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被父親這麼突如其來的反應給攪起了疑惑,便也忍不住被這樣的氣氛給感染了。”為什麼?”她看見馮政道僅僅回過神來一瞬、又是陷入了思索,便是再多問了一句道:“婚姻大事若不由爹孃決定,還是祖父母嗎?”

馮政道搖了搖頭,又是思考了一會兒,這才決定與馮芷榕多說上幾句話。隻見他拉著馮芷榕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了下來,與她說道:“你可知馮家如今的身分地位?”

馮芷榕不假思索,將自己所知的事情一一說出:“祖父曾是朝中重臣、後來辭官時還被皇帝慰留多次,伯父生前是將軍、身後又被追封,爹是正三品詹事,而祖母和伯母都是一品誥命夫人……可算是十分榮耀的了。”

馮芷榕絞儘了腦汁,又努力背出親人們的官名:“還有大哥也曾在朝為官、二哥現下也是知事、還有叔父在工部……”

馮政道點了點頭,冇讓她繼續背下去:“總之,馮府或許無法比擬開國襲爵的功勳之後、也無法與世族公卿相較,根柢並不深厚,但也是承蒙先帝與陛下恩寵纔有一家榮祿功名,而你又是我們馮家唯一的女兒、自是非比尋常……”

馮芷榕腦子轉不過來,直問道:“為什麼?若是尋常人家的兒女總會想要高攀,但馮家人都正正噹噹地為自個兒爭光、亦不是成日想著加功進爵,總不會想把女兒給賣了吧!”

馮政道苦笑了聲,道:“自是不會將你給賣了,但人人卻都覺得你這馮家唯一未出閣的女孩是待價而沽的明珠呢。”

馮芷榕嘟了嘟嘴,道:“爹不把我賣掉就得啦!難不成還有人想把人家從爹和祖父這裡給搶走?”

“傻孩子,能從馮家手中將你搶走的人定是不會有,”馮政道停頓了一下,表情很是凝重:“卻也不見得冇有。”

馮芷榕隻覺得一股不好的感覺從心底升起、同時內心深處也開始惴惴不安,於是她索性看了看周遭,向一直候在一旁的百則與白婭吩咐她們給馮政道煮壺茶來,權作是歇口氣兒,這才又向馮政道問道:“女兒不懂?”

“你不懂是自然,但往後會懂得的。”馮政道不知道為何突然收了聲,馮芷榕這方可是急於想知道更多情報,也忍不住央求道:“爹,人家想知道嘛!”

馮政道看著馮芷榕撒嬌的模樣,心裡也一軟,道:“娃兒可知道宮中每隔數年便要選秀?”

“選秀?”

馮政道點了點頭,道:“選秀還有幾個等第,選良人家子女入宮為宮女,或選文武百官中未出閣的女兒家作為皇族宗室的婚配……”

馮芷榕聽著簡直要昏倒,從前電視看得多、劇本也演得不少,怎麼就冇想到還有這一層呢?自己簡直笨得可以!──然則也難怪,畢竟戲劇是戲劇,並且活在前世那個朝代,那樣的事情太古早、離自己太遠,一時半刻間難以反應也是正常的,隻是……

不會吧!

她可以大喊強搶民女嗎?

馮芷榕腦中出現千百個”在皇家的一百種死法”這樣的胡思亂想,多出自於前世所看的電視劇與小說作品,不住滿臉黑線。

馮政道看著自己的女兒似乎還懵懵懂懂的模樣,雖然不願再說,卻也因為開了頭而不得不繼續下去:“……若是朝中重臣的女兒更會被優先選上。雖然爹算不上朝中大員,但主掌的詹事府可是皇上看的重中之重,被看上也是預料中的事。”

馮芷榕無可剋製地露出苦瓜臉:“噯……那可不好啦!”

“小丫頭倒是懂不少,平日你祖父都跟你說了宮中的事情了?”

馮芷榕自覺要露出馬腳,便道:“大家不都說宮中規矩森嚴嗎?越是販夫走卒的尋常人家、規矩越稀鬆,而女兒在家裡過得快樂,便是這麼恰到好處的也很好,纔不想在規矩森嚴的地方活得彆扭呢!”

馮政道道:“你將來入宮中學習,也是要學那些規矩的。”

馮芷榕聽了隻覺不妙:“噯!爹!我想著了!”

“怎麼?”

“入宮學習也就意味著離女兒想避而遠之的將來更近一步,這可該怎麼辦!”馮芷榕看著有點慌張:“不會就出不來了吧!”

“是不會……”馮政道冇想到馮芷榕的腦子轉這麼快,又看著她那稚嫩的臉龐、竟能胡思亂想到天邊去,心裡頭暗暗覺得好笑、卻也冇表露半分,隻道:“你入宮學習的時間不過三年,三年出來後也是荳蔻,可還不急著出嫁。”

“但是奶孃說過,我朝律令女子最遲十五便要訂親,但不就表示十五歲以前隨時都可以被人訂走嗎?”馮芷榕說得也冇錯,雖說最遲十五歲訂親,但若有門當戶對的親事,便都是早早被雙方家庭乃至家族訂了下來;尤其是女子該訂親的年齡早,若是待到鄰近及笄才訂親,除非家大業大,否則恐怕也難已尋著好親事。

馮政道聽著馮芷榕的用詞,忍不住輕斥道:“你這娃兒,怎麼把自己說得跟商貨一般?”

馮芷榕覺得委屈:“是嘛!婚姻大事不由得自己作主、也不容家人保護與決議,不就是個任人議價的商貨了嗎?”

馮政道道:“話雖不能這麼說,但很多事情可還是由不得人的。”

馮芷榕也不是想讓父親為難,但滿腦子想著的與心裡感受的隻是委屈和這個時代的不公,雖心裡覺得不快,卻也還是強迫自己說道:“爹,若真有那麼一日,女兒絕對不會讓您為難的。”

馮政道看著自己還不足十歲的女兒,隻覺得她的眼中散發出來的光芒十分不凡。隻是今日她這般委屈、強作懂事的話語,還是他這位為人父的人不願聽見的。

馮芷榕想著自己如今還是個孩子、說起這話來恐怕冇什麼說服力,因此又是認真地再次表明心跡:“我雖然平時任性,卻也知道飲水思源的道理,爹大可放心。”

馮政道聽著馮芷榕的話,內心隻覺得滿滿的寬慰,父女二人便這麼懷藏各自的心思對望了好一會,直到不遠處百則和白婭的談笑聲傳來之時,這才又恢複了平常的模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