宮廷中的人饒是內侍與宮婢們的服裝等第也是不俗。

領頭的是一名年齡看來也有三十出頭的宮婢,她的眼神忒利,看見馮旭領著家眷前來便是恭恭敬敬地行禮道:“奴婢見過馮柱國。”

馮旭認得那位宮婢,是皇後宮中的掌事女官程慈。皇後還在繆王府內時便是皇後的貼身丫鬟,情分很重,甚至為了服侍皇後而不願嫁人。

“不必多禮。”馮旭身為皇後的舅父,雖然言語之間也是實在地客氣,但還是依照規矩受了程慈的禮。

程慈也冇有繼續客氣,便是切入正題道:“馮柱國,娘娘知道今日是娘娘表侄女的生日,便特地吩咐奴婢準備了些禮物,除卻將來能讓馮家小姐能夠用得上外,也算是娘娘這做長輩的一點心意。”

馮旭道:“多謝娘娘厚愛。”

程慈微笑道:“奴婢還捎來了皇後孃孃的口諭,還請諸位接下。”

程慈一語方落,馮旭便領著家眷與馮府上下在場的傭人們跪下。

“皇後孃娘口諭,馮家千金馮芷榕天資聰穎、知書好學,本宮著實喜愛,特賜天香緞二匹、飛仙綢二匹、廣澤錦二十匹,其餘胭脂、首飾各一箱,馮柱國、馮詹事以及夫人周氏育女有方,再賜白銀五百兩──馮柱國、夫人、馮小姐,謝恩吧!”

眾人聽到這賞禮內容皆是麵露訝色。

人人都知大燁物產豐饒,所產的綾羅綢緞與布料等在四方諸國而言皆屬上品。但若要說是世間一等一的綾羅綢緞可就不是大燁境內能產得出的了。

尤其這次僅有兩匹的天香緞與飛仙綢更是難得的上品!

天香緞乃南驤國才能活得成的蠶絲所織,工法十分細膩,南驤國王室也隻有國王與高級妃嬪才能夠用小半匹做一部份的衣料。

由於南驤並非大燁的藩屬國,因此大燁即便是有商人願意出重金也難以購得。曾經因為兩國往來友好的緣故,大燁每年還能以其餘貴重物資換到五匹天香緞,但近年因南驤邊境騷亂的緣故也就斷了貨源。

至於飛仙綢的來曆更是驚奇,相傳是從前大燁還與北方四國和平往來之時,在現今的汴方境內石窟發現的。據說飛仙綢的織造工法特異,還得在極其寒冷的時候才能產成,因此大燁並無法仿製。

而汴方的石窟供奉著汴方人信仰的神佛,自也有虔誠的貴族供奉、並不是什麼容易前往的場所。

當時發現的人大感驚奇,隨後想方設法以巨賈的身分重回當地,以大量的物資換回三匹飛仙綢,並將其作為貢品進貢給大燁皇室。

當時的大燁皇室甚感驚奇,而後北方諸國也能以此難得的貨品換到能供人民飽食的食糧。

至於廣澤錦則是大燁能夠產出的最上等的錦料,是大燁上下人人都能知曉的了。

“臣等叩謝皇後孃娘恩典。”

眾人起身後,又見程慈走到了馮芷榕跟前,蹲下了身子平視著她的眼睛道:“馮小姐,皇後孃娘在奴婢這趟出宮前特彆命奴婢與小姐說了,宮中學習一事本來就由娘娘主持,小姐又是娘孃的表侄女,娘娘自會多加照拂、還請小姐無須擔憂。”

這話怎麼聽著不太符合皇後的姿態?馮芷榕一時之間也不知道該如何應答,隻得中規中矩地答道:“請姑姑替梓容謝過皇後孃娘,梓容自當不負娘娘厚望。”

程慈微笑道:“娘娘還說了,雖然進了宮中也得叫她一聲娘娘,但私底下她更願意小姐叫她表姑母呢!”

“這樣可好?可會給娘娘帶來麻煩?”

程慈眼中帶著讚許之色:“不會,娘娘是一宮之主、小姐又是娘娘實在的親戚,娘娘說可以、便是可以了。”

馮芷榕也漾起了孩子模樣的笑容道:“梓容知道了,那就有勞姑姑替梓容謝過表姑母!”

“好孩子。”程慈點了點頭,又站起來朝馮旭道:“皇後孃娘雖未見過這孩子,但也聽說了這孩子的活潑,十分喜歡。”

馮旭拱手道:“那是娘娘不嫌棄。”

程慈又道:“娘娘囑咐了,申月朔日宮裡便會來車接馮小姐入宮,娘娘還差了人要替馮小姐量身子做幾套得體的衣裳,宮中那些賞賜的布料就先留著,往後還能用上。”

“臣多謝娘娘美意。隻是……”馮旭停頓了一會兒,道:“娘娘所賜下的乃宮中之物,對於臣這孫女而言太過珍貴。”

程慈道:“這畢竟是娘孃的心意,娘娘也說了馮柱國的顧忌必定是有的,但還是請馮柱國放心。”

說著,程慈又轉頭與周有韶道:“馮夫人,皇後孃娘說了,她也是為人母的人,知道馮小姐此行一去,夫人必定心懷憂慮,娘娘說在宮中的一切她都會好生照拂,還請夫人放心。”

周有韶聽了這話,也就稍微舒展了眉間的鬱鬱,道:“有勞娘娘費心。”

程慈接著又向身後的宮婢以眼色示意,而那兩名宮婢福了身子答應後,便上前圍繞住馮芷榕開始丈量身形。

程慈又道:“馮小姐入宮學習左右也不過剩下七日的時間,還請馮夫人好好替小姐準備。”

眼看事情都交代完畢了,程慈這才又回頭向馮旭福了福身子道:“馮柱國,娘娘說還未出嫁前,您這位舅舅可疼她了,因此馮家小姐的事情也請務必放心。”

馮旭牽了牽嘴角,道:“那是承蒙娘娘惦記。”

“那麼奴婢也就該回宮稟報娘娘了。”

圍著馮芷榕丈量身材的宮婢這時也退回程慈身後,程慈見狀便道:“那麼奴婢便告辭了。”

周有韶身後的曹中玉聽了這句話,立刻悄悄地往周有韶手中塞了枚銀錠,而周有韶也主動道:“且讓臣婦送姑姑一程吧!”

馮旭搖了搖頭,道:“讓我來送吧!你們先回去。”

說著,便擺了個手勢,與程慈一同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