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中午,馮芷榕還冇找上相熟的唐然燕等人、便直接在北麵花園遇上一個人孤零零待著的範長安。範長安的眼睛腫得很、想來是哭過。

範長安即使狀態不是很好,但言語之間也冇客氣:“做什麼?來笑話我的?我可不需要你假好心!”

“昨日,藍姑姑找我說話。”眼看著四周無人,馮芷榕正好有餘裕慢慢說話:“姑姑問了我中秋的事情、我實話實說,你香囊丟掉的那件事、我當真不知道,隻是……”馮芷榕刻意拉長了語句,就是要讓範長安心急。

“隻是什麼!你快說!”範長安表現出很不耐煩的樣子,但語氣卻很急躁、似是亟欲知情。

馮芷榕看著範長安被吸引了注意,便道:“我昨日為了你的話,還四處問了人、知道你香囊是給誰撿走了。”

“誰?”

“宮婢們看到了,是王如衣。”

“你胡說!”範長安不信,畢竟昨日她可喝了一整日王如衣灌的迷湯:“如衣說了,就你一定會來說她的壞話、要我不要上當!”

馮芷榕勾了勾嘴角,也冇氣惱:“你什麼時候這麼聽文官家女兒的話了?要知道鴻臚寺那種管禮儀的機構,裡頭的人個個心細如髮,王如安出自那樣的家庭,若有了偏的心思而想欺騙你也是輕而易舉。我父親雖也是文官,但我祖父、伯父都是上過戰場的,自能看得分明。”

提及範長安最為在意的文、武之爭,範長安不禁軟化下來,對馮芷榕的言語間也客氣了許多:“但是王如衣說,那日她答完清河王的問話後、便匆匆地來找我,也就忘了香囊的事情、還因此自責呢!”

“長安姊姊,你有所不知……”馮芷榕也跟著放軟了語句哄道:“那日在場的還有清河王與盧校尉,盧校尉姑且不說,但你認為身為一個王爺、又有如齊王這般軍功赫赫的父親,可會對一個小小的正四品官員的女兒問些什麼?”馮芷榕如此說著,一麵在心中偷偷地為了自己此時拿清河王說嘴而道歉。

眼瞧著範長安迷糊起來,馮芷榕又加把勁兒地說著:“你也曉得盧校尉是軍人、清河王的父親更是威名赫赫的齊王,這二人定是冇那些偏門心思,他們二人若是素來不與王家交往,怎麼還會特地找王如衣說那些官場上的客套話?”

範長安正迷茫著,也就迷迷糊糊地覺得馮芷榕說的話冇錯。當她越發如此認定時,眼底的恨意也就起來了──馮芷榕眼見機不可失,便道:“姊姊切莫著急,有句話叫做多行不義必自斃,今日藍姑姑與我說的話當中已然曉得姑姑也表明瞭對王如衣的不滿,想來姊姊隻要好好地與家人那邊溝通、證明自己的清白,便能安然度過這關。”

範長安點了點頭,但不久又回過神來,語氣也倏地銳利道:“你為什麼要幫我?我可是罵了你的。”

馮芷榕淡然一笑,道:“你傻啦?我也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範長安的表情更加警覺:“什麼目的?莫不是你要接近靖王?”

馮芷榕聽了失笑:“我在安秀宮內待著、怎麼主動接近王爺?我也不過是乖乖地遵從姑姑的告誡,在安秀宮內必須守著本分學習罷了!若是由著姊姊三天兩頭說我下流、無恥,我可怎麼有心情繼續學習?”

範長安倒是帶著些武人的不羈,聽著馮芷榕的解釋竟也是爽快地認錯道:“是我先前誤會你了,對、對不起。”

馮芷榕也爽快地接受了認錯,接著道:“我也是小家子氣的,現在便趁著我心情好吧!告訴姊姊一件我一直冇跟姊姊說的、怕姊姊傷心的事情。”

範長安一愣,問道:“什麼事?”

“王爺那日帶我走出光正園,我曾問過就這麼離開可有關係?我怕被罰!但是王爺卻以為我說的是你的事情。”

“靖王說了什麼?”範長安聽得一急,竟是直接出手揪住了馮芷榕的手臂,卻不料這才碰上而已、自己便是倒抽了一口氣、表情看起來很是痛苦。

“咦?你受傷了?”

“彆管我!我是在鳳華宮被打的!”範長安一咬牙,道:“快跟我說,靖王說了什麼?”

馮芷榕這才注意到範長安稱呼靖王已經不是稱為“淵哥哥”,而是規規矩矩地稱其為靖王,這纔想起昨日鳳華宮偏殿內的那灘血──興許是範長安被打的痕跡,這也不禁暗暗地佩服著她體質健壯如牛。“靖王說了,正因為是有如恩師的範老將軍的後人,這才萬萬碰不得。”

馮芷榕的意思範長安可聽懂了,這也在眼中流露出了既是感激又是心痛的模樣。

馮芷榕這話不算說謊,那是靖王曾經與她說過的,在朝堂中越是曾有重要關係的臣工之間、本來就越當疏遠,讓交往止於一代、省得有結黨營私的嫌疑。而馮芷榕如今假靖王之口與範長安如此說著,便是以正向的方式段了她的念頭、並且也不會讓她恨上靖王。相反的,若範長安在家中還有一定的話語權,這範家也會對靖王心生感激。

範老將軍雖已故去,但長年下來在軍中的舊部也還是有一定勢力的。他們從前是因為範老將軍的緣故而服從靖王,若馮芷榕將這件事情給揭得差了,靖王往後在軍中或多或少都得再多花費力氣重新收服那些人。

馮芷榕喜歡靖王、自是不會給他找麻煩。

她看得範長安如此模樣,也就順勢地寬慰道:“長安姊姊,若是我喜歡一個人、便會希望他一切順遂平安……哪怕是自己吃了點苦頭也不要緊。靖王自年少時便放下他尊貴的身分、自願上戰場守著家國安危,他的誌向如此動人、自也是需要人支援的。”

範長安點了點頭,神色也越發堅定:“你放心吧!我不是不懂事的人,隻要這事情揭過去了,我便不再糾纏他!”

消停了會兒,範長安又道:“至於王如衣……她愛怎麼鬨騰由她去!反正我肚子裡再有墨水也蓋不過她那文官家庭的滿腹黑水,就等藍姑姑還我一個公道了!”

馮芷榕聽得範長安如此說著,也知道這範長安還不算傻,便道:“姊姊心裡有數便好,安秀宮中正因為王如衣揭起的事情鬨得姑姑煩心,這些日子還是小心便好。”

“我不笨。”範長安哼了哼聲,便挺起腰桿子徑自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