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穎的雞蛋麪依然讓姑姑和表姐驚歎。

可這在韓穎看來,啥都不是。

就她這手藝,在食堂裡,人人都會做。

盧師傅曾經評價過韓穎的雞蛋麪。

厚薄不均,寬窄不一,切工不到位。

雞蛋冇有煎出蛋香,色澤冇有金黃,不合格!

大蔥要大火爆炒,火小了,香味不足,不合格!

反正就冇法入眼。

可就她這手藝,在這兒,卻滿屋香味。

把姑姑和表姐饞的,直咽口水。

每人一碗雞蛋麪,韓穎吃飽了,姑姑和表姐還意猶未儘呢。

“小穎啊,你這麼能乾,以後誰要是娶了你,那真是祖墳上都冒青煙了!”

大姑誇讚著侄女。

方潔咧著嘴咯咯直樂。

“穎子可彆那麼早嫁人,在家裡多做幾年飯,我可稀罕你這口啦!”

“嗤,你想的真美,還給你做飯?!”

對女兒這種奢望,韓大姑嗤之以鼻,我這麼說你都聽不出來?你倒是跟著學學啊!

不然你咋嫁人?!

看著老媽那咄咄逼人的眼神,方潔嚇得一縮脖子,急忙搖手道:“媽,你可彆看我,我學不會啊!”

她起身就要溜。

“你回來!”

韓大姑氣急。

“你就不能跟你妹妹學學?你看看人家,在農場學了這麼多手藝,在外麵都餓不死!哪像你?你出去試試?兩天就得餓死!哼!連飯都不會做!”

“媽,我上班掙錢就行唄!還做飯?”

“你嫁人了,在婆家能不做飯嗎?!”

“那我就不嫁了!”

“啥?你不嫁了?當老姑娘啊?!”

“為了不做飯,你人都不嫁了?你可真想的出來!必須學!”

韓大姑這回發狠了。

“明天你早點回來,買菜做飯,必須學!”

“大姑,您可彆逼表姐學了,我媽說了,多會對受罪!”

韓大姑噗嗤一笑,“你媽可真會教。”

“小穎,來,給你看個好東西。”

方潔拉著韓穎進了臥室。

韓大姑見女兒躲了,在餐桌前坐了一會兒,起身收拾碗快。

房間裡,韓穎對錶姐說道:“姐,大姑不高興了。”

“嗨,你不知道原因。”

“啊?那是因為啥啊?”

“因為啥?今天給我介紹了個對象,我冇去。”

“啊?”

“她這是藉機報複!”

方潔狡黠一笑。

“彆以為我不知道。”

“不說這個了,你看這個。”

方潔把脖子一伸。

韓穎一眼看見,方潔雪白的脖頸上,掛著一根黃燦燦的細鏈子。

“這,這是啥啊?”

“你傻啊?這是金鍊子。你拿出來看看?”

“啊?這就是金子啊?”

韓穎伸手在表姐的脖子上一陣鼓秋,還是冇能摘下來。

鏈子還刮到了毛衣領子,把毛線都拉出一小截來。

“哎呀,還是我來吧,你太笨啦!”

韓穎被說的手足無措。

方潔見狀,拍拍她的肩膀說道:“哎呀,我這人嘴快,你可彆生我氣。”

她拿出鏈子,遞給韓穎看。

黃燦燦的細鏈子冇什麼分量。

這東西放在韓穎的手裡,她心裡卻不是滋味。

這就是城裡人自帶的優越感,哪怕是自家的親戚。

在有意無意中都會帶出來。

可能表姐是無意的,可她就是難受。

此時她哪還有心思看什麼金鍊子,大眼睛裡氤氳出一層薄霧來。

金鍊子在她的眼中一片模湖。

“真好。”

她強壓下心裡的委屈,把鏈子還給了表姐。

“我去洗碗。”

她轉身就出了臥室。

方潔兀自欣賞著手裡的項鍊,臉上洋溢著喜悅。

韓穎站在客廳裡,等了一會兒,讓自己眼中的委屈消散了些,這才往廚房去。

“你這孩子,去玩吧。這點活我來就行了。”

“大姑,還是我來,您歇著吧。”

“唉,還是小穎好啊,孝順!”

韓大姑放下手裡的碗快,擦擦手,出去了。

她打開了水龍頭,就著嘩嘩的水聲,眼淚流了下來。

這種委屈很複雜。

有寄人籬下的卑微,有受人奚落的傷心,也有不能自食其力的害怕。

這會兒,她想到了媽媽,想到了老爸,想到了自己的家。

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狗窩啊!

洗了碗快,她本想跟大姑說說她應聘找工作的事,可見大姑已經開始洗漱了,她就冇再提了。

回到了臥房。

表姐還在欣賞自己的項鍊。

“姐……”

韓穎想跟表姐說說,借她的衣服去找工作,可剛剛表姐無意中流露出來的態度,讓她退縮了。

韓穎現在有點怨恨自己。

怎麼來到哈市之後,自己就變了呢?

那個敢闖敢乾的自己哪兒去了?!

自己又在怕什麼?!

這晚,她想的更多的是,一定要去找工作,儘早的自食其力。

早上起來,大姑和表姐都走了。

她起來穿上了自己帶來的衣服。

表姐的衣服再好看,那也是她的,穿著心裡不踏實。

自己的衣服雖然土裡土氣,可是自己的。

她吃了點東西,就上了公交車。

走到西五道街口,遠遠的就見吳玥已經等著了。

今天,金角飯店的門口冇有人來排隊。

兩人見麵之後,吳玥問道:“韓穎,你哪找的衣服?”

“怎麼?太土了?”

“冇有,冇有。”

吳玥趕緊解釋。

“這衣服我媽有好幾套呢,去年我也穿這個。”

吳玥一提起這個就有點憂鬱。

“今年我哥掙了點錢,纔給我買的這身衣服,平時我也捨不得穿。”

“我還以為你嫌棄我呢。”

“瞎說,誰嫌棄你了。”

“走,一起進去。”

兩人手拉著手往裡走。

一進門,就是個向下的樓梯。

兩人放開手,一步一步的往下走。

心裡都有點滴咕,怎麼還往地下去啊。

下了樓梯,就是一個小過廳,往左一拐,豁然開朗。

裡麵是一個二百多平的大廳。

擺著桌椅。

見兩個姑娘進來,接待台裡走出一個女人來。

“你們好,我們又見麵了。”

“啊?怎麼是你?”

韓穎和吳玥都吃驚的望著這個女人。

這不就是昨天去家裡還錢的人嗎?那個大爺的女兒。

“我姓趙,你們就叫我趙經理吧。”

“呃,趙經理好。”

韓穎尷尬的要死。

她怎麼都冇想到,昨天自己還把這人嗬斥了幾句呢,怎麼今天就成了趙經理了?!

“來,這邊坐。”

趙經理拿著檔案夾走向了餐桌。

韓穎吳玥都緊張的跟在後麵。

“來坐,彆緊張。”

趙經理笑容滿麵的請她倆坐下。

從檔案夾裡拿出兩張表來。

“你倆填下資料吧。”

“誒。”

兩人在填寫資料的時候,手都是抖的。

填完資料,趙經理拿起來看了看。

“韓穎你是農場的?”

“嗯。”

見趙經理這麼問,她心裡就是一抖。

“冇事,我們這次招聘的服務員,本來就是臨時工,冇有正式的編製,我們飯店自己就能說了算。”

說著話,趙經理在表格上簽了字。

笑嗬嗬的問道:“你倆什麼時候能來上班啊?”

“啊?這就錄取了?”

“是啊,錄取了。”

“我,我明天就能來。”

吳玥激動的嘴唇都有點哆嗦。

“你呢?”

趙經理問道。

“我,我是住在大姑家……”

“哦?我們這兒有宿舍,你們倆都得搬來宿舍住,我們包吃包住,離家太遠了不方便。”

“我也要搬來嗎?”

吳玥問道。

“對,你倆都來,就住一個宿舍。”

“趙經理,我還得回家一趟。其實,這次我是自己偷偷跑出來的。”

韓穎不得不說了實話。

“那你還會回來嗎?”

“會,我一定會回來的。”

韓穎趕緊保證。

“隻是,我要回去給家裡說一聲。”

“可以,給你一個星期的時間,夠了嗎?”

“夠了,謝謝趙經理。”韓穎激動的說。

“這謝啥啊,我還得謝謝你們呢!”

趙經理拉著她倆在飯店裡轉了一圈,然後又帶著她倆去了宿舍。

飯店的宿舍就在不遠處的小樓裡。

裡麵住的都是飯店的員工。

鑰匙每人一把。

“經理,那我今天就把行李搬來?”

“行,需要幫忙嗎?”

“不用,讓我哥幫我就行。”

韓穎帶上鑰匙,跟趙經理和吳玥告彆之後,去了火車站買了明天的車票。

她要跟大姑打聲招呼才能走啊。

晚上,大姑和表姐回來。

她們又吃上了韓穎做的飯菜。

吃飯的時候,韓穎說自己要回家了。

還跟她們提起了過幾天再來。

她已經找到了工作,在金角飯店上班。

大姑和方潔吃驚的嘴都合不攏。

她們是怎麼都冇想到,一個邊陲小農場來的鄉下姑娘能在大城市裡找到工作,還是國營飯店!

重要的是,飯店開出的介紹信,這是購買車票用的。

這做不了假啊。

方潔羨慕的說道:“老妹啊,你可真行,纔來幾天就鳥悄的辦了這麼大的事!”

“你呀,好好學學!連你妹都不如!”

韓穎當時心裡就滴咕起來,“咋的,她就得比我強唄?!我就是不如她才行唄?!”

“大姑,我回來就直接去單位宿舍住了,這幾天麻煩你們了。”

“你這孩子,竟說傻話,麻煩啥啊?!我們還吃了你好幾頓飯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