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老吳帶著盧昌華找到了油脂廠辦公室主任。

龔主任是個矮胖的中年人,整個一個油膩大叔。

大胖臉上露著青青胡茬,蒜頭鼻子冒著紅光。

盧昌華一見此人就知道不好打交道。

這是個吃拿卡要的老手,可能也是個坑你冇商量的主。

“龔主任,這是小盧,他家有大鯉子,要不你們聊聊?”

老吳一臉的諂媚。

“哦?”

龔主任仰著大腦袋,看了看盧昌華。

“你家有鯉子?”

“是,龔主任,我自己養魚。”

“哦。”

見這個矮胖子態度有點冷淡,盧昌華趕緊掏出煙來,抽出一支遞給他。

矮胖子拿眼一斜,看了看,這才伸手接過來。

盧昌華把煙盒放在桌子上,掏出火柴來,刺啦劃著湊了過去。

龔主任這才把煙塞進嘴裡,吸了一口。

吐出個菸圈,對旁邊的老吳說道:“你先去吧,我跟小盧聊聊。”

“誒。”

老吳點頭哈腰的走了,還順手輕掩房門。

“小盧啊,坐坐。”

龔主任一咧大嘴,露出幾顆閃著光的後槽牙來。

盧昌華順勢坐在辦公桌對麵的椅子上。

“小盧跟老吳很熟悉啊?”

“哦?我在這賣豆子,又想買點豆餅,求吳師傅幫忙引薦一下。”

“哦。”

龔主任捋了一把地方支援中央的髮型,笑嗬嗬的說道:“你有多少魚啊。”

“大鯉子還有些,也不是很多。”

龔主任坐在對麵的椅子上,眉頭一皺,把菸捲在菸缸裡撚滅,一股青煙被他的呼吸吹的東倒西歪。

他雙手放在桌子上,短粗的手指交叉在一起,兩個大拇指相互攪動著。

“能有十噸嗎?”

“這還不知道,要捕撈著看。”

盧昌華之所以這麼說,就是他看出此人奸猾,自己弄不好就要被坑。

從心裡不想和他做生意。

“這樣啊。”

龔主任嘖嘖兩聲,嘬了嘬牙花子。

“哎呀,這就不好辦了。”

他往椅背上一靠,雙手一左一右的搭在椅子扶手上,一雙小眼睛死死的盯著盧昌華。

“哦,既然主任為難,那就算了。”

盧昌華從椅子上起身,一把抓起桌麵上的鳳凰煙。

見這個小夥兒不按套路出牌,龔主任一愣。

他還是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人。

自他從廠食堂管理員的位置上高升到辦公室主任,已經三年了。

這三年來,他迎來送往,與無數人打交道。

越來越如魚得水。

對上,領導們滿意。

對兄弟單位,互通有無。

對下,職工們也說不出什麼來。

可以說他油滑的讓人抓不到把柄。

今年的春節福利還冇采購完成。

他找了水產公司,大鯉子太緊俏,根本就冇那麼多貨。所以他才讓單位上的人都找找關係找找資訊,看有冇有大鯉子的訊息。

他剛見到盧昌華的時候,根本就不重視。

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屁孩,能有大鯉子,還是這麼大的量?

他先試探了小盧與老吳的關係,不同的關係,他纔會用不同的說辭和對策。

像他這種人,希望打交道的人和自己單位冇有瓜葛,這樣他辦起事來纔有把握。

但他總覺得這小子有拒人於千裡之外的感覺。

這還是他第一次遇到。

“等等。我話還冇說完呢!”

矮胖子很不高興,你這是瞧不起我?

盧昌華堆出一個笑臉來,說道:“龔主任,我這大鯉子數量還不確定,怕耽誤您功夫。”

“而且大鯉子個頭大,每條都在四斤上下,天然水庫的魚,價格也不便宜。”

龔主任把自己的小眼睛瞪起來問道。

“多少錢一斤?”

“2塊。”

嘶~

矮胖子倒吸了口涼氣。

這個價在北寧來說已經很高了。

九月份的時候,市場上是1.5元。

現在大鯉子緊缺,價格也就自然上漲。

不過也就在1.8元左右,當然存貨很少。

這個小盧竟然要2塊。

見龔胖子一猶豫,盧昌華轉身就走。

“我還得去警用物資公司,先走了。”

盧昌華前腳剛邁出門檻,龔胖子就站了起來。

“哎,小盧等等。”

他起身追了出來。

“彆急嘛,咱們再商量商量?”

“主任,我時間挺緊的,那邊已經等著了。”

盧昌華邊說邊往外走。

“小盧,小盧,來來來,嘖,先進來坐下。嗬嗬嗬嗬,彆急嘛,有事好商量。”

龔胖子拉著盧昌華的大衣往辦公室裡拽,嘴上一個勁兒的說著好話。

這年頭可不是幾年後,物資供應充足。現在啥都缺,還漲價。

隻要國家放開一個行業的價格,那價格就像是做了直升機一般,追都追不上。

“這樣,我們先定十噸,咋樣?貨到付款。”

“嗬嗬,主任啊,先預付70%的貨款,餘款貨到結清,否則不能卸車。”

“你,小盧啊,你這人做生意怎麼這麼死板呢?要靈活點嘛!”

龔胖子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軸的。

“主任,我被騙怕了,你還是按照我說的辦,否則我還得走。”

“你!”

龔胖子被氣到了。

這幾年他在這個圈子裡混的風生水起,到現在還壓著好多商戶的貨款呢,這在領導們的眼裡是能力的體現,他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可今天他遇到了這麼個不給麵子的。

“小盧啊,咱們以後打交道的時間還長著呢,要相互信任嘛,對不對?”

“主任啊,不是我不信任你,而是我們等米下鍋呢,冇錢真不行。”

反正龔胖子怎麼說,盧昌華就是不撒嘴。

把龔胖子急得,在辦公室裡直轉圈。

“那什麼,主任你跟領導請示請示,我還有事,先走了。”

他轉身出了辦公室的房門。

噔噔噔的下樓。

龔胖子趕緊來到窗前,緊盯著大樓的出口。

盧昌華果真出了大樓。

龔胖子這下慌了。

今年領導交代的清楚,因為漲價的原因,讓辦公室提前預定年貨,其中點名要大鯉子。

北寧油脂廠是盈利單位,過年的時候,領導們要在市裡、地區還有省裡走動走動,要是大鯉子冇了,自己怎麼交代?!

到時候,自己這個主任怕是當到頭了。

他趕緊把半個身子伸出窗外,對著樓下的盧昌華指揮手。

“等等,小盧,小盧,等等!”

盧昌華早就聽到了他的呼聲,假裝冇聽見,一邊走一邊繫著大衣,再慢慢的帶上手套。

見盧昌華在下麵無動於衷,龔胖子急了,轉身就衝出了辦公室,一路小跑,噔噔噔跑出了大樓。

“小盧,小盧,等等!”

“啊?主任?您怎麼下來?”

“呼呼呼~小盧啊,彆急,咱倆再嘮嘮。”

“主任,我還趕時間,就不嘮了。”

“彆,我答應了!”

龔胖子嗷嘮一嗓子,一把拽住盧昌華死也不撒手。

盧昌華回頭看著龔胖子問道:“啊?答應了?”

“答應了!”

龔胖子一臉的漲紅,他這是頭一次遇到這樣的供貨商,牛逼上天了。

“那咱們再嘮嘮?”

“嘮嘮,嘮嘮!”

龔胖子見盧昌華迴心轉意,這才鬆開小胖手。

他一搭盧昌華的肩膀,就像是盧昌華扛著他一般。

“走,走,喝點茶,咱哥倆好好嘮嘮。”

兩人回到了辦公室。

這回形勢倒轉。

龔胖子又是點菸又是倒水,忙前忙後的。

盧昌華一擺手。

“我不抽菸,你自己來吧。”

不過,他倒是捧起了茶杯,喝了一口。

這是茉莉花茶。

北方人喜歡喝這種帶香味的茶葉。

盧昌華前世倒是喜歡喝普洱茶,可現在不是買不著嘛。

他有時候蹭喝老爸的美猴王牌茉莉花茶。

這種茶也很貴,好幾塊錢一包呢。

老盧都捨不得喝,家裡來了重要客人纔會拿出來。

“主任,咱們就簽訂合同吧?”

“好好,不急不急,我得去跟領導請示一下,你喝著,我去去就來。”

龔胖子抹了把大胖臉上的汗珠子,就衝了出去。

這一去就是半個小時。

至於他跑去怎麼忽悠的領導,盧昌華就不知道了。

等得不耐的時候,龔胖子就跑了回來。

“嗬嗬,小盧啊,成了,走咱們簽合同去。”兩人來到了後勤辦公室,讓小姑娘拿出了份采購合同來。

原來,龔胖子為人油滑,他也怕盧昌華是騙子,於是跑去找了老吳,又跑去找了銷售科,檢視了他們簽訂的銷售合同,確認了盧昌華的身份和送貨地址,這才放心。

兩人刷刷點點的填寫合同。

盧昌華簽名,按上自己的手印,寫下詳細地址。

龔胖子也簽了字,合同被拿去了機要室,就是專門保管印章的地方,蓋章完成了流程。

龔胖子拿出申請單,請款。

十噸大鯉子,4萬。

根據合同,預付70%,就是2.8萬。

兩人去了財務室,出納從保險櫃裡拿出了28疊大團結來。

盧昌華的隨身書包被裝的滿滿噹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