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若是暫且不提這些,如此的趙光本又成了皇子的嶽父,想必這當中的關係更加複雜,又會更難辦了!

畢竟吏部尚書的權位已經很大、若再加上個皇親的庇廕,就算冇有皇帝的主動保護、其他的人總是會看在皇家的臉麵上維護幾分,因此往後想要查出什麼貓溺來可就更難!況且,就算皇帝有心想老狐狸給養在自己的圈子裡,但誰能知道狐狸的爪子能有多長!萬一哪處有疏漏呢?

想到了這裡,她終於忍不住歎出氣來,而隨著這大氣長歎,也漸漸地進入了夢鄉……

這迴夢中,她終於冇再夢見前世的自己,而是夢著打出生以來的記憶。

最後,當她迷迷糊糊地醒來前,她夢見了她對靖王許下一生的承諾、而靖王也認真地響應了她……

當馮芷榕再度醒來時,隻覺得外頭的天色似乎還有些蒙。她感到自己嘴巴發乾、便連喉頭也乾渴得有些難受,便是自己掀開了床邊的簾子、穿著鞋子下了床,看見方純正在房間角落鋪墊著一張席子倚著牆沿睡著。

馮芷榕看她睡得熟、冇有發現,便躡手躡腳地走到了房門口想要開門出去打算到廚房燒水喝,卻仍是吵醒了方純。

方純從淺眠中醒來、快速地整理好自己的儀態,一雙眼睜得明亮、不見睡意:“小姐醒了,奴婢去廚房提熱水給小姐漱洗。”

馮芷榕看著方純越自己而過,心裡覺得奇怪、卻也冇再多想,隻是在房間裡呆坐著等方純進來。

不一會兒,魚竹先一步端著一隻上頭放著簡單的一碗肉糜粥。

魚竹看著馮芷榕還傻坐在那兒,便是將手上的托盤給擺著、又小心翼翼地扶著馮芷榕到梳妝檯前幫她更衣、梳頭,這才說道:“小姐,現在都還冇到卯時呢。”

“是嗎?”馮芷榕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喉嚨,已經不啞了。

魚竹抿了抿嘴,說道:“小姐睡得可久。”

馮芷榕牽起了帶著那麼些慵懶的微笑:“昨日午後一路睡到今早,可是超過半天了,怪不得覺得身子骨有些痠疼。”

魚竹白了馮芷榕一眼,道:“哪隻有半天?是整整五天半!”

馮芷榕聽了睜大了眼睛,那一會兒還覆在自己身上的睡意也全都消散:“五天半?”

魚竹歎了口氣,道:“在這期間兩位王爺都還來探望您,便連程慈姑姑也都過來了好幾趟。奴婢才說呢!方純下藥從未失手、在府裡頭訓練時也是第一個學成的,很受府邸師父們的讚賞,怎麼放到小姐身上就變了模樣?”

馮芷榕道:“要不,原本會是什麼模樣?”她可冇打算怪罪方純,畢竟要求用毒的就是自己,而凡是用藥、便有風險,這點來自後世的她自是看得比魚竹他們還要開,再加上若是風險極高、或者會損傷性命,靖王也不會允許自己使用。

“我剛纔說得也過,這用藥卻不算失手,而是解藥時……”魚竹猶疑了一會兒,小聲地說道:“原本奴婢們是要親自替小姐解毒的,但奴婢們的內功不若王爺厲害、所以便放了合適的藥量,但王爺的內功讓藥性催化得厲害,所以……”

馮芷榕聽到這裡也是明白了,這根本就是用藥過量!便道:“怎麼冇提醒王爺?”

魚竹噘著嘴、一臉委屈:“奴婢們也是後來才知道的,這些天還被捉回靖王府嚴格地訓了一頓!”

馮芷榕看著她可憐兮兮的模樣,也隻好開了個玩笑緩和氣氛:“看來若是我再早些醒來,就得去靖王府找你們了。”

這時,方純也端了一盆熱水進來讓馮芷榕洗漱,又看著馮芷榕紅潤的臉色點了點頭、並冇有說話。而魚竹看了方純一眼,這才繼續說道:“小姐這回宮宴後的假可都冇了,但藍顰姑姑可說了等小姐醒來後再讓小姐休息個一天,看是小姐要回馮府還是在安秀宮待著都可以。”

“家裡頭的人可都知道了?”

魚竹搖了搖頭,道:“王爺派人去打點好了,就說小姐是晚進來的,因此得待在安秀宮內補足功課,但是小姐的祖父可是知道實情的。”

馮芷榕又想起馮旭在宮宴那日看到她時的麵容,不禁也歎了口氣,道:“希望祖父冇生氣。”

魚竹聽了笑著:“這點小姐可放心,程慈姑姑昨日有派人來說,小姐祖父那邊有皇後孃孃親手的書信寬慰,倒是冇事的。”

“我祖父他豈會買賬啊!”馮芷榕噘了嘴:“都勞駕娘娘了,等到下次回家、祖父可得好好治我!”看著魚竹替自己梳好了頭,馮芷榕便自己拿了毛巾開始盥洗,而後才重新坐回了桌案前吃著自己簡單的早餐。

魚竹提醒道:“小姐久睡方醒、不能吃過硬的食物,因此奴婢便讓廚房將粥內的用料都給煮爛了,往後這樣的膳食還得多用上幾餐,直到小姐的身體能消化為止。”

馮芷榕嚐了一口,問道:“這裡頭難不成有藥?”

“是給小姐補身子的,小姐體內毒性已解逾三日、已經可以開始進補。”

馮芷榕點了點頭,這才靜靜地吃完這一餐。

她一麵吃著飯、一麵在腦子裡頭轉著這幾日睡夢中的資訊,而後自然而然地又想起在自己昏睡以前所考慮到的訊息,卻不想向來好用的腦子如今卻像一團糨糊,怎麼轉也轉不動,來來去去都僅是片段的訊息。

她忍不住輕歎了口氣,又不住問道:“今日王爺會來嗎?”

一旁的魚竹還冇回答,餘光已看見了院子口的人影,便道:“小姐,王爺或許已經來了。”

馮芷榕一愣,連忙扶著桌案站起身來快步地走出房門,果然看見這小小的謙恭院院子口走來了自己喜歡的人。

靖王看見馮芷榕也是頓了下腳步,這才迎上前來。

馮芷榕看見靖王很是開心,但還冇開口說話,卻給先靖王搶了去:“你醒了。”說著,臉上還帶著微微的愧疚之意,想來是把馮芷榕昏睡如此久的原因歸給了自己。

馮芷榕看出了靖王的想法,自也是笑著道:“再睡下去我都要變成豬了!到時候可怕給人捉去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