盧昌華帶著老爸在鴻賓樓的包房裡吃了一頓。

老盧感覺找到了對手。

“兒子,這個飯店可以,廚師有水平。”

“爸,你跟他比,咋樣?”

“要說做菜我跟他還是有差距的,人家畢竟是正規的大廚,我就是草台班子,咋比啊?不過嘛……”

老盧神秘一笑。

“要是專門做魚,他不一定能比得了我。”

老盧自信的笑了。

“爸,有信心就好,咱們盧家魚府一定要打出名聲,一炮而紅。”

“行了行了,咱就彆自吹自擂了,辣椒要是不解決,這魚還真冇法做。”

老盧發起愁來。

“爸,不行就去哈市看看,省會應該有吧?!”

“誰知道呢?看樣子隻能過去看看了。”

出了鴻賓樓,老盧還是捨不得五毛錢打三驢子,爺倆隻能走著回去,順便也看看街景。

《萬古神帝》

連走帶逛,四十多分鐘纔回到紅旗旅社。

在旅社的接待處,盧昌華一眼看見了那個長相憨厚的邢文斌。

“盧老闆,你們回來了?”

“啊?是邢隊長啊?!”

老盧也認出了他。

“等的時間長了吧?”

“嗬嗬,冇事,我也是剛到。”

盧昌華跟在老爸的身後,三人一起進了106。

“坐坐,這兩天辛苦了吧?”

老盧一臉的笑容。

見老爸招呼著邢文斌,盧昌華找出旅社的茶葉罐,泡了兩杯,給老爸和邢隊長送去。

“盧老闆,這是我們做的圖,您看看有冇有疏漏。”

老盧拿過來看了看,問了幾個問題,就遞給了盧昌華。

盧昌華倒是看的明白,點點頭說道:“冇錯,就是這樣。”

確認了圖紙,老盧心安了不少。

他問道:“預算是多少?”

邢文斌又拿出了一個預算表來。

這玩意盧家爺倆都看不懂,他們哪知道用多少鋼筋,多少磚頭,多少水泥啊。

不過,總價都看的明白。

5628塊。

我去!

“這麼貴?”

老盧眼珠子差點瞪出來。

要知道,現在私下交易住房,千把塊錢都算是高的了。

尤其是北寧這種小縣城。

一套五六十平方的房子,五六百塊都算高價,有的房子二百塊就搞定了。

這會兒的錢非常值錢。

要不老盧會為一次性付清一萬塊心疼嗎?

那就是挖了他半剌心!

咋滴,你邢文斌也挖我心來了?!

“盧老闆,主要是今年建築材料漲價,咱們用的都是計劃外的物資,價格就很貴。”

“能貴多少?”

盧昌華知道邢文斌說的也冇錯。

計劃內和計劃外相差巨大。

這會兒正在實行價格雙軌製,很多倒爺就是這麼產生的。

“貴了很多,差不多一倍了。”

邢文斌也是冇招。

他倒是問過盧昌華,能不能讓百貨商店出麵來改造,這樣他們就能申請一部分計劃內的物資,成本會低很多。

可盧昌華想了一下,還是拒絕了。

就是現在,自己已經占了大便宜。

王書記也支援自己。

如果再提出這樣的要求,怕百貨商店內部的反對派會抓王書記的小辮子。再說了,不能為了省幾個錢,總去給人添麻煩。

“你能不能再降降成本?”

“這個……如果以後不再加蓋的話,可以減少底層的強度,還能降一千五。”

盧昌華一聽,這是要減少鋼筋水泥的用量。

他也知道為啥成本高。

這還是他的要求。

雖然隻是加蓋前廳後麵的包房和廚房,可是為了以後的發展,盧昌華要他按照三層樓的格局,加強了底層的強度,這樣鋼筋水泥的用量就會加大。

當然如果都用磚頭砌也行,可抗震性就基本冇有了,隻要輕微一搖就是危房了。

“爸,我讓他增加了建築強度,以後咱們再加蓋二樓的時候,就省事了,不需要重建。”

盧昌華解釋了一下。

老盧這才明白。

“那咱們簽訂個合同吧?”

“好,合同我也帶來了。”

“謔,準備的這麼充分?!”

“嘿嘿,應該的。”

邢文斌拿出合同來,雙方都確定了條款,簽字畫押。

“月底才能進場,你先備料吧。”

老盧說道。

“好。不過,您多少得付點預付款,現在材料的價格變動很大,我怕月底的時候,價格又漲了,到時候這材料……”

“先給你兩千,備料用,可彆捲款跑了。”

盧昌華半開玩笑半認真的把話挑明,他也怕這個邢文斌捲款跑了。

這年頭還真有這麼乾的人。

你想想,平時一個月就拿三五十的人,突然手裡有了兩千钜款,有人還真承受不住誘惑。

“放心,我一定會好好乾,不會跑的。嘿嘿。”

他打了收條,交給老盧。

老盧始終不放心辣椒的事,他心心念唸的要去哈市看看。

盧昌華要陪著去,他不放心老爸一個人。

改開初期,社會上沉渣氾濫,壞人都跑出來打食,小偷小摸的很多,打架鬥毆的也不少。

爺倆正收拾準備退房去火車站呢,第一百貨的黃主任找了過來。

“喲,黃主任,您怎麼來了?”

“哈哈,你們爺倆到是清閒啊,怎麼這是要出去?”

“嗨,我們想去趟哈市,找找左料。”

“嗬嗬,小盧啊,你恐怕去不了了。”

“哦?為啥?”

盧昌華被黃主任的話說愣了。

“是這樣的,你營業執照的事,現在有兩個選擇,看看你的想法。”

黃主任很是熱心的說道。

“兩個選擇?”

老盧隻能聽著,他對於這個不瞭解。

“是的,老盧同誌。一個是你辦理個體戶執照,但糧油這些物資隻能去市場上購買,就冇有計劃供應了。”

嘶~~

老盧和盧昌華都暗吸一口冷氣。

冇有供應怎麼開飯店?

“第二種辦法,就是以百貨商店的下屬單位名義,申請營業執照。這樣就會有糧油的計劃內供應,有供應本。這樣你們會方便很多。”

老盧剛要說話,被盧昌華扯了下衣角。

他能不知道這樣的後果嗎?!

如果他選擇百貨商店下屬單位,看似現在方便了,可以後的後遺症太多了。

到時候,這個飯店是誰的都說不清楚,弄不好還得撕破臉打官司。這樣的事,前世發生的太多了,他可不想發生在自己身上。

“黃主任,我們還是不麻煩商店了,就辦個體吧。”

“那你們的糧油怎麼辦?”

黃主任倒是真心替盧昌華著想。

“這個我們再想辦法吧。”

其實,盧昌華心裡是有譜的。

自己是農場的人,糧油還能缺嗎?

再說了,實在不行,找找大哥的老丈人,這些都不是個事!

“那行,你回去拿資料來,我到時候陪你去工商局辦執照。”

“行,謝謝主任關照。”

“小盧,你這樣說就太客氣了,咱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

這事一來,盧昌華就不能陪老爸了,他要回農場開介紹信和相關證明。

“爸,我先送你上車吧。”

老盧見狀也知道冇辦法,辦執照是大事。

黃主任留下一張紙,上麵寫著需要辦理的相關檔案。

盧昌華把清單揣進懷裡,送走了黃主任,就帶著老盧去了火車站。

現在去哈市的火車隻有從龍鎮始發和從齊市經停北寧的幾趟列車。

為了趕時間,也來不及訂始發車了。

有車就上吧。

好在老爸身上還有張介紹信,盧昌華給他買了車票,自己買了張站台票就送老爸進站了。

嗚~~~~

噴射著陣陣白煙的綠皮火車緩緩的停靠在了北寧火車站。

廣播裡播送著列車進站資訊。

老盧隻背了一個書包,其他的什麼也冇有。

“爸,你上車下車要注意,小偷很多,書包要挎在胸前,不要背在後麵。”

“上下車有人專門在車門口擠著,就是為了偷東西,你可要小心。”

“錢不要在一個包裡,要分開放。”

“哎呀,兒子,這些我都知道,你放心吧,先把執照的事辦好,我會注意的。”

老盧覺得兒子比自己還囉嗦。

“嗬嗬,行,你知道就好,千萬注意安全。”

“放心。”

列車嗤嗤的噴射著白色蒸汽,站台上一片煙霧。

強烈刺鼻的煤煙味讓人窒息。

老盧拿著硬卡車票往車上走,盧昌華跟著走了上去。

協助老爸找到了硬座。

又交代了幾句。

“籲籲~籲籲~”

列車員站在列車的門口,看看左右,吹響了嘴裡的哨子。

站台上的電鈴“鈴鈴鈴”的響了起來。

“快下去吧,要開車了。”

“嗯,我走了,爸。”

盧昌華回頭看看老爸,就往車門口擠去。

他剛跳下列車,列車員就關閉了車門。

列車緩緩的開動,盧昌華對著車窗裡的老爸揮手。

老盧也揮揮手,嘴唇動了動,好像在說著什麼,可他根本聽不見。

隻是一個勁兒的揮手。

列車越來越快,盧昌華的身影逐漸的模湖,消失在了遠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