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麵的日子就在到處蒐集飼料和餵魚中渡過了。

自從七月份,水庫借的抽水機被機務隊拿去搶險,就冇還回來。

盧昌華主動去物資庫消了藉機器的手續,也冇再借。

被人家這麼對待,是人心裡都會不舒服,更何況是盧昌華呢?!

前世的增氧機,盧昌華是見過的。原理其實很簡單,就是強行往水中打氣,使空氣中的氧溶解在水中。

知道了這個原理,他就一直琢磨,怎樣才能辦到呢?

他突然想起,老陸的膠輪車上好像有一個氣泵,還自帶一個氣罐,因為他的膠輪車是氣刹,所以要用到這些設備。

這年頭,很多機器設備不是隨便買的。比如農機公司的配件它隻對公,不對私。老百姓想買都不賣給你。

盧昌華不得不把主意打到老陸身上。

這天,他來到隊部,圍著老陸的車子觀察。

“小盧,乾啥呢?”

老陸從辦公室裡出來,見盧昌華正低頭看車,好奇的問。

“陸師傅,你這個氣泵好使不?容不容易壞?”

盧昌華見老陸回來了,直起身子,掏出香菸來,遞給他一根。

老陸伸手接過來,叼在嘴上,一說話菸捲跟著上下直動。

“挺好啊,質量還行,冇壞過。”

老陸伸手進口袋裡,摸出一盒火柴來。

“怎麼,你問這個乾啥?”

老陸好奇,這個小盧平時可冇關心過這些。

刺啦~~

盧昌華劃著了火柴,伸到了老陸的菸捲前。

“哎喲,我自己來。”

老陸嘴上說著,已經伸著菸捲在火柴上點著了,猛地吸了兩口,噴出一股青煙來。

“陸師傅啊,你的這個氣泵壞了,要買個新的,這個氣罐也漏氣了,需要更換。”

盧昌華像是老師傅一般,指著這些設備說道。

“啥?”

老陸嘴裡的菸捲差點冇掉嘍。

這年頭要是使用不當,損壞了設備,是要挨批評受處分的,那都是重大的工作失誤。

更換設備都需要修理工報備,而不是司機自己說了算。

現在老陸的膠輪車還是連隊的,他還冇有個人承包。

“小盧,你什麼意思啊?”

老陸被搞懵了,不明所以。

“來,來,來。陸師傅,我來告訴你……”

盧昌華把老陸拉到了一邊,低聲的和他嘀咕了起來。

“那不行……”

“籲籲,小點聲……”

“這……”

“咱也不損公肥私……”

“那也……”

“我給錢……”

“……”

經過半個小時的思想工作,老陸勉強同意了盧昌華的建議。

他的氣泵壞了,需要更換新的。

這年頭,什麼東西壞了都講究修理,而不是更換配件。

至於修理工哪裡,盧昌華依然是人情。

通過老潘在中間說和,盧昌華出了一條煙,這事就過了。

老陸把車開到機務隊報修,說氣泵壞了,修理工來看過之後,上報無法修複,需要更換配件。

這個申請就上報到了李振國的手上。

老陸這台膠輪車是連隊專用的運輸車輛,是往返連隊和場部之間的重要交通工具,它要是冇了刹車,那還了得?!

李振國在確認了情況之後,立馬簽字。

而後,韓建華也行使了最高領導的職權。

“這個小陸啊,怎麼搞的?刹車都能搞壞了?”

於是也簽了字。

一個禮拜的功夫,就從北寧縣城的農機公司發來了配件。

老陸的膠輪車換上了一套全新的氣泵和氣罐。

他車上的那套舊設備成了廢品。

自然就到了盧昌華的手裡。

“潘師傅,給我做個架子,把這些裝在一起。”

“行。”

根據盧昌華的意思,把氣泵和氣罐安裝在鐵架子上。

光有這些還不行,還需要動力係統。

氣泵需要有發動機或者電機給它旋轉的動力,這樣才能產生高壓氣體,這些氣體進入儲氣罐後,再通過膠皮管子通到水中。

氣泵原則上,轉速越高產生的高壓氣體就越多。可什麼東西都有個上限,如果轉速超過了氣泵的最高上限,氣泵就真的要壞了。

因此使用電機是不行的。

盧昌華也冇有配套的電機,如果使用其他機器上的廢舊電機,可能會把氣泵搞廢。

隻能使用發動機類的動力,畢竟可通過油門來調節速度,這樣氣泵會更安全。

說起來也是巧了。

老潘手裡就有一個發動機。隻是這個發動機是滬海摩托車製造廠生產的幸福250的發動機。

單缸,兩衝程,10馬力,7.3千瓦。

這還是老潘去場部偶然發現的,摩托車已經報廢了,可發動機和變速箱還是完好的,就被老潘五塊錢拆了回來。

這回老潘一轉手十五塊倒給了盧昌華。

“行,給我裝上。”

在鉗工師傅眼裡就冇有他們做不出來的東西。

發動機安裝好後,在變速箱和氣泵外安裝齒盤,中間用鏈條傳動。

用一個塑料壺做臨時油箱,插一根輸油管連接到發動機的化油器上。

一腳踩著了發動機。

變速箱掛上一檔,鏈條轉動起來。

後麵的氣泵也突突突的開始工作了。

穩定了一會兒,再掛上二擋,鏈條轉的更快了,氣泵加大了壓縮空氣的力度。

十幾分鐘,壓力錶的指針已經指向了2.5公斤,再往上就要進入紅色區域,3公斤了。

打開儲氣罐的閥門,膠皮管嗤嗤嗤的噴射著高壓氣體。

成了。

又運行了半個小時,見冇什麼問題了,這才關閉了發動機。

他找了輛手推車,又找了幾個人一起使力,把這個鐵怪物裝上了車。

他和胡大貴一起推去了水庫。

做這個增氧機,前前後後用了半個月的時間。

把這個怪物直接放在了簡易棧橋的橋頭上。

然後發動起來,就突突突的開始了工作。

因為在出氣管頭冇有單向閥,所以使用的時候需要注意,防止回水。

要先往氣罐裡打氣,使壓力達到3公斤,這纔打開放氣閥門,還要控製出氣量,不能太大。

一切正常了,這才把出氣管放到水中。

一入水,氣泡就滾滾而上,翻滾起臉盆大小的水花。

盧昌華再次關小放氣閥,這樣不至於使氣罐中的壓力減小的太快。

兩人盯著水麵好一陣,見出氣量穩定了,水花也控製在一定的範圍,這才滿意。

“咱們還得去要點汽油。”

“嗯,我去吧,油庫我熟。”

胡大貴自告奮勇。

“行,你拎個壺去。”

這年頭的農場,私人用點汽油或者柴油,冇有花錢買的,都是找人要。

要不說這是個人情社會呢。

這一壺就是五公升,能用好幾天。

有了自製增氧機,盧昌華心裡舒坦了許多。

**月份雖然還是有雨,可是氣溫很高。

水庫裡缺氧就難免了。

前段時間也偶有浮頭現象,如今有了增氧機,浮頭現象越來越少。

每天十點左右就打開增氧機,一直開到下午的三點半左右,每天五個小時,雷打不動。

由於放氣量小,氣罐裡的進氣和出氣基本保持平衡,發動機以怠速一檔轉動,基本能滿足日常使用。

每天油耗不超過兩升。

一場秋雨一場寒。

九月上旬開始,隻要一下雨,天氣就變冷起來。

今年的秋收依然在有條不紊的準備著。

此時的盧昌華也在檢視自己的收穫。

二十三坰飼料地,其中大豆五坰,玉米兩坰,都打成了青飼料,拌魚食了。

如今地裡還剩大豆十坰,玉米六坰。

大豆要在十月上旬收割,而玉米在十月中旬左右。

隻有到了這個時間段才能成熟。

雖然農場的機械化收割很省人力,可是浪費也很嚴重,尤其是在秋收前下過連天雨的年份,收割機就冇法下地了。

如果強行機械收割,要麼就是高茬收割,尤其是大豆,很多豆茬上還留有四到六個豆莢,這就造成了大量糧食浪費,還會導致減產。

有人問,為啥要高茬收割?低點不行嗎?

如果放低收割,則會有很大的機率把大豆的秧子連根拔起,帶著泥土一起進入收割機裡。

這樣收割的大豆就會粘上泥土,變成“泥花臉”,在銷售的時候,等級變低,或者冇人收購,造成損失。

為了避免這種情況,隻要田地泥濘,收割機無法正常作業,就隻能人工收割。

今年的情況,人工收割的地塊比例還是很大的。

至於盧昌華的這塊飼料地,還算是好。

雖然雨水大,可都排進了水庫,地裡倒是乾爽的很,這樣就能機械收割,自己也能省心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