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知道這樣的誇獎多是場麵話,前世雖然她並不喜歡交際,卻也因為職業的因素而參加過不少宴會,這樣的場麵話人人都會說、說得也都好聽,但若要當真的話可就是挖坑給自己跳了。

她縱便是不喜歡那樣的場合,也早是練就了一身應付的本事。隻見她以近乎完美的演技表現出一個十歲女孩子該有的害羞樣貌,道:“梓容從未想這麼多,隻是長輩在家裡千萬叮囑了,入了宮就要隨著姑姑好好學習,莫要心有旁騖、更彆負了陛下與娘孃的恩典,也莫辜負姑姑教導的苦心。”這話雖與前頭重複了,但她這般羞赧的表現倒是讓情感更真摯了幾分。

“夫人倒是細心,連這些也給叮囑了。”

馮芷榕還未能猜想到洪舒這句話內的意思究竟是單純的客套、還是另有深意,便又聽得洪舒說道:“一會兒得先入皇城、才入皇宮,這兩道門都會有人來盤查,你就什麼話也彆說,交給奴婢便好。要記得宮裡的事情不該看的就彆看、不該說的也就彆說,省得惹事。”

馮芷榕點了點頭,無聲地答應著。

洪舒道:“小姐年紀還小,但或也知道平常多少會準備些碎銀子給下人打賞,宮中裡的小主子們也是如此,但安秀宮不一樣,不該給的、便不要給……安秀宮的一切可都逃不出娘孃的眼裡,可得記著了。”

馮芷榕看著洪舒的眼睛,這回可明白這是洪舒給自己的額外提點,便也在車廂內站起矮小的身子,四平八穩地福身行禮道:“梓容多謝姑姑提點。”

洪舒的眼睛滿帶笑意,又道:“以後小姐若在宮中有什麼問題而尋不著奴婢,也可以問魚竹和方純,她們兩位可是娘娘宮中拔尖兒的奴婢,宮中的規矩嫻熟得很。”

馮芷榕點了點頭,又衝著魚竹和方純二人頷首一笑。

洪舒的事情交代地差不多,正還想說些什麼時,便聽得外頭的駕車的年輕內侍出言提醒道:“姑姑,皇城門口到了。”

洪舒聽了便改口道:“一會兒你彆下車。”

馮芷榕點了點頭表示知道。

那駕車的內侍技術極好,車輛緩緩地停下時也冇見顛簸。洪舒在魚竹、方純二人的幫助下下了車,又與守門的禁衛說了幾句話後,魚竹與方純便一道伸手掀開簾子,讓禁衛看看裡頭的人、又回答了一些簡單的問題,三人這才先後回到車上,繼續緩緩地前進。

而後,從皇城進到皇宮後又經過一模一樣的檢查程式,這才由年輕內侍駕車在兩旁侍衛與內侍們的護持下緩緩地進入宮門。

皇宮內是不能乘坐馬車的,至多隻能乘輦。然而獲準乘輦的人也是極為少數,除了帝後等天家貴胄外,也就隻有被皇帝特許的朝廷重臣、老臣,還有宮中的高級妃嬪才能乘輦,這樣的規矩甚至連一般的貴族也無法例外。

偌大的皇宮幅員甚廣,馮芷榕乘坐的馬車在宮門附近停好後,便是用一雙腿走著。

馮芷榕平日在馮府冇少鍛鍊身體,除了很小的時候藉自己還是個孩子、個性活潑的名義而四處亂跑以鍛練肺活量外,後來索性就將馮家的花園當作自己的操場跑步、還被馮旭笑著縱容,而睡前也會將陪侍的丫鬟們趕出門,開始練起瑜珈與鍛鍊核心肌群。

馮芷榕前世本來就有這個習慣。

畢竟曾經身為一個演員,照顧好自己的身體、並且隨時維持在最佳體態也是她的分內之事,而轉世以後,自自己這小小的身軀能跑能跳開始,她也就按照自己身體的成長速度與能耐開始調整自己的運動習慣,這也讓她的身體一直以來都十分健康,鮮少生病。

然則,這偌大的皇宮也非小小馮家可以比擬。

洪舒與兩名隨侍在馮芷榕身旁的宮婢們自是走慣了的,而馮芷榕也暗暗慶倖幸虧自己有運動習慣,否則從宮門附近開始走起,走到來可不得斷了腿?

洪舒本來還想著馮芷榕年幼,一副身子板看起來挺是嬌弱,還特意走慢了些、就怕她跟不上,卻是後來發現自己已經走了很長一段路,馮芷榕依然臉不紅氣不喘,這才暗暗地在心中讚許了一番。

雖然女子入宮學習一事的主持是皇後孃娘,但入宮學習的女子們卻很少有機會能見到皇後。

一般而言,除了一夥人開春入宮時能聽得皇後的幾句教訓以外,便是每年節日的宮宴有機會能目睹皇後尊容。

入宮學習的女子們每年冬至後直至元宵能放假回家省親過節,但其餘節日如花朝節、上巳日、中秋節與冬至當日都會在宮中渡過,宮內自然少不了安排讓那些年輕少女們與宴、增長見識,這宴會規模也會因為宮中的安排有所不同,但多有讓朝中公卿王侯們攜帶自己的妻子和兒女子孫們前來與會的機會,也算熱鬨。

當眾家小姐們的女性長輩一同與宴時,還會從宮宴當中探聽到其他好人家是否有足齡可以娶親的子嗣,也算是為自己的女兒覓上一門親事。

放在現代來說,也可以說是長輩代替子女的相親活動。

──話說回來,雖然今日馮芷榕離家時還是大清早,但這時早是太陽高掛,很是炎熱。

馮芷榕目不斜視地跟著洪舒走了許久的路,又彎又繞的,這纔來到鳳華宮門口。

“待會見了娘娘要行的是大禮。”洪舒仔細地叮囑著,又道:“娘娘若讓你起身,要先叩謝才能起身;娘娘若要你抬頭,可得把眼睛收好了。”

馮芷榕點了點頭,洪舒又仔細地瞅著她的神情確認過一回後,這才領她進鳳華宮。

馮芷榕初次踏入宮門時早已看見遠方巍峨的宮殿群,如今來到鳳華宮更是暗自搖頭喟歎帝王家的奢華。

想來一朝之後所居住的地方或許不比皇帝的寢宮,但也是數一數二的。

這一座宮殿的大小恐怕也比整座馮府還要大上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