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換上了乾衣服以後、身子已經舒爽很多,說起話來也就更加利索:“話不能這麼說,我瞧她似乎也是被威脅的……況且我還惦記著她畢竟是唐然燕未來的弟妹。”

魚竹噘了噘嘴,知道馮芷榕是打算幫薛鹹妼說話,因此便也冇就薛鹹妼身上多做文章,而是說道:“且不提薛鹹妼,王如衣那頭小姐可打算怎麼辦?”

“我能怎麼辦?我又不是宮中的娘娘,這王如衣推我下水可是賴不掉的,但接下來我倒是得好好考慮該怎麼應對問話纔是……”馮芷榕一派輕鬆地回答著,房間裡裡外外被火盆烤得熱、不一會兒她的頭髮便乾了泰半。“我覺得還有些冷,就到棉被裡頭躲躲,要不晚點來了人就糟了。”說著,便立刻鑽進了被窩裡。

魚竹那時與方純都是被馮芷榕支開了的、自也不曉得她們說了些什麼。

“小姐有什麼事情交代的、奴婢立刻派人去打理,今日宮中的四位娘娘雖說有一半算是站在皇後孃娘那邊的,但畢竟也不是貼心的人、就怕人多口雜。”

馮芷榕這時也道:“今日我聽王如衣所說的話,許是靖王或者清河王來到謙恭院時給她瞧見了,所以她纔想藉此要挾我。”

魚竹一皺眉,道:“小姐想怎麼處理?今日王爺在禦花園那兒,奴婢要立刻讓人去傳話也是可以的。”

“給他一個底吧!其餘的倒是不用過於操心,事情做多了反而容易出紕漏。”馮芷榕蹙了下眉,道:“我卻不知王如衣是這麼大膽的人,那日在亭子裡見著了靖王與清河王二人待範長安如此不留情、竟還能動了相同的心思。”

魚竹聽了有些訝異:“難不成那個王如衣想高攀?”

馮芷榕聽了無奈地苦笑:“若非她一心想要高攀、肯定不會替自己打這樣的壞主意。”

魚竹呶了呶嘴,冇說什麼,而馮芷榕則道:“我就怕她屆時若被兩位娘娘審訊、口不擇言,倒是壞了靖王與清河王的名聲。”

魚竹聽了可不認同:“小姐,您可是女孩子!要壞也是壞了您的名聲!”

馮芷榕不安分地在棉被裡動了動,道:“好吧!是壞了我們的名聲──尤其我看那順妃並不是什麼安生的,今日宮宴句句話裡都想越俎代庖,看來那些刺兒都是藉著莊妃的由頭往皇後孃娘身上戳的,這樣的人隻要隨便見著影子都能鬨出一大票事情來、不好。”

魚竹點了點頭,道:“奴婢曾聽說順妃的野心大,或還囑咐著自己的兩位兒子要爭權奪利。”這話說白了,就是順妃想讓自己的兒子奪嫡。

馮芷榕歎了口氣,冇說什麼。

“小姐,您想到了些什麼?”

“冇什麼,就是想起我與靖王說過的話。”聽得魚竹提起順妃的茬兒,就想到中秋那時靖王問了自己是否對那個位置有興趣時、自己拒絕的話語,後來她雖也跟靖王澄清過不希望自己的意願造成他的困擾,但這件事情畢竟茲事體大、性命攸關,因此隔三差五的她便會想著煩心。

魚竹想了想,道:“小姐,要不奴婢先讓人打聽外麵的情況,您先歇著、一會兒奴婢讓人多備點炭火來。”

“不不不──我已經夠熱了!”馮芷榕聽了忙掀開了被子道:“就算想要做做樣子給人看,也適可而止!我現在都要悶出汗來了!”

魚竹看著馮芷榕慌張的模樣,忍不住噗哧一笑,道:“小姐莫要仗勢自己有了些內力便胡來,這寒氣若逼入了身子裡依是不好。”

馮芷榕一臉無辜:“這我也知道,就是那日聽著靖王與我說什麼內功小有所成、還誇我學得快,就想著他這人說話實在、也不會訛我,索性便放膽試試了!”馮芷榕這回提起靖王就像是提起做買賣的生意人一般,很是隨興。

魚竹聽了也是無奈道:“小姐,您學得快歸快,那也是搭著靖王府裡頭的師父們給您配的膳食、慢慢調著體質纔有的成就,也不代表您能胡來!”她想起那日她捎了口信回靖王府時,靖王府的師父們個個不信,直說道一個毫無根基、也非打小練起的小娃娃,怎麼可能才練了短短三個月、便等同彆人練了三年的功夫!就算靖王為了馮芷榕而特意命人更換了膳食、也的確加了不少好東西,但也不至於如此!若真是這般、那些打小就進靖王府訓練的衛士們可不都個個冇臉見人?

魚竹知道,靖王府裡頭位分最高的老師父也有些好奇,甚至還打算派人過來試試馮芷榕的身手、眼見為憑!但畢竟靖王府裡頭的師父們都是男性,唯一的方法便是要他們扮成內侍混入宮中──但那些武功高強的師父們怎麼肯?於是這事也就改換讓靖王親自試試馮芷榕的武功。

後來靖王自然是試過的,也道馮芷榕的武功的確進步得快!

常人若要蓄得如此內力、踏雪即融,少說也要三、五年的功夫!──靖王那時才暗暗思量,又看著馮芷榕的骨骼想著她雖不是上乘的練武之才、但畢竟她的經曆如此特殊……

這段日子以來,在靖王心中所想也與清河王漸趨一致,那便是馮芷榕曾與她說的“夢中的那個女人”就是馮芷榕的前世。

隻是靖王想得更多。

馮芷榕雖然冇說過那個“夢中的女人”會不會武功,但是能夠再世為人的人更有悟性也是理所當然,隻是這樣的狀況畢竟冇有前例,因此再怎麼想著也隻是瞎猜、無憑無據!

靖王不禁覺得自己離這個小丫頭越來越遠,直讓自己要摸不著邊兒……那時也是諸多感歎,便連馮芷榕精熟鮮托語一事也就在那時被徹徹底底地視為理所當然、不再介懷。

這廂馮芷榕看著魚竹若有所思的模樣,隻道:“你還是快去打聽外頭的狀況怎麼樣吧!這麼看著我、都快要把我看出個洞來!”

魚竹臉一紅,也知道自己太過,便道:“小姐說什麼呢!奴婢這就去。”說罷轉身就要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