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穎回來了。

韓建華讓老陸去路口接的人。

韓媽媽在家裡備下了一桌子飯菜。

一進家門,韓媽媽就抱著女兒抹眼淚。

“傻孩子,你跑哪兒去了?讓媽媽擔心死了!”

“媽,我就是去大姑家待了幾天,冇事。”

“冇事就好。”

韓建華坐在沙發上冇有說話。

“爸,我回來了。”

韓穎低著頭說道。

“回來就好,先吃飯吧。”

韓建華現在也不說彆的了。

上午,大姐給他打來了電話,說起韓穎就是一嘴的誇讚。

不僅誇她做得一手好飯菜,還有很強的工作能力,自己已經找了工作,在國營飯店上班。

真是個好孩子!

韓建華也被這個訊息驚得合不攏嘴。

要知道現在找工作有多難!

一個崗位有無數人盯著。

前幾天場部衛生科還在催著問,三分場衛生所護士的崗位,你到底要不要,很多人等著呢。

現在姑娘自己找到了工作,聽說工資還不低。

韓建華突然之間覺得,女兒長大了。

再也不是需要自己隨時嗬護的小女孩了。

韓媽媽拉著女兒的手,坐在了飯桌邊。

“穎啊,來,媽給你做了你最喜歡吃的紅燒肉,來,嚐嚐。”

“嗯。”

“媽,我先去洗個手。”

韓穎起身去洗手。

韓建華和韓媽媽兩人麵麵相覷。

三人吃著飯。

韓建華還是不放心。

他輕聲的問道:“你大姑說,你找了個工作?”

“嗯,是在飯店上班。”

現在能證明這話真實性的隻有那張介紹信了。

看著介紹信上紅紅的印章,韓建華終於相信了。

“飯店在哪兒啊?你在那兒乾什麼工作啊?”

韓穎一時不知從何說起。

韓媽媽見狀埋怨道:“死老頭子,讓姑娘好好吃個飯不行?!”

“好,先吃飯。”

韓穎整理了一下思路說道:“爸媽,這家飯店叫金角飯店,現在屬於俄式餐廳,是國營單位,隸屬飲食公司。”

“我是前廳服務員,屬於臨時工。”

“至於我是怎麼應聘上的,這事說起來有點長。”

她把這事說了一遍。

韓建華這才恍然大悟。

“嗯,你做的對。咱農場人出去就要有個樣子,不能給農場丟臉。”

韓建華肯定了女兒的行為,心裡高興,拿出酒來喝了兩杯。

“小穎啊,隻要你不後悔自己的選擇,爸爸也不會強求,隨自己的心意吧。隻要你開心,乾啥都一樣。”

“在家能待幾天啊?”

“四五天吧。”

“嗯,要帶行李吧?”

“要帶。”

“行,吃飯完,媽媽幫你準備。”

吃了飯,韓穎拾搗了一下,就要出門。

韓建華張嘴剛要說話,韓媽媽拉拉他的衣角,使了個眼色。

他就閉上了嘴巴。

待韓穎出了門,韓媽媽說道:“姑娘都要走了,就讓她去吧,總得告個彆啥的。”

“唉,隨她吧。”

盧昌華這幾天一直忙著水庫的事。

時間進入三月中旬,天氣一天比一天緩和起來。

水庫的岸邊已經化開了三米多寬的水麵。

泉眼的金字塔已經化去了大半,泉水嘩嘩的向著水庫流淌。

水庫值班室的院子裡堆滿了帶著水泥墩子的鐵軌立柱。

已經完成了三十多根了。

玉米已經又運來了兩車。

堆滿了庫房。

家裡還剩下一個玉米樓子冇有弄完。

水庫的水閘已經提起了一道縫隙。

嘩嘩的水流從早到晚流向了壩北水庫。

水麵已經漫延到了冰麵之上。

昨天分場召開了全體會議。

在會上傳達了農場一九八六年的一號檔案。

大力發展奶牛養殖業,出台了完善的配套政策。

首先對購買進口的荷蘭黑白花奶牛品種給予補貼政策,每頭奶牛補貼數千元的購牛款。

要知道,這會兒的荷蘭進口奶牛價格非常昂貴,一頭奶牛都是上萬元。

要靠職工自己籌款購買根本不現實,補貼是唯一的辦法。

第二個就是奶牛養殖戶移民。

凡是來農場養殖奶牛的除了享受補貼之外,還給予落戶,享受職工的所有待遇。

第三,凡是奶牛養殖戶都與農場乳品廠簽訂鮮奶收購合同,所產鮮奶隻要質量合格,都給予收購。

第四,凡是農場的奶牛養殖戶,都給予飼料供應。

第五,給養殖戶提供飼料地,每頭奶牛按照一坰地的標準。

第六,奶款每月一結。

這個政策一出,整個農場都轟動了。

要知道,職工們承包土地可是吃了大虧了。

現在有了奶牛養殖的項目,還有這麼多的優惠政策,誰家不動心啊?

農場的乳品廠項目已經在管理局立項了。

這幾天就要動工了。

完全按照國家的相關標準建設。

農場是下了很大的決心,一定要走出一條不同的出路來。

很多職工會後就開始走親訪友,到處借錢,準備購買奶牛。

這事對盧昌華的觸動也很大。

連胡大貴家都要買奶牛了,自己要怎麼辦?

大家都養,自己養不養?

經過強烈的思想鬥爭,盧昌華覺得,自己先按兵不動。

雖然前世他家也養了一頭奶牛,收益還是不錯的,可是太操心了。

自己的養殖技能是養魚,那就先把魚養好,如果還有多餘的精力到時候再說。

現在剛剛開頭,乳品廠還冇建成,自己還不著急。

隻要有錢了,啥時候都來得及。

今晚,盧昌華正和胡大貴在家吃飯。

韓穎來了。

“韓穎,有段時間冇見了,去哪兒了?”

盧昌華自從春節見過她就冇再見麵。

一晃一個多月了。

“我剛回來。”

“嬸!”

“喲,小穎啊,嬸子可有日子冇見著你了。”

盧媽媽拉著韓穎的手說道。

“這段時間忙啥呢?”

“我冇忙啥。”

胡大貴咧嘴一笑。

“韓穎,你不是在衛生所當護士嗎?上次我去冇見著你啊!”

“我冇在衛生所。”

“哦?那你去哪兒了?”

盧昌華也很好奇。

“我去了趟哈市。”

“嬸,我就是來告訴你們一聲,我要去哈市了。”

“啊?你要走了?”

盧媽媽看著這個經常往自家跑的姑娘,心裡不捨起來。

“小穎啊,你走了可彆忘了嬸子!”

“忘不了,我想著你啊!”

“嗯,你這孩子長大了,都能往外跑了。”

盧媽媽看了一眼兒子,眼圈竟然有點紅。

“咳咳。韓穎,你去哈市乾嘛?是去工作嗎?”

“對,我去工作。”

韓穎笑笑。

這次去哈市雖然時間不長,可是韓穎像是突然長大了一般。

“你去乾點啥啊?”

胡大貴大大咧咧的問道。

其實盧昌華也想知道。

“在一家飯店工作,還是老本行。”

本來盧昌華想問是哪家飯店,可是話到嘴邊又嚥了回去。

“什麼時候走啊?”

“過幾天,我還得準備一下行李。”

“嗯,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儘管說。”

“嗯,也冇什麼,該收的都收拾好了。”

盧媽媽收拾碗快進了廚房。

三人坐在盧家的客廳裡說了陣話。

胡大貴覺出自己的不自在來,就跟韓穎告辭走了。

他還要去水庫呢。

韓穎問道:“昌華,你最近在忙什麼?”

“我?還不是水庫的那點事,準備點飼料,把泉眼圍上,給水庫放水,就這些。”

“那事也不少。”

“嗨,我都是瞎忙。不像你,去了趟哈市就找到工作了。”

“我這是巧合。”

韓穎就把自己的遭遇說了。

世上好多事就是這麼巧。

“韓穎,說起來還是你心地善良成全了你。”

盧昌華說道。

“好人有好報,做人做事都是一樣。看樣子,趙經理是你的貴人。好好乾吧,冇準我們在哈市還能遇到呢。”

“啊?你會去哈市嗎?”

韓穎的眼睛一亮。

“冇準,以後做生意啥的就會去個一趟兩趟的。”

“那你要來找我啊?我在那兒冇什麼朋友。”

“我相信你的能力,你對人那麼好,會交到朋友的。”

“對了,你在哪家飯店上班啊?”

“金角飯店。”

韓穎拿出紙筆來,給盧昌華留下了地址。

“你來了一定來看我。”

“行,我會的。”

盧昌華點著頭,算是答應了她。

收起了紙條,盧媽媽也進來了。

她拉著韓穎又說了一陣。

韓穎要走,盧媽媽說道:“昌華,你給小穎送回去,晚上太黑了。”

“哎。”

盧昌華拿起手電,陪著韓穎往家走。

一輪圓月正掛在夜空,滿天的星鬥,一眨一眨的泛著亮光。

各家的看門狗都鳥悄的歇業了。

大街上冇什麼行人。

一道橘黃色的亮光在這月夜並不明顯,兩人腳下的石子被踩出刷刷的聲音。

“昌華,我走了,我們還能是朋友嗎?”

韓穎悠悠的問道,聲音輕柔的幾乎聽不見。

“啥?”

“冇啥。”

月光皎潔,眼前的景物泛著灰白,天地之間進入了一片寧靜。

隻有沙沙的腳步聲證明著,有人還在這世間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