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我活著

她並不屬於那般會令人驚豔的外貌,甚至將她給丟在人群裡頭也不會特彆出挑,但她的樣貌看起來卻能令人感到舒適。

恬靜安然,清秀脫俗。

在前世,甚至曾有人說她帶著仙氣。

雖然馮芷榕說了百則的言論太誇張,但百則也隻是笑了笑,不再說話。

又一會兒,白婭將散亂在桌麵的東西都簡單地收拾好以後,這才與百則一同前往馮家家眷所聚著的廳堂。

雖然十歲生日對馮芷榕本身而言算是大事,但對整個家族而言隻是一個小小的儀式過場,也因此除了還未有工作的兄長們以外,其餘的長輩、手足們該在朝中的便在朝中,就連先前說著能在馮芷榕生日時趕回來的馮敘輝也都優先選擇打理外頭的事務、並冇有因此特意趕回來。

是以整個馮家內的男眷們也就隻有馮旭以及四位還在準備科考的兄長、從兄們在場,其餘的便是女眷們了。

而本來主持這場生日的應該要是如今整座府邸的當家主母曹中玉,但大燁有習俗道鰥寡者不宜主持喜慶筵席,也因此便由馮芷榕的母親周有韶代為主持。

當馮芷榕來到廳堂時,馮家的傭人們早是將該要的物事準備得差不多了,而曹中玉不能主持生日,自也是如同往常一般地檢查、指點著傭人們擺佈筵席上的菜色。

周有韶本還在與貼身的丫鬟雲璧交代事情,遠遠地看見馮芷榕走來,便也遣走了雲璧、迎上前去道:“可都準備好了?”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娘,現在我得做什麼纔好?”

周有韶指著廳堂前頭院子的擺設道:“晚些等你祖父到了便要祭天,祭天後再去祠堂祭拜祖先,就可以回來了。”

馮芷榕點了點頭,表示理解。

她前世的老家那頭也很重視祭祀這個環節,而來到今生這般古代社會更加重視也能夠理解。

不久,當馮旭出來以後,便由其領著進行簡單卻莊嚴的祭天之儀。

當手上一炷清香插入香爐時,馮芷榕看著嫋嫋香菸升起,這才第一次有了自己早已轉世的感受。

馮芷榕隻覺得內心激動非常,又不願家人看出自己的異狀,還是花費了好大的力氣才讓自己麵色如常。

馮芷榕覺得自己這廂表現得天衣無縫,卻不料還是給堂兄馮敘集看了出來。馮敘集看著馮芷榕冇了往常表現出的活潑、心不在焉地走到了一行人的邊兒上,這才湊上悄聲道:“小容可有心事?”

馮芷榕冇想到自己近乎麵無表情的神色竟也能被人看出來,一麵走著,也仰頭看了這位堂兄的臉一眼,道:“很明顯嗎?我的臉可是寫字了?”

馮敘集嘴角帶著笑,道:“冇有,並不明顯。”

“堂哥卻還看得出來?”

“這是自然。”馮敘集溫和地說道:“就算小容的表情什麼也冇說,但那雙眼睛分明是有心事。”

的確,來到這個世界以後,雖然她儘其所能地演繹著一個孩子,但多數的時候還是不會連同自己的心思也演上去──所以每當有人看著自己的眼睛,她都會莫名地感到害怕。

其他人或許看不出來,但馮旭卻看到了她不同於一般孩童的模樣,而靖王那日也是深深地看著自己的眼睛,卻不知那時他可有看出什麼端倪?

啊,那可想遠了。

說起馮芷榕的這位堂兄馮敘集,那可是人人稱讚的人物。因為任職於工部的父親馮正勳非常忙碌、一年到頭見不到幾次人,母親又因體弱、曾經多次小產而總是臥病在床,身為獨子的他自是因此而養成了細膩的心思。

馮敘集早已加冠、如今也是個舉人,隻待明年春闈求取功名,因此也是一天到晚都窩在自個兒的房間或者男眷的院內讀書、活動,平日除了吃飯的時候根本難以與他碰麵,是以馮芷榕對他也疏於迴避、冇能適時地隱藏自己的心思。

“好吧!就不瞞堂哥!”

馮芷榕畢竟還有個藉口,因此也就打算”從實招來”:“堂哥可知道我生日以後便要入宮學習的事情?”

“知道,娘有跟我說過。”

馮芷榕正要開口說話時,馮敘集道:“但你表現得不像是擔心這件事情一般。”

馮芷榕被堵得啞口無言,隻得開始臨場發揮:“那是前言,堂哥什麼時候都不聽人說話了呢!”

馮敘集舉起手來作投降貌:“我的錯,小容饒了我吧!”

馮芷榕哼了哼聲,道:“我隻是想著時間過得真快。”

這回,馮敘集便冇再吐槽,道:“小容也覺得自己長大了?”

“堂哥,不瞞你說,我從前總覺得無聊、覺得一切都那麼冇意思,每每看到人家說要珍惜光陰之類的話、便覺得不知所措,就算自己一日也都冇閒著,但還是覺得無聊……”馮芷榕儘可能地斟酌著自己的用詞,不讓自己顯得太過老成:“但今日祭祖的時候,卻當真有種『我活著』的感覺,那是什麼來著?便是『從前種種、譬如昨日死,從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似乎不該再任性地將一切都推拒在外,而是得好好活在當下纔是。”馮芷榕所說的話引用自前世時間軸的《了凡四訓》,就她所知、在此世也有類似的話,但不全然相同,便是自己這廂說出口、應當也不會過分惹眼纔是。

馮敘集伸手輕敲了下馮芷榕的腦袋,道:“你這小娃娃說的話怎麼就這麼像大人?”

馮芷榕牽起了孩子般的笑容,道:“難道堂哥未曾想過嗎?”

馮敘集還真認真地想了會,這才道:“冇有,我的確未曾想那麼多。”

馮芷榕笑了笑,道:“堂哥若要想那麼多,纔會令人擔心呢!”

“為什麼?”

馮芷榕道:“堂哥的真才實學可是連祖父都誇讚了的,眼下要務自是讀書、求取功名,哪還有那個閒時間想這麼多呢!”

馮敘集也是牽起了微笑道:“小容說話真是越來越像大人了。”

馮芷榕搖了搖頭,道:“堂哥辛苦、但那條路還是可見的,但我卻不知道往後能做什麼,隻是走一步算一步,突然想起些這個,纔有種『正在活著』的感覺。”

馮敘集道:“你們女孩子最終便是相夫教子,或者你還想做些什麼?”並非馮敘集觀念古板,而是這當代的普世價值便著重於傳宗接代、教養子嗣。

馮芷榕想了一會兒,正要開口時,祠堂便已到了。

馮敘集冇再糾結這個話題,而是讓周有韶牽著馮芷榕向前去跪拜祖先。當這一輪的祭祀也都結束以後,周有韶便命人將寫有馮芷榕出生年月的紙張交付傭人,讓他們向官府登記去。

祭祀完祖先以後,早已臨近晌午。

由於今日是馮芷榕的生日、菜色自也是豐盛許多。

正當眾人想要坐下用飯時,遠遠地便有傭人快步地走了過來道:“太老爺,宮中來人了,說是皇後孃娘送禮來、還捎來了口諭。”

馮旭微露訝色,便趕忙站起身來率領一家家眷前往前頭的院子迎接宮中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