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點了點頭,肯定地說道:“杉沙死士如何翻過城牆、越過來的事情姑且是過去的事,這些年來能調動的兵卒與將士也都全換過了一輪,如果隻是小小的城防巡守、該處置的也都處置了,而那『內賊』的線索因你幾次的提點也逐漸明朗,因此我派去查的人或許不日就會有答案……所以真正得在意的就是這幾年間將士與官員們的升遷調動了。”

“若是如此……”馮芷榕聽得內賊一事靖王有了方向,便也不再去問,而是順勢地將話題繼續推導:“重點便在於這些年間文武官員們的升遷、調任,雖然每件事情陛下都會知道的,但這其中細微的貓溺卻還是有值得探查的因素,因此陛下本該質疑楊棟這般異常的升遷、卻也因此而按了下來?”她本來對於這件事情還覺得好笑,隻想道一朝帝王竟然如此掣肘於群臣,但轉念一想,當今皇帝並非昏君、暴君,而身為一位賢明的君主,自然得履行聽取臣下意見的義務,更彆提若是底下的人變出合理卻十分巧合案件,身為皇帝自也不能在冇有證據的狀況下駁回。

隻是如此君主雖然賢明仁慈、卻略嫌優柔寡斷──隻道是凡事總有其一體兩麵,因此她也無須再深究,隻消做好靖王交代給自己的事情便成。

靖王頷首道:“若是無事便好,往後尋個由頭把楊棟這破格升遷的人給擺佈便好,但若有什麼事情、那恐怕往後再有事情也不隻是兩隊死士這麼簡單。”

靖王這話說得自然,但他的言下之意便是:或許大燁當中,有人有異心。

無論這方向是勾結外族或者內部奪權,對於大燁而言都不是好事──且不說會撼動王權吧!在馮芷榕的觀念裡看來,眼下的大燁雖然在邊疆偶有零星衝突,但至少大燁境內多數百姓安居樂業,因此若要有什麼“變動”、那肯定對百姓們還是不好的。

就怕有人為了自己的功名利祿、而讓這原本和平的境內亂成一鍋粥。

馮芷榕猶豫了會,道:“我知道這樣的事情查得越早越好,若這楊棟是個有異心的人、那他當上這前軍的右都督也真不是好事,畢竟這是能握兵權的職位……若是往後都慢慢地汰換成自己的人,那可是個心腹大患。”

靖王道:“這倒是還好,前軍畢竟主要有個前軍大將軍和左右都督三權分立,這主事的畢竟還是前軍大將軍,因此楊棟就算再怎麼想換人、頂多也隻能分到一小塊兒,就怕他把軍機給摸熟了、成了有心人能利用的材料。”

經靖王這麼解釋,馮芷榕一想也想通了。

上頭有個大將軍壓著、旁邊還有個左都督同事,雖然明麵上看著是同事,但其實也是競爭對手,因此若要三個人沆瀣一氣也有困難,所以最怕的果然還是軍機泄漏給有心人──尤其是這一連串事件的始作俑者恐怕就是那手段殘暴的現任鮮托王喀斯達,若喀斯達得手了大燁的邊防軍機,恐怕那戰火一掀起就會是冇完冇了的。

馮芷榕抿著嘴一會兒,最後才道:“那麼我們重新厘清一下目的吧!你想要我怎麼做纔好?”

馮芷榕怕靖王不懂,又道:“先前我要從楊茹艾那兒下手、查查楊棟究竟是不是當年放了杉沙死士進來的內賊,但現在關於杉沙死士的事件已經有了線索、而且可能也與楊棟無關。然則楊棟這幾年來升官升得忒快,因此他的貓溺或許不在於那簡單的杉沙死士事件,而是另一層更深的隱憂,所以同樣都是查、我得掉換個方向。”

靖王頷首道:“冇錯,說得很清楚。眼下對於楊棟,我隻想要知道為什麼他升官可以升得恁地快,而當年吏部與兵部底下的人可是都查過、卻都查不出什麼問題。那楊棟雖然資曆不夠,但幾次的升官竟然也是尋不出錯處來。”

“但、萬一真的冇問題呢?”

靖王搖了搖頭:“你可知道若是這官升太快了,彆說都察院那群叨叨絮絮的禦史們了,就是其他部門的大臣們也都會上摺子參人的。但這幾年來參楊棟的摺子竟是一本也冇有。”

馮芷榕滿臉地疑惑:“或者說他人緣非常好,這麼有臉麵?”

“他原本便不是什麼有臉麵的官。”靖王一皺眉頭,道:“他從前是個經曆的時候的確兢兢業業、成天就怕出錯,怕著得罪了身邊環繞著的那些武官、也怕得罪遠在京城的文官,就連一般的宴會場合都冇敢出席,就怕被人劃成了哪個圈子,因此常常都是獨來獨往、不可能有這麼大的臉麵。”

馮芷榕想象了下楊棟曾經的模樣,又道:“那現在呢?”

“就像是換了個人似的,堂堂正一品的前軍右都督,無論何時都是虎虎生風。”靖王字麵上雖像是褒獎,但那語氣間可冇見到半點兒讚譽之意,有的隻是蔑視與不滿。

馮芷榕倒是不在乎那字麵、言外的意思如何,而是道:“那他做事呢?還與從前一般?”

靖王想了會,道:“倒是與從前一般尋不出錯處、也謹慎得很,但那畏畏縮縮的模樣也不見了,每日倒是早早熄燈,冇像從前一樣秉燭辦公,偶爾也會參與一些酒宴,但也都不貪杯、是早早回家的。”

“他腦袋是敲壞了、還是被偷偷地換了個人?”馮芷榕聽了簡直覺得不可思議,索性打趣道:“搞不好他有個雙胞兄弟,就是這樣換了個人的,或是一個死了、另一個頂上!”

靖王聽了失笑道:“你的想象力也忒豐富,但這確實是冇有的事。”

馮芷榕被笑得不好意思,隻得撇了撇嘴道:“你又知道了?”

靖王勾起了嘴角,言語間帶了那麼點自信:“雖然我的人進不了右都督府,但這幾年下來前軍除了楊棟所在的右都督一職,幾乎都是父皇與我的人,楊棟若要隱瞞地密不透風,也是困難。”

馮芷榕原本都把前軍想成不受朝廷控製的隱患,但想不到靖王如此一說、大大地顛覆了她的認識,便也道:“合著你們是想來個甕中捉鱉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