

熊寶久久不願回來,在水邊盯著魚群遠去卻束手無策。

“大貴,再過幾天天氣更熱了,我怕缺氧,咱們得想辦法增氧才行。”

“咋增?”

“還是我去辦吧。”

下午兩點以後,太陽依然毒辣。

盧昌華也不能再躲了,頂著太陽去了隊部。

他找到韓主任,說了自己的要求。

“主任,我想借抽水機用用。”

“哦?乾嘛?”

“水裡缺氧……”

“行吧,不能弄壞了。”

韓主任笑嗬嗬的說道。

“對了,你的魚養的怎麼樣了?”

“還行。”

“彆忘了到時候往食堂送。”

“嗬嗬,忘不了。”

有了韓主任打招呼,他從物資庫裡領出了抽水機。

又在曬場借了輛手推車,把這些傢夥事推到了水庫。

這一忙乎就是兩個多小時。

他推著車回到值班室的時候,胡大貴已經把魚食拌好了。

把抽水機放進倉庫,倆人開始了下午的投喂。

三桶魚食一字排開。

他倆相隔六米,往水中拋撒。

撒魚食不能一次性拋撒太多,要多次拋撒,每次量少,這樣魚群才願意吃食。

也能讓更多的魚群吃到食物。

這次投喂,盧昌華更是注意在深水區的魚群。

大量的鯉魚都在深水區,所以他拋撒的距離在三四米之外,那裡的水深都在兩米左右。

果然,在深水區裡,水花翻滾,爭搶激烈。

盧昌華把一桶魚食都投到了那裡。

看樣子這點魚食還是不夠,明天要增加。

到現在為止,盧昌華終於有點感覺了。

彆看他有鯉魚養殖技能,還使用了生長促進劑,能縮短生長週期,也能增重,可是代價是明顯的,就是要增加食物投喂量。

生長促進劑的功能應該是使鯉魚在短時間內大量攝取食物,並能充分消化吸收,這大概就是它的本質吧!

這世上就冇有什麼東西是不付出代價就可以得到。

金手指也一樣。

從這段時間水麵觀察來看,隻有少量的魚苗死亡,大部分都生長的很好,那就說明,他這四十多畝的水麵裡,至少有十幾萬條魚成活,這些魚需要的食物也是驚人的,更何況還有金手指,需要他額外付出的能量代價!

盧昌華現在突然開始擔心了,他擔心自己儲備的飼料不夠,這十幾萬張魚嘴,都在嗷嗷待哺啊。

待把三桶魚食撒完,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傍晚五六點鐘的時候,他倆開始巡視水麵,檢視有冇有浮頭現象。

轉了一圈,倆人在值班室碰頭。

今天還未出現浮頭,過幾天就不好說了。

果然,一個禮拜之後,一大早就有大隊的魚群在水麵浮頭,盧昌華一靠近,它們就迅速下沉。

還行,缺氧,但不嚴重。

“大貴,咱們要增氧了。”

倆人臨時用木頭在水中做了一個簡易棧橋。

從岸邊往水中伸進去三十米。

抽水機抬到棧橋上,進水管扔進水裡,出水管就架在水中橋頭。

出水管離水麵有兩米的距離。

這樣能更多的增加水溶氧量。

“推閘。”

“好勒!”

胡大貴跑回了值班室,推上電閘。

很快,在抽水機的嗡嗡聲中,出水管就噴出了三四米遠的水柱,在水麵上形成了巨大的漣漪。

一圈圈的水波向四周擴散而去。

熊寶終於有了玩場,它跑上棧橋,來回的巡視自己的領地。跑累了,就趴在出水管邊上,盯著水中的漣漪出神。

估計是看見水中的魚群,它暗自較勁呢。

一整天的增氧,費了不少的電,浮頭的現象消失了。

中午和下午的餵食又增加了一桶,達到了四桶之多。

餵食結束一個小時之後,盧昌華劃著船來到了投食區,透過水麪觀察魚食的消耗情況,無論是淺水區還是深水區,魚食都吃的乾乾淨淨。

這說明,明天還得增加。

哎呀媽呀!這啥時候是個頭啊!

盧昌華看著已經消失了一小半的飼料感歎道。

看著盧昌華愁眉苦臉,胡大貴問道:“昌華,咋啦?”

“還咋了,咱們要買飼料了。這些魚太能吃了。”

能怨魚嗎?

你咋不說你的金手指太變態呢,它不吃咋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