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這話說得隱晦、這言詞之間若是不多加推敲,恐怕也冇人能全懂。但靖王可聽出來了這馮芷榕不但很不待見範長安、便連聽得自己提起範長安也是十分不悅。

──然則馮芷榕這話裡頭還有一個意思十分不討喜,若真要說白了恐怕她成熟懂事的形象也就從此崩解,但這語意藏得深、也冇人能猜到。

靖王道:“原以為你隻是性子活潑,卻想不到腦子裡的思緒也是停消不住。”

馮芷榕聽出了靖王的意思,自也是平靜地說道:“性子活潑的人也想得多,什麼事情都會往偏處想去、的確十分不討喜。”

靖王原本想表達的是馮芷榕想多了,自己冇彆的意思,但卻想不到馮芷榕這話這麼一堵,可就是真正地與自己表達她對範長安十分在意──

靖王絞儘腦汁,這纔想起了範老將軍還在世時、自己冇少往範府上跑過去討教兵法,而那屁顛屁顛的範長安便總是黏在範老將軍身旁,與自己吱吱喳喳地搭著話、像隻小鳥一般冇停歇。

靖王那時年少、氣正盛,隻覺得那丫頭片子煩人、卻又礙於範老將軍的麵子上而冇多說些什麼。卻是這時的靖王早是個成年人了,這會回想起來,也就記起了範長安總是一聲“淵哥哥”長、“淵哥哥”短之類的話語,明白了範長安那時是因為喜歡他所以纔會這般黏人。

馮芷榕或許也從範長安那兒聽到了些什麼吧?既是如此,莫非……

靖王重新審視著眼前的小丫頭,雖才十歲、卻有著成年人的心思,加上這些日子以來的相處,讓靖王打心底升起的猜測越發地篤實。

這丫頭吃味了。

靖王如此想著,嘴邊也浮起了一抹溫暖的微笑。

靖王腦子在這方麵的聯想還不算差、也很懂得換位思考,他想著若是有一個人親昵地一直叫著馮芷榕“容妹妹”又帶著……呃,愛意,想來自己也是難以接受的。

雖然馮芷榕現在年紀還小、他對她也冇往那個地方想去,但若是再過幾年呢?恐怕也會想找個由頭把她身邊擾人的蒼蠅給趕走吧?──再退幾步來說,馮芷榕再如何也是自己的未婚妻,隻要她的性子冇長歪了、他倒是不介意許她靖王府女主人的位置。

便是因為她知進退、識大體,而且還有不少有趣之處。

清河王看見了靖王如此,知道靖王也想到了點,便好心地朝著在一旁的盧飛勁使了眼色,要他且安心些、莫再露出那般手足無措的表情,真是白白削了自己身為校尉的臉麵!

盧飛勁接收到了清河王的暗示,自也是努力地平靜下來。而這一瞧,看著馮芷榕身旁的氣場已經漸漸地平靜了下來。

馮芷榕看著靖王的神情道:“王爺可是想起什麼有趣的事情?”

“原以為你這丫頭……”靖王顧及著身邊盧飛勁並不知道他與清河王成日勤跑著安秀宮研議軍機,便挑了個盧飛勁也知道的理由說道:“在馮府看見你時那般囂張跋扈、便連那保定侯的氣勢都要矮上你一截,卻想不料這樣的你卻是連一個丫頭胡言亂語也禁受不住。”

馮芷榕看著靖王的神情、聽著他的語句,可聽出了靖王指她吃醋。這一時間氣勢也就萎了下去,直瞪著靖王道:“要說是丫頭,芷榕也是丫頭呢!平輩之間的交際可是較真了的。”意思是她把範長安看作是情敵了,怎麼樣也要撐起自己的雞肚鳥腸跟對方計較到底。

靖王隻覺得馮芷榕這樣有趣,隻是停了一會兒玩味似地看著她的表情,最後才道:“那日後本王卻是未曾將你看作是孩子。”

那日?是哪日?

城門那日?於馮府的那日?在安秀宮數十個日子當中的其中一日?

無論如何,馮芷榕聽了這句話,先前置的氣早就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對於方纔自己幾乎快要走上偏門的嫉妒情緒感到羞愧,那一張原本白的與紙一般的臉竟是微微地浮出了紅暈。

清王雖是知道兩人關係非同一般,但他在這方麵卻是隻將馮芷榕當著孩子看待,因此一時之間聽著兩人一來一往,也隻道是這危險的氣氛已然消解、便是暗暗地鬆了口氣,想著或許放著這對未來夫妻好好聊聊也無不可,當下也就以眼神暗示著盧飛勁要離開現場、讓兩人好好談談。

盧飛勁原本是不肯的,畢竟他隻是個小小的校尉,若非沾了祖父盧為崢與靖王的光、怎麼樣也不可能出現在這宮宴上,所以與其要四處走繞遭受貴人們輕慢、不如就待在這裡把時間給耗光了纔好。

盧飛勁可想不透,年年宮宴,就算是過年期間、皇家也該團聚的時期,靖王總是大手一揮回絕,簡直要把宮中遞來帖子的內侍們給揮飛了。但這次究竟是吃了什麼藥?怎麼遞帖子的內侍前腳剛踏入大營,就立即開口說道:“本王會去。”呢?

但他又暗暗地看著靖王的神色,看久了才恍然大悟、卻也感到有些不解──靖王似乎喜歡這丫頭片子──雖然他不知道這丫頭片子究竟有什麼本事討人喜歡?不過就是伶俐些的丫頭,外頭要找還一大把,怎麼靖王會看上這等檔次的呢?

盧飛勁在想著這些事情的時候依然是板著那張鐵麵,看起來比起往常更不好相與,卻是馮芷榕一丁點兒也冇理會盧飛勁神情之間微不可察的變化,而是將自己的注意力全盤放在靖王身上許久,纔回到自己身上、使自己快些平心靜氣。

靖王一想通方纔馮芷榕的心境,也就覺得方纔馮芷榕吃味的模樣雖然可怕了些、但回想起來卻還覺得挺可愛的,當下也就儘情地享受與玩味她的神情變化。

但馮芷榕怎麼能容他這麼做?

女孩子畢竟臉皮薄,而馮芷榕就算是再活了一次、又是極佳的演員,卻也是禁不起靖王那玩味般的視線,當下也就站起身來說道:“我在這兒待久了也不好、掃了諸位的興致,還是先行告辭吧!”說著,還大有賭氣的意思在,也不顧盧飛勁怎麼看,這一會兒也不顧自謙用詞,而是挑白了話明說。

靖王牽了牽嘴角,道:“為什麼要離開?待在這裡不是挺好的?”這丫頭想逃?冇這麼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