靖王看著馮芷榕的模樣,道:“你在想的可是這朝堂之間的關係?”

馮芷榕點了點頭,又露出了有些為難的表情。

“父皇他對這些事情很是敏感,也忌諱朋黨……這是他在繆王府裡頭給養出來的脾性,你得理解。”靖王看了馮芷榕坦然的表情,知道她能明白,便也繼續說道:“我們雖還未能確認楊棟這人是否真有毛病,但這朝堂內或許有人懷藏異心、想捧出幾個拔尖兒的讓朝廷注意,這纔好在私底下有所動作。”

馮芷榕不能說話,因此又是點頭表達明白。

依照靖王所言,皇帝──或者靖王想揭開的鍋,是個大燁官場內官官相護的鍋!而這鍋隻要開了個邊角、恐怕那些個麻煩事便會源源不絕地一環扣著一環給拉出來。

若就從前馮旭說給自己知道的故事,便知道當今大燁主要有著四股勢力扭成了一股剪不斷、理還亂的繩索──

其一,便是那些大燁開國以降所封的王侯將相──當今大燁貴族並無實權、亦無封地,僅有每年微薄的薪俸和賞賜得以養家餬口,縱使要走恩蔭入仕一途也得經過基礎考覈,也因此多數貴族主要都打著自個兒老家的百年名號營商,又或者藉由與有功名在身的百官聯姻互利、助其家業,這當中掐著的便是各個州府一條又一條的經濟命脈,進而影響到當地的稅收;

其二,便是那些京官。京城的官吏位於大燁的權力中心,除了本身位高權重外、訊息來源也十分迅速,若是手腳伸得長一些,與外地勢力結合併結盟交換情報,要賺飽銀子也不是難事;

其三便是那些天高皇帝遠、甚至能成為當地土皇帝的外地官吏,有些是盤據於地方數百年、橫跨數個朝代的世家大族,有些則是封疆大吏。這年頭資訊傳播並冇有後世方便,也因此加強了他們一手遮天的可能性,若皇帝想維持政權穩固,還得向他們妥協一二、不能嚴苛地要求他們得如馮家一般乾乾淨淨……

例如馮芷榕母親孃家的周家便是代代為當地的父母官,那可是真真正正的地頭蛇!平日若是分位不夠的京官到當地辦事也都還得瞧瞧他們的臉色,這也是皇帝最不待見的一股勢力,但若非他們、又鎮不住許多當地的頑劣分子──若是那些地痞流氓們三天兩頭生事,恐怕百姓們的田不用耕了、生意也甭做了!這影響的可是朝廷稅收的根本!

最後也就是那些不與官場沾染卻舉足輕重的世家大族了。

他們或不與官場沾染、或是如周有韶孃家人一般選擇科舉走入仕途,在當地經營了數百年的他們在當地德高望重、呼風喚雨,並且也與地方官吏相互製衡,有時候甚至外派的官吏們都還得看他們臉色。

皇帝對他們亦是又愛又恨,愛得是他們能平衡地方勢力、恨的是他們亦不借力與朝廷,隻是一心“安分守己”、不染俗事,而那樣的清高雖不會給朝廷惹麻煩,但當朝廷想要探查些什麼而得經過他們時、亦得花費不少力氣與他們周旋……

馮芷榕想了想,終於忍不住以沙啞的嗓音開口問:“陛下想清查朋黨?”

靖王頷首道:“眼下就得從趙光本那兒下手,他的眼線多、人又精明,讓他成為皇親也不過是父皇的籌碼。父皇明麵上不防他、私底下也想知道他究竟是否忠心。”

馮芷榕的臉上浮現了些許疑惑的表情,但這麼一來,幾乎無自己的用武之地了?──不,還有。

或許,他們也想用自己這個偏門的方法來探探趙光本,甚至趙明韻!

靖王看見馮芷榕的表情,心裡自也猜了個七、八分:“你且彆想遠,這事父皇還冇有指示,況且我平時負責的也多為軍務,因此這些日子你放心休息便好。”

馮芷榕眉心一動,還真不知道靖王所說的“心裡有話”究竟是什麼了。

靖王也知道她要問,便道:“莊妃生了兩個兒子,一個就是我那好強的八弟、另一個是十弟,十弟年紀還輕、眼下也還冇什麼心思。父皇也是知道的,便利用了他們……”靖王如此說著,也冇再說下去。

馮芷榕點了點頭,知道皇帝想要知道吏部尚書是不是真正忠誠、順便也要探查自己的兒子有冇有異心──雖然馮芷榕在前世隻有看過曆史故事,知道身在天家、就連血脈相連的血脈也不見得能夠相信,但如今親耳聽見也很是感慨。

而想到了這裡,她不禁擔心起靖王,畢竟靖王也是皇帝的兒子,那……

馮芷榕看著靖王,一臉擔憂儘顯,而靖王也道:“你彆擔心,我不會有事。”

馮芷榕急著想說話,又是咳了幾聲。靖王又替她的茶杯給添滿了水,馮芷榕飲下後,發現嗓子好了許多,便也開口道:“今日你也問我對那個……有冇有興趣,我當真冇有的,但我怕……”

馮芷榕消停了一會兒,看著靖王的眼睛,這才說了出來:“我不知道你會不會有身不由己的時候,就怕扯了你的後腿,但隻想讓你知道,你在哪裡、我就在哪裡。”

靖王的嘴角勾了起來,道:“你放心,我既是不願隻待在皇城裡、便不會與其他手足一般爭搶,當年繆王府裡的事情我可是從小看過來的、自也不願在攙和其中。”

馮芷榕又是看了靖王的麵容許久,這才稍許安心了下來。於是腦子轉了轉,又是回到了剛纔的話題……

雖說靖王方纔是要她這幾日好好休息的,但卻又與她說了那麼多後話,這也不禁令她多想。“屆時,陛下可會需要用我?”馮芷榕問得很小心。

“父皇或許真打著這個主意,但還得由我點頭。”靖王提醒道:“父皇向我承諾過的。”

馮芷榕知道靖王是指方纔在通明殿麵見皇帝時,皇帝說了自己的事情全憑靖王作主的承諾。

“那,你會需要我做什麼嗎?”

“目前冇有,近來我還得與伯父交接些北方的軍務,名清他或許也會一同商議,但每日我還是會過來看看你。”

“你忙你的,我多看些書便好。”說著,又徑自給自己添了茶水潤潤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