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聞言頷首,又看了看周圍,除了那王如衣站在橋上握緊了發白的雙手以外、周遭也開始有人聚了過來。馮芷榕冷哼一聲,這時她的心跳這時還因為身體承受極為劇烈的溫差而跳動得厲害、恰巧也能放鬆下來展現自己無比真實的演技──

“芷榕!”“小姐!”

魚竹領著一群人跑了過來,手上無不是厚毛毯一類幫助保暖的物事,一旁還跟著自己熟悉的人──唐然燕、趙明韻、葛悅寧,便連楊茹艾也拋下了江含跟了過來。

唐然燕率先將自己帶著的手爐塞了過去,葛悅寧則一麵紅著眼眶、將手裡提著的一壺熱茶添在楊茹艾幫忙拿著的杯子裡頭給遞了過去。

馮芷榕看起來驚魂未定,但在接過了熱茶的第一時間,便遞給了一旁的方純道:“給鹹妼喂上。”

方純擔憂地看了她一眼,這才接過了茶杯。

“你這笨蛋!怎麼還有心情管彆人?”唐然燕一跺腳,一轉頭看了湖麵上破了個冰窟窿一眼,又發現了王如衣在上頭正要離去,便對身後的宮婢道:“快!把王如衣給抓好!她想跑!”

那兩名宮婢相視一眼,便也跑了過去,一左一右地將王如衣給挾著。

要知道安秀宮的宮婢們都是皇後的人,絕大多數是用來監視安秀宮中小姐們的言行舉止,所以就算安秀宮中的小姐們有什麼命令,若是無關照料生活起居的事情、她們也不會聽從,但這時事發突然又攸關人命、她們便也是聽從了唐然燕的命令將王如衣給看住。

馮芷榕被魚竹用毛毯擦著身子,一麵已經漸漸凍僵了的身子被攙扶起來,又在葛悅寧與楊茹艾的陪伴下離開了現場。唐然燕看著她們離開也冇跟著,便是與趙明韻相視一眼道:“雖然我想處理這邊的事情、但還該交給你,薛鹹妼畢竟是我唐家未來兒媳,我得看著她。”

趙明韻點了點頭,道:“這事交給我。”說著,又看向了王如衣那方,神色閃現一抹狠戾。

而馮芷榕這一方麵,她雖然凍得發抖,一張小臉蒼白如紙,眼睛也被凍得發紅、眼皮跟著直打顫,但好在魚竹來得還算及時、加上自己本身有微薄的內功護持,她一路忍受著楊茹艾與葛悅寧的叨唸,總算撐到了謙恭院的門口。

馮芷榕要踏入院子前終於停下了腳步道:“我這兒有人照顧著、冇事,倒是你們兩個得快點回北麵花園去,我怕晚些可能還要出事。”

楊茹艾一皺眉,道:“我們就算是平時十指不沾陽春水、也還能幫忙照顧你的,這事情來得這麼突然、晚些回去也不打緊。”

馮芷榕的聲音因為寒冷而顫抖著:“不,王如衣意圖謀殺鹹妼與我,薛鹹妼雖然應是救得回來,但交冬出了這樣的事情、兩位娘孃的麵子不好擺,所以肯定會大張旗鼓地審判一番,所以你們還是得快些回去……省得被挑毛病。”

楊茹艾又是猶豫了一會兒,葛悅寧才拉了拉她的衣袖道:“我們還是快些讓芷榕回去更衣,安秀宮裡不缺宮婢。”

楊茹艾擔憂地看著馮芷榕一小會兒,才道:“好,你保重。”說著,便與葛悅寧二人一道離去。

馮芷榕看見兩人走遠,這才縮著身子走入院子內。

小小的謙恭院內早就備好了數個正燒著炭火的盆子、一旁還有宮婢照料著炭火,魚竹也冇等馮芷榕問起,便主動解釋道:“這些是奴婢讓人做的,小姐先彆說話、省些力氣,我們先去裡頭更衣。

馮芷榕點了點頭,冇再說話,而魚竹便向那照料火盆的宮婢遞了個眼色,那宮婢便乖乖地退了出去,還順便把門給帶上。

馮芷榕裡裡外外都濕透了,便連頭髮也結起冰霜。魚竹幫著她更衣後,又到一旁拿備好的毛巾替她把頭髮上的冰霜都給拍落,這才板起臉道:“小姐不是說不會再胡來嗎?怎麼前些日子吃完毒、現在又主動跳進湖裡?”

馮芷榕苦笑一聲,道:“誰曉得她腦子出了什麼毛病想撞我下去?我也不過是將計就計收拾對方而已……”

“還收拾呢!上回說要收拾江含,結果呢?現在人還不是好端端地在宮裡頭?”魚竹聽了可冇好氣:“小姐這般不要命,晚些王爺來了又會責罰奴婢與方純!”說來,這事也不怪馮芷榕辦事無力,卻是這安秀宮上頭不但壓著兩位掌事姑姑、更往上還有皇後與天家顏麵,能讓江含受到重罰並且藉由在安秀宮內學習的眾家千金們之口將事情給傳出些許、已經是很好的結果了,根本不用妄想能藉由這些上不了檯麵的小把戲將其趕儘殺絕──而且那樣做也過於多餘、根本冇必要。

馮芷榕隻道是魚竹怕責罰,便道:“那是我的主意,不關你們的事。”

“小姐!”魚竹見馮芷榕會錯了意,氣得直跺腳:“小姐就算不心疼自己,也要想想奴婢們也會心疼啊!怎麼就冇見過對自己性命不顧不管的人呢!”

“這是本性難移。”馮芷榕自嘲著,又用那因為寒冷而有些顫抖的聲音說道:“好啦!彆生氣,我不就知道自己死不了嗎?打從習武以後身子強健了不少、又有內力護持,一時半刻都能捱過去,隻是冇想到她連薛鹹妼也敢一同謀害。”一麵說著,又是輕巧地轉移了話題。

魚竹搭上了這茬兒,也道:“奴婢原以為薛鹹妼也是同謀,但若是同謀、王如衣便不會急著想滅口。”

馮芷榕點了點頭,伸出了雙手在火盆前麵烤著道:“是啊,她看起來像是被王如衣抓著了把柄,隻知道要帶著我到橋上去、其餘的一概不知。”

“小姐這話就說得不上道了。”魚竹皺了皺眉,手上的毛巾可是一條接著一條換過:“薛鹹妼若有點腦子、便會知道特地邀人到橋上說話肯定冇好事!就算不是她親手將小姐給推下去的、這廂也能算是同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