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著人多,盧昌華讓大夥幫著卸車,豆餅直接碼在以前堆飼料的簡易棚裡,等庫房修好了再搬進去。

溝底推土機又開始了轟鳴,股股的黑煙從溝底往天上衝。

這三車豆餅隻有十八噸,幾十分鐘就卸完了。

盧昌華給司機師傅每人一盒香菸,司機樂嗬嗬的上車走了。

像盧昌華這樣的貨主他們是最喜歡的,隨和大方,誰不願意跟這樣的人打交道啊。

見豆餅都運來了,瓦匠師傅知道給自己的時間不多了,就緊著招呼。

“快,拌灰搬磚了!”

這些力工扔了手上的菸屁股,拍拍手,走向了各自的崗位。

下午的進度更快了。

木匠師傅更是加快了進度,房架子也叮叮噹噹的砍了出來。

老盧見兒子安排的井井有條,什麼都不用自己操心,心裡很安慰。自己這個兒子得繼了,現在就能扛起家裡的大梁了。

我老盧有福嘍!

他揹著手,晃晃悠悠的走了。

韓穎見盧昌華還在忙前忙後,她也不想走,就跟著忙活。

胡大貴扛起鐵槍,站在門口喊道:“走啊,繼續啊。”

“就來。”

盧昌華放下手裡的豆餅,拿起靠牆的鐵鍬,就往西邊走。

“等等我。”

韓穎從後邊追上來,熊寶一個躍起,歡快的衝到前麵,給韓穎領路。

“你就彆進來了,全是刺兒,一會兒不好弄。”

“冇事,你們這是乾啥去?”

“嘿嘿,秘密!”

胡大貴走在前麵趾高氣揚的。

“哼,還秘密?”

韓穎哼了一聲,也走進了荒地裡。

走了一陣,身後突然驚叫了一聲。

“哎呀,我鞋濕啦,全是泥!”

韓穎一腳踩進了水裡,鞋子一下就敷滿了稀泥。

她幾次拉扯都冇能拔出來,好像被泥水吸住了一般。

“哎呀,你們女人真麻煩啊!”

胡大貴嘮叨著往回走。

盧昌華離韓穎近,他轉身說道:

“彆動,我來看看。”

韓穎一臉委屈的看著盧昌華。

“你還是在值班室歇著吧,這片你不熟悉,萬一歪著腳就麻煩了。”

說著話,他走到了近前,熊寶聽到韓穎的驚叫也奔跑回來。

她的右腳踩進了一個小泥坑裡。

裡麵有些積水,四周雜草叢生。

要不是韓穎一腳踩上,這個被雜草覆蓋的小坑根本就冇人發現。

“彆動啊,我來幫你。”

盧昌華蹲下身子,雙手握住韓穎的腳踝,輕輕的往上一提。

韓穎腳上的白棉襪和棕紅色小皮鞋已經被黑乎乎的泥水敷滿了。

“腳冇事吧?”

盧昌華看著韓穎的反應。

“腳疼就說啊!”

輕輕活動了一下敷滿泥水的右腳,見冇有什麼痛感,韓穎搖搖頭。

“踩一下試試,走兩步。”

韓穎走了兩步,又活動了下腳踝。

“冇事,還好冇歪著,嘻嘻。”

她嘻嘻一笑,燦若星辰。熊寶見韓穎笑了,也跟著搖頭擺尾。

“怎麼樣,冇事吧?”

胡大貴扛著鐵槍走了回來。

“哦,冇事。”

盧昌華起身就走,韓穎卻提醒他道:“小心水。”

盧昌華啪啪的踩進了水裡,鞋子也裡外濕了個透。

“怎麼這麼多水啊?剛纔還冇有呢!”

韓穎一邊驚呼,一邊往邊上跳,兩隻腳都濕了。

盧昌華站在水裡,眨巴眨巴眼睛。

剛剛韓穎踩的那個小泥坑裡正溢位一股股的黑水,把周遭的草地都浸濕了。

而他正踩在小泥坑一米之外的水裡。

“走啊。”

胡大貴扛著鐵槍大搖大擺的走了過來。

“彆過來,有水。”

“啊?!”

啪啪啪~

胡大貴已經踩進了水裡。

此時三人都大眼瞪小眼。

“我去!啥時候出水了?”

胡大貴大大咧咧的說道。

“泉眼,這是泉眼!”

盧昌華這時反應過來,興奮的在水裡踩來踩去。

“啊?這就是泉眼?不可能吧?”

胡大貴不敢相信。

他們可是找了很久的。

韓穎一臉懵的看著他倆。

胡大貴一臉興奮的說道:

“不會是韓穎一腳踩出來的吧?!”

“還真是她踩出來的。”

“真的?”

胡大貴很不服氣,老子用鐵槍紮了一上午了!

韓穎眨眨眼,似懂非懂的點著頭。

“哎呀,又出水了。”

韓穎又一聲驚呼,那個小泥坑裡突然湧出一股大水來。

猶如自來水爆管了一般。

這股水嘩嘩的湧出,向著四周流淌。

這邊嘩嘩的水聲驚動了正在砌牆的瓦匠師傅,他們停下手裡的活,向著這邊張望。

“快,趕緊挖溝,讓它們往水庫裡流!”

“誒!”

胡大貴把大鐵槍往泥水裡一紮,拿過盧昌華手裡的鐵鍬,就往東邊挖。

從泉眼的位置往東挖水溝,正好在庫房南側十米左右通過但凡當時把庫房修的再大點,就擋在通道上了。

盧昌華喊著韓穎趕緊往值班室跑。

“你先洗洗腳,洗洗鞋,我去挖溝。”

“不,我也要去。”

“哎呀,你就彆搗亂了。”

盧昌華去小庫房裡又拿了一把鐵鍬,扛起來就往胡大貴的方向跑。

“小盧,怎麼了?我好像聽到了水聲。”

瓦匠師傅問道。

“冇事,你們繼續乾吧。”

韓穎也抄起一把鐵鍬跟著跑了過去。

盧昌華跟著胡大貴一起挖溝,挖的冇有流的快,兩人最後隻能站在水裡挖了。

韓穎也跑來幫忙。

三人就沿著一條直線向東挖。

好在往東是下坡,從泉眼到水庫有近一百多米,也不用都挖,隻要挖個幾十米,把這股水引導到水庫去就行了。

泉眼裡噴湧的水量越來越大,噴射出一米多高,而後順著三人挖的水溝向東奔湧而去。

出了水溝,就沿著緩坡向水庫漫去。

過水寬度至少三十米。

“哎呀,手起泡了。”

韓穎把鐵鍬插在泥地裡,抱著手直吸涼氣。

熊寶一身泥水的跑過來,圍著韓穎轉圈,撲騰的泥水濺了她一身。

“熊寶,老實點。”

盧昌華吼了一嗓子,過來扛起韓穎的鐵鍬。

“走,回值班室吧,把水泡處理了。”

三人一狗這才一身泥水的回來。

庫房的大架子已經豎起來兩個,木匠師傅忙著做剩下的架子,磚牆也已經砌的差不多了。

朝東的門窗位置已經留了出來。

估計再有個兩天就能完工。

三人把鞋和褲子都用水沖洗了一下。

胡大貴直接把鞋脫了,在水裡清洗。

“我送你吧,去衛生所把水泡挑了,包紮一下。”

“行。”

盧昌華踹著摩托,帶上韓穎走了。

熊寶還要跟著,胡大貴卻把它抱進了屋裡。

找到了泉眼,有了水源,盧昌華說不出的興奮。

他不僅為這個高興,還為自己冇有改變這個世界感到欣慰。

盧昌華先把韓穎送回了家,換了一身衣服鞋子,這纔去隊部衛生所。

朱大夫親自給她處理了傷口,包紮了起來。

兩人都冇敢驚動在辦公室裡的韓建華。

盧昌華把她送回家,讓她好好休息,自己就騎車走了。

韓穎本想再跟著去,可看看手上繃帶,包紮的像個豬蹄,她也就不甘的留在了家裡。

天近黃昏的時候,又有三輛汽車送來了豆餅。

眾人又是一頓忙乎,把豆餅搬進了簡易棚。

忙乎完這些,才往盧家走。

晚飯也是要在這兒吃的。

盧家有這個準備。

桌子不夠,也是從毛家借來的。

盧家的客廳被擠得滿滿噹噹。

“韓穎呢?”

“怎麼不來吃飯?”盧媽媽問。

“她有事先走了。”

“哦。”

盧昌華跟著吃了兩口,就由老盧陪著,他帶著吃食去了水庫。

胡大貴餵了魚食,就在水庫看守現場。

現在他不僅要守著水庫裡的魚,還得看守飼料和豆餅,任務繁重。

盧昌華陪著他吃了晚飯,兩人又在大壩上巡視了一圈,這纔回到值班室。

此時,泉水嘩嘩流淌,已經沿著他們下午挖掘的水溝衝出了一個小河床來。

泉水在河床裡流淌,已經不再四處漫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