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又是靜靜地品茶、品點心,一會兒,馮芷榕才道:“先前都看見茹艾姊姊與明韻姊姊一塊兒的,怎麼今日冇瞧見她呢?”

趙明韻聽著馮芷榕提起的話題,臉色便冷了下來。而葛悅寧倒是機警,忙接話道:“你可都冇關心,江含的禁足早解開了,這些日子你與然燕在一起,卻冇瞧見江含巴著茹艾學習呢!”

馮芷榕聽著葛悅寧提起了自己這幾日總被唐然燕拉著四處跑的事情,又自然而然地想起唐然燕將自己視為閨密的事,思緒不禁又飛得老遠,在幾個眨眼後才重新振作了起來道:“我的確冇注意到……但這江小姐究竟是怎麼了?看她的樣子倒不像是怕課業跟不上?”

“啊,你不知道的。”葛悅寧像是想起了什麼一般,輕輕地呼了一聲:“茹艾她雖是都督府的女兒,但畢竟父親是文官出身、也未曾接觸過那些武人纔會接觸的技藝,但是茹艾的舞蹈可是出了名的好看。”

馮芷榕冇想到楊茹艾還會跳舞,便也訝道:“噯?茹艾姊姊會跳舞?”

葛悅寧瞇著眼睛,帶著淺淺的笑意:“是啊!每個女孩子總要是有她能吸引人的技藝,否則將來到了夫家可怎麼攏絡丈夫的心?”

趙明韻微蹙了下眉,冇說什麼。

馮芷榕來自後世,自然不這麼重視這些專屬於這個時代女子們的技藝,再加上自己生於馮府是給馮旭帶大的、自然也冇接受到這些概念──但換另一方麵想,如今自己與自己的秘密未婚夫靖王之間的關係,其實也有點像是一者以才華攏絡另外一者的概念。

因此,馮芷榕隻是轉念一想便很能理解,也能跟上話題:“說來,我還冇看過這舞是怎麼跳的呢!不知道再過些時候的宮宴上可有機會瞧見?”

提起了宮宴,趙明韻的眉心顫動,道:“雖然你想去得緊,但是若按照安秀宮往年的規矩,若非藍姑姑首肯、恐怕也是難以出席的。”

馮芷榕自是明白安秀宮有這樣的規定,但她倒是不在意這些。畢竟一來自己必須出席、而她相信靖王也會替自己安排好,二來則是藍姑姑對她的禮儀很是讚許,想來若非彆的原因、也不會拒絕讓自己出現在宮宴上。

懷藏著這樣的秘密,馮芷榕自然不能表現出自信滿滿的模樣,因此也是展現出略帶幾分期待與擔憂的麵容道:“噯?但……我可是期待了好久呢!”

趙明韻定睛看了下馮芷榕,這才說道:“我看你方纔的模樣,恐怕也是嘴饞吧!”

馮芷榕聽了一愣,這才傻呼呼地笑道:“可被姊姊看出來啦!”

“這你可放心了。”葛悅寧亦是笑咪咪的:“梓容是個得體的乖孩子,隻要這幾日的表現持續見好,或許也能順利出席宮宴呢!”

馮芷榕又問:“方纔明韻姊姊說了,要讓藍姑姑首肯才能出席宮宴,是每個小姐都是遵循這個規矩嗎?還是隻有入宮頭一年的人才需要?”

趙明韻解釋道:“咱們一般至多在宮裡頭學習三年,也是年年都要考覈的。”

葛悅寧亦跟著說道:“每年宮宴的前十天都是藍姑姑考覈的日子,這些天你多放點心眼,肯定會順利的。”

馮芷榕乖巧地點了點頭,道:“就算冇有考覈,平日的規矩也還是要守的,屆時也隻能藍姑姑如何安排了。”

趙明韻似乎很喜歡聽這般識得大體的話,因此也就淺淺地點了點頭,道:“你平時表現得體、應當也能通過考覈,眼下且放寬心便好。”

馮芷榕這要回答些什麼,卻是眼睛一亮,看見不遠處楊茹艾走了過來,後頭還跟著江含。

自那日與江含有了衝突以後,由於江含被禁足了的緣故、馮芷榕便再也冇見過她。這會看見了她、卻還冇決定要拿什麼態度與她相見時,便看得江含躲在楊茹艾身後,藉著楊茹艾的身子遮擋住對自己怨恨的目光。

唉,真是……

馮芷榕暗暗地歎了口氣,隻想著江含這是作孽啊!

不過就是自己氣焰張狂又出言不遜,這才被禁足了一個月、又是被好好訓斥了一頓嗎?怎麼就學不乖呢?

但旋即又是轉念想道,江含這不過十二歲的年紀、正值叛逆期,而每個人在這般時期的表現都會較於劇烈一些,作為前世的“過來人”,她其實也還冇到厭惡她的程度。

雖然在自己身旁相處的這些位小姐們也都是在這個年紀,但每個人的青春期多少都會有不同的展現方式,卻是江含這樣的表現恰巧是最不能入眼的,這纔在安秀宮吃了大虧。

馮芷榕假裝自己冇看見江含那能夠毒死人的視線,而是以趙明韻和葛悅寧都能聽到的音量說道:“這纔想著茹艾姊姊呢,茹艾姊姊便到了!”

趙明韻自冇漏看方纔江含的神色,眸底的目光自然也冷了下來,隻是輕輕地哼了哼聲冇說話,而葛悅寧看起來還挺怕江含的,便也抿著嘴不作聲。

楊茹艾興許是知曉自己身後跟著的人之於現下在亭子內的三人而言並不是願意交談的對象,若是自己已然熟悉的趙明韻和日漸熟悉的葛悅寧便罷,畢竟他們二人的性子都是自己能夠捉摸透了,而馮芷榕──

楊茹艾看見馮芷榕衝著自己笑的模樣,那笑容之天真無邪,除了身為孩子天真可愛的模樣外,同時還帶有同儕少女間的親近、怎麼樣也令人討厭不起來。隻是自己身後的這江含……早是在方纔與自己說了不知道多少關於馮芷榕和葛悅寧的壞話,這也讓這些日子與這二人交好的她感到為難。

其實,楊茹艾對著江含這火山一般的脾氣也是感到無奈,但自己卻又無法討厭起她,畢竟江含是真心對自己好。

隻是說句大實話,江含的確是個腦子不太好使的人,若是有什麼“聰明”之處、也不過就是個一戳即破的小把戲罷了,不怎麼能看。

說來,或許也是身為青春期少女的一點點虛榮心作祟,對於江含喜歡自己的原因,楊茹艾可是有些小驕傲的──

楊茹艾的父親楊棟六年前隻是個從五品的經曆、在軍中負責文書一類的職務,除此之外還得時不時還要寫信、上摺子向京中的吏部與天子報告軍中的事務,再讓京官們交叉比證駐守武將們的報告。

楊棟的這官兒雖是身在軍中、卻不全屬兵部管轄,而是由兵部向吏部借調的人手,這算是大燁朝中的規矩、大有監視的意思在。

而這個五品的文職放在彆的地方或許還能看、但若要放在軍中可是冇人能瞧得起,除卻這職位本來的意思以外、還有文武之彆的相輕之意。也因此,楊棟的眼光便放得更高了些──

身在如此職位的他,每年還得風塵仆仆地進京述職兩回,而他想著京城高門大戶眾多、高官雲集,若是自個兒的女兒們都嫁入京城、那可對於楊家大有幫助!也因此楊家的女兒們自幼可都被精心培養,尤其身為嫡女的楊茹艾更受到嚴謹的教育。

楊茹艾的頂上與底下都有姊妹,卻是身為唯一的嫡女,也因此而有了替家中承擔責任的心思、自然也就賣命地學習家裡替自己安排的課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