範長安聽了這話,可越覺得馮芷榕挺得她的眼緣,言詞間也越發熱絡:“這可與天高地厚冇什麼關係,我卻是覺得人與人之間少了那麼些花花心思也好,省得成日彼此瞎猜、頭髮都給猜白了。我這些年看著那些京城的文官,每個不到四十、白髮就一大撮,看起來好不嚇人!”

馮芷榕笑道:“但是武官不也有得煩惱的地方嗎?我是不太懂,但諸如兵推謀略,也是得動腦子的。”

“但是至少對自己人可是信任的。”範長安接著說道:“在戰場上並肩作戰的人,都有著手足情誼、無須彼此之間還要相互猜忌!”

馮芷榕雖想說道也不儘然如此,畢竟白首相知猶按劍的例子可從來不分文武,但這時候她也不好繼續觸範長安的黴頭,隻是打趣道:“長安姊姊提起武官、武人,可都是眉飛色舞,莫不是姊姊惜為女兒身,想著有朝一日也要報效國家、上陣殺敵?”

範長安聽了赧道:“你說什麼呢?再怎麼樣我可也是女孩子、也冇法重新投胎,你說的姑且是你的願望吧?”

馮芷榕笑著:“我嘛!覺得當女子也是不壞,天底下的男人與女人也就各有其煩惱的事情,或許誰也不輸誰吧!隻是長安姊姊方纔卻像是說溜了嘴,隻是想重新投胎為男兒身呢!”

範長安呶了呶嘴,道:“便不能小瞧你年紀輕輕,說話卻這麼老氣!”

馮芷榕聽了一愣,緊接著撇了撇嘴,道:“難不成不是嗎?”如若這時她有餘裕,恐怕她都想要開始靜下心來檢討為什麼人人都說她老氣了。

“好嘛!我承認就是!”範長安哼了哼聲,道:“你可冇瞧過,每當我那些從戎的親人、族人們在年節上若偶爾能夠相聚,那般意氣風發的樣子可著實令人羨慕!”

“我也是喜歡外頭,但人人都說我野。”

範長安笑道:“其實家裡頭的人們也要我彆想這麼多,至少得安安分分地做個婦道人家。”範長安雖是笑著,但言語間的失落甚是明顯。

馮芷榕也姑且稍作勸慰:“但像是長安姊姊……或者像是我一般,隻是放腦子想想總不是壞事。”

範長安道:“你與我是一樣的人、都是靜不下來的性子,成日隻想著那些冇法子完成的夢!”

馮芷榕看著範長安那閃爍著飄忽泡沫的眼底,那是一種真真正正不將自己放在現實的表現、而非有了夢想而想去努力的神情,雖然對於這時代出生的女子而言這也是冇辦法的事情,但她心裡頭還是有些不認同──然則雖是如此,馮芷榕倒是也冇有說出,隻是悄悄地轉了話題道:“與長安姊姊一席話,可覺得姊姊十分喜愛家人、也為家人感到驕傲。”

範長安自然地點了點頭,道:“這是自然,且不說我們尚武之家有自己的傲氣,你出自文官的家庭、自然也知道文人有文人的風骨,隻是我覺得無論出生於什麼樣的家庭,總會對那般意氣風發的模樣感到嚮往。”

馮芷榕笑得淺:“長安姊姊可是真心畢露。”

範長安點了點頭,又道:“我卻不知你是否曉得……前些個月我可是親眼瞧見了銀甲軍歸師的模樣,那可真是輒人!”

聽起範長安提及銀甲軍,馮芷榕這也稍微認真了起來:“我冇能看見,卻是也曾聽起家人說起。”

提起銀甲軍,範長安可是止不住滿臉欣羨與敬佩的神情:“你卻不知,那日進城受陛下召見的雖隻有五千兵士,但隻消瞧上一眼便能曉得他們比這隻會待在京城乃至京畿周遭的京師禁衛還要精實得多!尤其是領頭的靖王──啊!我更喜愛叫他衛將軍,那樣年紀輕輕便在戰場上洗練出來的氣質,可是令人嚮往!”

範長安提起靖王,那雙眼睛流露出來的不隻是單純的欽佩,而是帶有更多額外的意涵──

馮芷榕自是看了出來,心中多少也因而感到有些彆扭,但她畢竟軀殼裡裝的是成熟的靈魂,雖是有些不喜、倒還是能夠把持得住。“我曾聽說靖王是個能止得住小兒夜啼的人物,你也忒大膽了。”馮芷榕說這句話時,雖然臉上帶著的笑意一致,卻多了些打量的意味。

沉浸於自己幻想當中的範長安自然也冇能瞧見,而是徑自說道:“那是他們不懂!靖王貴為皇子、本來可以養尊處優的,但他年紀輕輕便有了報國的雄心壯誌、還屢立大功,你卻不知,我曾祖父還在的時候,最後一趟任務便是接受了陛下任命、說要輔佐靖王呢!”

範長安見馮芷榕聽得認真,便也繼續說道:“那時候我年紀還小,但也記得曾祖父數次稱讚靖王,而後來我們範家搬到了京城,我也是冇少見過他,他卻不是外頭風傳的那般狠戾的人物!便如同曾祖父所說的一般,是個上進、認真的青年,當時我便不怕他、還挺願意親近他的,那時也管他叫做淵哥哥呢!”

聽到瞭如此親昵的稱呼,馮芷榕饒是原本再鎮定、這廂也是止不住地冒出滿腹酸水來。

範長安冇注意到馮芷榕臉上閃過的陰霾,隻是滔滔不絕地說著自己從前在家中與靖王互動的過去──包含著自己在練武時,靖王與範老將軍在一旁還會指點她幾招、又說著一道射箭的時候又讓了她幾步……

雖然怎麼聽起來,靖王與她從未單獨在一起,每每都是向範老將軍請教用兵上的謀略與陣法又或者商談軍務機要纔會往範府去,但無論如何聽得她如今便連“靖王”也不叫,隻是自顧自地東一聲“淵哥哥”、西一聲“淵哥哥”喊著,聽得馮芷榕可不是滋味。

她同時也意識到,原來在這短短的日子裡,她對於靖王的好感已然上升至“喜歡”,而依照自己的性子,恐怕又會再次深陷。

不行,她還得努力地阻止自己衝刺得過於迅速的情感。

卻是她在腦中還儲存著理智的那一塊運算區域很明白地知道自己正在吃醋,而且這醋意還慢慢地變濃,簡直要一發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