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馮芷榕隻讓魚竹與方純替自己上了淺淺的脂粉便在適當的時間出現在北麵的花園。由於左頰上的淤青還挺濃、脂粉也隻是略微遮掩了傷勢較輕微的部分,因此還是能夠隱隱看出她臉上的傷。

在同樣的那座亭子裡,趙明韻依然靜靜地坐著、葛悅寧依約做了點心卻是隻字不提昨日事故,而楊茹艾似乎對馮芷榕有幾分愧疚、也是冇說上話,隻有唐然燕這位昨日不在場的人怒目橫眉地批評著江含的不是。

隻聽得這廂唐然燕又是哼了哼聲,繼續說道:“也幸虧藍姑姑明理、又把江含給關回去,若非如此,我看她三天兩頭都來找你麻煩、你又是個躲不了的笨蛋,恐怕冇幾下腦子就給搧壞了!”

馮芷榕一臉無辜地說道:“唐姐姐,你這話是損我呢!說我笨、又想咒我腦子被搧壞!”

“哪兒呢!”唐然燕笑咪咪的,對於馮芷榕臉上的傷所表現出來的心疼可是一點兒也冇瞧見:“不過我看你也是個愛漂亮的,你的傷我昨個兒冇能瞧見,今天你又上了脂粉、可就冇能瞅出究竟有多嚴重。”說著,還想伸手去戳戳馮芷榕的左頰。

馮芷榕一麵閃躲著,一麵道:“噯!我的好姊姊,你就彆折騰我了!這傷疼得可緊,我大半夜的不小心伸手碰了一回、還給疼醒!”

唐然燕聽了也不再與她玩鬨,道:“好吧!我不逗你便是,但這江含啊!怎麼都冇給攆出宮呢?她明明是存了心地欺負你年紀小、這纔打人,結果纔在那兒跪上一個時辰便能樂嗬著回去關著、也冇彆的新鮮處置,真不知道上頭是怎麼想的。”

馮芷榕提醒道:“攆出宮畢竟是大事,可會損了他們家的名譽。”

唐然燕可不認同:“名譽?他們江家可還有名譽這回事?教出了這麼個破女兒,要我是他爹孃,早就一根繩子勒死她個小王八蛋!”

馮芷榕聽了嘴角抽一抽,道:“唐姊姊,你這性子可是不饒人啊。”這唐然燕說話忒潑辣!

“我可不像你一樣,乖得很!是在乖給誰看?到最後還不是自個兒吃虧?”唐然燕白了馮芷榕一眼,道:“人若怎麼待我、我便怎麼待人!要讓我從頭到尾都像是個大家閨秀一般……喏,就像明韻一般有氣質,還是饒了我吧!辦不到!”

趙明韻這時方纔開口道:“你的事情可彆牽拖到我這裡來。”

楊茹艾則在一旁默默地念起阿彌陀佛──那是唐然燕昨日冇瞧見趙明韻的厲害,若要知道、肯定要叫她一聲女閻王了!

葛悅寧這會也想緩和氣氛,便道:“你們兩個隻顧著說話,點心也冇吃上幾口,難不成是這回不怎地?”

馮芷榕聽了葛悅寧提起這茬兒,便也趕忙接了過來道:“這胡麻如意餅可香,搭上姊姊主的茶可是一者香甜、一者回甘,中和起來的滋味兒恰到好處,也不膩人,唐姊姊也多吃點!”說著,便又是趕忙地塞了一個到嘴巴裡頭。

唐然燕聽了嗔道:“就你這小丫頭說得好,這胡麻如意餅就算冇能見著、也給你說活了!”

葛悅寧含笑道:“我本來也不覺得自己的手藝如何,但三番兩次被芷榕誇獎起來,可也是飄飄然。”

馮芷榕不好意思地笑了幾聲,道:“我哪會說什麼,便是貪嘴,又遇上了悅寧姊姊的好手藝。人家不都說了,若是感情豐富了、便會出口成詩,想來我也是遇上了好吃的糕點、才懂得說上幾句。”

楊茹艾被這氣氛給帶得活潑了,這才說道:“眼下你便學習少說個幾句、多吃幾口,否則晚些日子在宮宴上,你說得嘴乾、東西卻半點兒也冇吃著,可就虧了。”

馮芷榕見楊茹艾開始願意說話,自也是高興,又道:“姊姊們可都是參加過宮宴的人,可以與我說說宮宴上都有些什麼嗎?”

這會唐然燕顧著吃、葛悅寧也冇敢先開口,而趙明韻手中這纔拿起了一塊胡麻如意餅,想來也是冇說話的打算,而楊茹艾左右看了看,這也才說道:“且拿去年的中秋宮宴說起吧!”

楊茹艾又見了左右的人冇什麼意見,便也繼續說道:“往年中秋宮宴就分兩邊兒,一邊是由陛下主持、與朝臣們宴樂的宮宴,另一頭則是皇後孃娘主持的、與朝臣女眷們一道的宮宴;而咱們這些在安秀宮學習的人如有資格參與宮宴的、自然是往娘娘主持的那頭場次內,如冇能通過姑姑們的稽覈、也會由皇後孃娘指派宮裡頭的一位娘娘主持,去年便是賢妃娘娘、再往前一年據說就是莊妃娘娘。”

馮芷榕聽了隻是點了點頭,也冇說什麼,心中則是估算著今年由於她得一同下去攪和一番,想來這宮宴擺佈也會略有不同。

楊茹艾又道:“說來,芷榕你該期待的除了宮宴當中的茶點以外,應該還要期待宮宴隔日以後的事情。”

“隔日……以後?”

楊茹艾的嘴角牽起了微笑道:“像你這般頭一年入宮學習的人能放的假可多著,中秋以後你便有五日的時間可以返家省親,若是住得更遠一些的人們甚至還能放上半個月的假。”

馮芷榕有些疑惑:“半個月的話……萬一是住得更遠的人家呢?如若住在南方,這一來一往少說也要近半年!”

“笨呀!”這回說話的可是唐然燕:“省親是個恩典,每年省親的日子也是固定的,若是她們家裡人有心探望自個兒的閨女,便會提前來到京城租一間好客棧住上幾天……這還難嗎?若冇那個心力、冇那個錢財,遲早三年後還能看到自家女兒的,怕什麼?”

“也是。”從前馮芷榕在國外的劇團演出時,也有同是外國人的親屬特地轉了好幾次機前來探望的。但她為獨生女、父母又采取放任主義,因此縱是偶有聯絡也隻是透過網絡視訊甚至僅僅隻是寄一封電子郵件交代些事,內容多為雙親的出差日程,也是避免她若能回家時撲空、十分公式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