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瞪了馮芷榕一眼,纔要說些什麼,便聽得皇帝大笑道:“好!就是這個模樣!”皇帝笑完了,又道:“你這娃兒跟馮旭那老頭兒一樣,樣樣都好、就是冇膽子!朕就對馮旭說,全天下人的謹慎都擔當在你們馮家上頭了,無趣!但想不到馮家卻出了這麼一個娃兒,能說善道的,朕很是喜歡!”

“臣女惶恐,不敢在陛下麵前賣弄口舌。”

皇帝開心著,又道:“朕不會吃人,你怎麼對朕那兒子、就怎麼對朕,如何?”

馮芷榕曉得皇帝心情好,卻也謹守自己的分際道:“回稟陛下,就算這是陛下給與臣女君臣之間的恩典,也還有一層長幼尊卑的倫常,臣女是萬萬不敢以對待王爺的模樣對待陛下的。”

皇帝沉吟了聲,道:“也對,那就……你怎麼對馮政道的、就怎麼對朕,朕橫豎也是你父親那一輩的,這樣便成!”

“謝陛下恩典。”馮芷榕猶豫了一會兒,這才道:“那……臣女不客氣了?”

“嗯?”

馮芷榕鼓起勇氣抬起頭來看向皇帝,道:“陛下,臣女向來會直視父親的,望陛下包容。”

皇帝點了點頭,道:“這便是朕所希望的,但……平時,你是怎麼麵對朕那兒子的?聽皇後說,你們可是在宮中胡混一個多月了!……噢對,連著朕那破哥哥的好侄兒衛名清日日都要在那兒混上半天?”

馮芷榕聽了不住一愣,明明他們都是在做正經事──不是讀書、便是研議軍機,怎麼好像被說得有些……不堪入耳?

而且那齊王聽著皇帝的問題,那原本就投向馮芷榕的視線也認真了起來。

馮芷榕本是不該在皇帝問話的時候看向靖王,但她仍不諱地將無辜的眼神投向靖王一會兒,這纔對著皇帝說道:“陛下,臣女與王爺是平輩、平日便以平輩的模樣相處。”

“就這麼叫他王爺?”皇帝似乎覺得很是無趣:“這小子還年輕、就想當爺,冇門!”說著,又像是要賭氣的模樣。

馮芷榕纔沒那心情想著這皇帝究竟是更年期發作還是吃了什麼仙丹妙藥,怎麼就這麼孩子氣,隻是回答道:“陛下,平日臣女與靖王互以你我相稱。靖王雖因身為王爺而有這樣的尊稱,但陛下畢竟還是靖王的阿爺,臣女往後在陛下麵前還是該叫靖王為靖王,不叫王爺了。”

“這小丫頭倒是會繞口令!”皇帝給馮芷榕逗得樂了,便向馮芷榕招招手,指著一旁的位置道:“來,丫頭,坐下!”

“多謝陛下賜座。”馮芷榕嘴上說著的話是客氣了,但行為上卻是很乾脆地依照皇帝的指示坐了下來,她瞧著皇帝的轉變,想著或許這話題又要變了。

隻見皇帝一眼也冇看向靖王,便是揮了揮手道:“臭小子,去裡頭拿那幾張紙來。”

靖王聽了可冇好臉色,怎麼在彆人麵前把他當奴才使喚?但還是乖乖繞到了房間的隔間裡頭去,不一會兒便取出了幾張紙來擺在一旁的桌麵上。

馮芷榕冇敢大剌剌地盯著看,餘光中似乎看到了些圖樣。

皇帝也站了起來指了指上頭的圖紙道:“丫頭,來看看!”

馮芷榕聽了皇帝的指示,跳下了椅子看著桌上的圖紙,其中一張是密密麻麻的蠅頭小楷、另一張則是簡單的大燁北疆國界。

馮芷榕快速地讀著上頭的文字,不一會兒便露出了些許困惑的表情──上頭分明是前些日子與清河王整理出來的資訊,然則描述卻更為詳細、也有許多推測被推翻,眼下儼然成了一紙可信度極高的情報。

“朕這老六那日拿來了三張紙、上頭是你寫的文字,由於事關北國、便也找來了朗……齊王一同研討,這才把宮中的陳年史料給對上了,對這六年前的事情也有了眉目。”皇帝消停了會兒,又道:“朕不像自己的笨兒子,不懷疑你怎麼學上北方的語言,就問你現在這些事情你怎麼看?”說著,又把墊在最下方的一張紙給抽了上來搭上去。

馮芷榕知道皇帝說的或許是客套話,合著是在考自己呢?便也凝起了心神、心無旁鶩地讀了那張紙上的文字。

上頭寫的東西可讓馮芷榕震撼,文字上頭明明白白地寫著範老將軍可能曾經通敵叛國──連著楊棟一起!

馮芷榕的眉頭皺了起來,又自作主張地看著方纔第一張看見的紙上文字,上頭寫著杉沙人被鮮托王喀斯達威脅要給大燁添亂,正巧範老將軍帶著靖王北上的訊息被傳了出去、便有了那天夜裡的刺殺。

──而楊棟則是想辦法傳遞訊息與調動邊防的人。

馮芷榕想了許久,這才搖了搖頭,道:“死無對證……陛下,恕臣女直言,這樣的推論若為真,那麼北方的戍守將士們恐怕都大大冇了臉麵。”她這話說得客氣,但言下之意便是這樣的機率微乎其微。

“那麼,你那日的推測可有證據?”

馮芷榕想了想,道:“目前唯一可靠的線索便是杉沙王的子孫曾在範老將軍麾下學習的事情,或許因此能夠瞧見什麼漏洞。楊棟那時隻是個小小的經曆、算是個文官,軍中文武本來就相處不睦、可以相互製衡,因此當年若是楊棟真有做什麼手腳、其餘的武人第一個肯定得將他端了,但幾年下來不但冇有、反而還步步高昇。”

久未發話的齊王點了點頭,道:“那時確實冇人對楊棟置喙。”

皇帝哼了哼聲,道:“朕好歹是個皇帝,就算知道他升官快得出奇,在查不出貓溺、又是回回有大功的狀況下,就算想阻止也冇法子!”

馮芷榕聽出了些端倪:“敢問陛下,楊右都督可建了什麼大功?”

“不就意外發現了北國來犯的征候、讓軍隊早有準備──但這也隻是其一。”皇帝數著楊棟的功績數得可熟悉:“接下來每回都能截得鮮托的探子,還能順利地回收在北方諸國的情報,原本北方那些冇用的傢夥們也漸漸服氣了!後來竟是連名推舉他!”皇帝氣呼呼的,但這也難怪,原本應該相互監視的文武官之間竟然開始走到了一條在線,雖然對上陣殺敵是好事、但對朝廷中央的控製權卻不怎麼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