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隻覺得受寵若驚,一時間也愣在那兒由靖王擺佈,甚至靖王替她擦著脖子時,也就像個娃娃一般地動也不動。直到自己回過神來時,纔看見靖王以有些尷尬的表情重新將毛巾放回一旁的桌上。

馮芷榕這纔回想起方纔那親昵非常的舉動,臉上也不住罩上了一層紅暈,訥訥地道:“謝謝。”

靖王佯咳了一聲掩飾著自己的尷尬,道:“我知道你為了這些事情十分儘心,但是下次不可以再拿自己的臉蛋開玩笑。”

馮芷榕倒是出奇地配合著靖王想掩飾尷尬的心情,但她的配合倒也是岔到了邊兒上去:“所以,除了臉蛋以外都可以?”

靖王皺了皺眉,這纔想起了另一件事情──

馮芷榕看著靖王的神色又沉了下來,暗叫不好,而靖王果然也提及了自己完全不想回答的事情:“就連你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的事情也不行。”

馮芷榕彆過了頭,假裝什麼也不知道。

靖王看著馮芷榕如此,簡直想用力地將她的頭給擰回來,但唯恐又重蹈方纔的覆轍,便是無奈地道:“她們已是與我說了你的用意,但那當真是用藥才能達成的效果?”

馮芷榕聽了才轉回了頭,有些心虛地道:“否則我冇把握,而我也想不出有什麼樣的方法可以做得到……事關重大,我隻是選擇走快捷方式罷了。”

“此話當真?”

馮芷榕點了點頭,這回也冇再躲避靖王的視線:“雖然我不曉得吏部尚書是個什麼樣的人,但是既然能當到尚書一職、肯定也是個不簡單的人物,加上平日我單看著趙明韻那厲害的樣子,若說她的父親是個草包、我也不信。而這次的宮宴是難得的機會、也是最靠前的一次機會,我不想浪費掉。”

靖王點了點頭,道:“趙光本的確是個精明的人物,自為官以來便是能夠不站隊又不至於讓人嫉恨的人,父皇也是看重他這點才提拔了他做吏部的掌事。”

馮芷榕思考了一下,道:“這趙光本可是潔身自愛的人,但……若是如此,便不知道是否會排斥女眷之間的相互往來?”

靖王道:“不會。這也是他為官、為人的手段,他家的夫人每隔上一、兩個月便會辦一次正式的宴會、讓官家的女眷們之間彼此熟絡,也是作為一個監察百官家底的一個手段。”

“那男眷呢?”

“也是有的,但隻有藉著年節的由頭纔會舉辦。”靖王停了一會兒,又補充道:“畢竟男眷們平日要上朝、鮮少放假,不過若冇有功名在身、又冇成家的男眷就有機會在他們家主辦的宴會上露臉了。”

馮芷榕聽了忍不住笑道:“這該不會是給婆婆媽媽們替自己找女婿的好機會吧?”

靖王勾起了嘴角,道:“你這丫頭怎麼淨是想到這些?但你說的也是不錯,那些女眷們也存心著要彼此互攀親戚,而吏部尚書夫人所舉辦的宴會、眾家又不得不賞臉,因此也就是個好機會了。”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真是個好手段,這樣一來哪家與哪家有意思、或者有什麼樣的互動,都會早一步落在他們家人的眼中、耳中,就算是誰要與誰攀親戚是不是合適、也能從中做些手腳。”並且吏部尚書這樣的職位進行操持、也遠比負責監察百官的都察院官吏如此行為還要更讓人冇有戒心,屆時彼此之間私底下互通聲氣、便能將那些不合適的小心思給扼於搖籃中。

靖王也跟著點頭:“便是這樣的意思了……從前你們馮府難道都冇有參與過?趙家的宴會可是京城聞名的。”

馮芷榕仔細地想了想,道:“的確我鮮少見過母親參加這類的宴會,興許是主旨不合吧!你想想,這多是專屬女眷們的宴會,我母親再怎麼樣也隻能與伯母、叔母結伴參加,而我的幾個嫂嫂們也都是外頭藉著親戚關係說媒的、或者兄長喜歡上的,剩下還冇成親的兄長們年紀還輕、倒是不急,怎麼樣都不需要參與啊!”

靖王補充道:“但那些官家夫人們也會彼此相互打聽、好讓自家的丈夫能夠仕途順遂。”

“那些也冇必要。”或許是自己想太多,但此時馮芷榕隻覺得靖王在挖坑給他跳,索性也揭破道:“我父親可是詹事府的詹事,雖然在京城裡頭正三品的官並不大,但好歹這詹事府主掌的皇室教育也是重中之重、除了翰林院以外也不需要與其他部門相往來,哪還有心思、哪還有必要與其他百官結交?”

消停了一會兒,馮芷榕又道:“我伯母是個寡婦、堂兄也已成家,再往下數便是我父親這房,而若是連我母親也不需要參與了,自然連帶下頭幾個嫂嫂還有我叔父、叔母他們那一房也都不需要了。你這麼問呀!擺明是挖坑給我們家跳。”

靖王無奈地道:“我隻是問問,怎麼又是挖坑給你了?”靖王這時隻覺得這個小娃娃在方纔放飛自我大罵了他一番後,便是連表麵功夫也不肯做了,因此也隻是覺得滿心的無奈。

馮芷榕知道自己說話冇多客氣,當下聽了靖王的埋怨也立刻服軟,道:“你也曉得,我們這些為人臣子的除了要好好做事以外、還要學會好好做人,顧忌的東西可多了,難免謹慎……所以祖父常常跟我說,為人處事謹慎其實也隻是個表麵,真正的主心骨還得是向著大燁的心才行。”

靖王頷首道:“這的確是馮柱國會說的話。”言語間似乎對馮旭很是尊敬。

馮芷榕聽見靖王提及自己的祖父時尊敬的模樣,便也好奇地問道:“能告訴我嗎?雖然我知道祖父的許多功績,但還是不明白為什麼祖父能如此受人尊敬?”

靖王有些訝異地看著馮芷榕道:“你當真不知?”

“是呀。”馮芷榕聽了連忙正坐點了點頭,又生怕靖王不與她說,便趕緊補了句道:“洗耳恭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