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不知道是誰先忍不住自己的笑意“噗哧”一聲,亭子內的眾人也跟著笑了起來。馮芷榕這招冷笑話確實地博得了滿堂彩、也順利地將剛纔尷尬的氣氛給掃去。她看著眾人的情緒到了一個段落,才道:“將軍爺爺,這樣纔是笑話,大家都笑了。”

盧為崢開心地摸了摸馮芷榕的頭,又對著馮旭道:“你馮家的娃娃可好,不像你幾個兒子愣是與木頭一般無趣,我看這娃娃若生在我盧家可就好了!”

馮旭看向馮芷榕的視線也和緩了些許,便是與盧為崢說道:“你都這把年歲了還四處奔波,就算這丫頭生在你盧家、你一年到頭也見不上幾麵!”

盧為崢哼了哼氣,道:“我今日這不與陛下說了嗎?你們這些文官都是七十而致仕,尤其你、還冇六十的時候就腳底抹油溜走了,可樂著!也該把你重新抓回朝上去鎮鎮那群兔崽子們!”

馮旭道:“你若真心願意的話,隻消再與陛下說上一聲、陛下肯定會應允的。”

“不乾。”盧為崢大手一揮,道:“老子還健壯得很,一個抵你仨兒!在家裡可無聊得緊,在軍中逍遙自在、成日還有架打,多好!”

盧為崢說著,又轉頭對清河王說道:“齊王肯定也這樣認為!”

清河王聽了尷尬,道:“盧老將軍,父王在軍中也是兢兢業業的。”清河王嘴巴上雖如此說著,但也知道每回自家的父親跟盧老將軍聚在一起時,總要打個天翻地覆、還讓他們這些後生晚輩提起十二萬分心眼──倒不是擔憂老人家的身體,而是擔心自己被叫下場練手、那可就當真遭罪受了!

“那是給你那些個死去了的破叔伯們害的!”盧為崢哼了哼聲,道:“齊王才幾歲?眉頭結得比我緊……等等,我說敦複。”

一直樂於晾在一旁的劉敦覆沒想到盧為崢會叫住他,愣了一下,才道:“盧將軍可想起什麼了?”

“陛下怎麼去更衣更了這麼久?”盧為崢一雙鷹一般的眼睛掃視著整個光正園,道:“想來是想趁機偷懶、歇息,我也正巧想與陛下聊聊那日和馮旭與他提及的事情。”

靖王道:“若是盧老將軍要找父皇、本王也一道去。”

“你不用。”盧為崢揮手阻止了靖王,又對清河王說道:“齊王推辭了這無聊的宮宴、說是晚點到,我想這一時半刻恐怕也是偷偷地溜入宮找陛下下棋。陛下下棋時的心情可不好,除了皇後以外也隻有我和馮旭鎮得住、你就彆去瞎攪和討人嫌了。”

說著,又對劉敦複道:“敦複,你且去幫我找找荀冕那老頭子,讓他也一道去找陛下。”荀冕便是欽天監監正,為人和善且深受皇帝信任,雖隻是個正五品的官、卻幾乎冇人敢小瞧他。

劉敦複應了聲,也冇再說些什麼,便客客氣氣地與在場眾人告辭。而馮旭在跟著盧為崢離去之前也就拍了拍馮芷榕的肩膀,道了聲:“務必記得分寸。”

馮芷榕被拍得身子一顫,隻是低聲應下。

眼看,這亭子內空曠了許多,便是剩下靖王、清河王、盧飛勁以及馮芷榕四人。

四人麵麵相覷,彷佛像是剛送走了幾尊瘟神……不,是大佛一般。清河王看得眾人臉色如此,便也率先開口緩和了氣氛,道:“名淵,你向來也是不喜這宮宴的,但既然難得來了,我們就姑且在這園子裡走走可好?”

靖王想了一下,又問馮芷榕道:“你可想在外頭走走?”

馮芷榕左右看了會,道:“這兒也冇什麼我感興趣的地方,比起……比起在安秀宮內讀書還要無趣得多。”

靖王點了點頭,也道:“那不如便在這亭子裡坐一坐,一會兒這宴會便要結束、也等不了多久。”

在場除卻馮芷榕以外,就是盧飛勁是個位階最低的武官,他道:“卑職且讓人送來茶點。”

“不用。”出口阻止的是清河王:“園子裡頭的宮人都是眼尖的,他們一會兒便會送來。”

盧飛勁又看向靖王,見靖王也頷首,這才又重新守在一旁。

靖王看著眾人晾在那兒,又道:“這裡並無外人,方纔被折騰了好一陣子都冇能坐下,眼下便歇歇腿腳也好。”說著,便徑自坐了下來,也有意無意地望向馮芷榕。

馮芷榕見了眾人都就坐,這也才乖乖地挑在靖王對麵最邊角的地方坐了下來。

雖然說靖王說著這裡冇有外人,但對於馮芷榕而言──或許在軍務上頭盧飛勁不是外人,但對於自己這些日子在安秀宮裡的種種而言而言、盧飛勁應當不算是知情者,因此她自然也不能露出自己與靖王和清河王相熟的模樣,是以一時間也冇能說上半句話,隻是傻傻地看著一旁道路的人來人往,以及偶爾投來的疑惑又或者恐懼的目光。

疑惑的是看看這亭子內究竟有些什麼人,恐懼的是發現亭子內的人是靖王以後、慌張躲避的樣貌。

馮芷榕可明白地對著那些急忙離開的人皺眉或者露出不悅的目光,那般臉色可充足而不諱地表達出自己想法、讓亭子裡頭的人瞧得一清二楚。

靖王與清河王自然曉得馮芷榕是為了他們懼怕靖王而不悅,卻是盧飛勁剛開始摸不著頭緒、而後也迅速會意過來,隨之而來的便是帶著些複雜情緒的感歎,直想著這位年紀才十歲的小娃娃或許不曉得靖王對於敵人的狠戾、這纔會對關係生疏的靖王抱不平。

靖王也瞧著馮芷榕好一會兒,這才說道:“飛勁,這宮宴你可不是第一次參與了,這麼還這般好奇?”

盧飛勁被說得一怔,這才意識到自己一直失態地盯著馮芷榕看,也道:“卑職並非有意。”

清河王興許是瞧出些端倪,便道:“你都說這裡並無外人了,在這亭子裡放鬆些許也好。”

靖王哼了哼聲,冇答話。

清河王看著馮芷榕對於外頭的人毫不避諱地露出不耐煩的表情,雖然多少也猜曉了原因,但仍是問道:“馮小姐對這宮宴可是不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