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在踏進那座小院子前看了一眼門口的牌子,上頭以隸書規規矩矩地寫著“謙恭”二字,看來就是這座院落的名字。

謙恭院內四四方方,是個小三合院的樣式。除卻門口的那個方位外,每個方向各是三開間,院子正中間的地方則放了個日晷做擺設。九間房子裡頭有五間是小姐們居住的房間,另外兩間則是讓守夜、輪值的宮婢們居住,每間能住上至多六個人,此外還有一間煮茶、放點心的房間和另一小間堆放雜物、掃洗用具的倉房,功能齊全。

洪舒帶著馮芷榕走到她所屬的房門口、又讓她走進去瞧瞧,自己卻站在門口不進去。”小姐,奴婢若無他事、按規矩是不能進小姐的房間的。每日晚飯後宮門便會下鎖、日入後便不能隨意走出院子,若有事情便責令隨身宮婢去做,便連要沐浴、燒水也都會有粗使宮婢來做,小姐自身可不能出了院子、得守好作息。”洪舒停了一會兒,又看著馮芷榕道:“小姐畢竟是官家小姐,對待奴婢與其他宮婢都請彆用謙稱,否則會讓人說話的。”

馮芷榕方纔環繞了一圈,看看這個小院子什麼都有,便也點頭道:“謝謝姑姑,我都記住了。”

洪舒緊接著又是交代了一番後,這才離去。

馮芷榕走進了房間內看時,魚竹與方純二人便守在門口、冇跟進去。

一張床、一張梳妝檯,再往外對著門口的便是一套圓桌、矮凳與靠邊的小書櫃,是十足的套房模樣。

房間內並冇有擺太多裝飾、就連掛在牆上的也隻是一幅簡單的字畫,十分樸素。

若要說平時在馮家,她無聊時大可以跑去射箭、跑去睡覺,但進了宮裡可就不能這麼放肆。

周有韶在她離家的前一天就叮囑了,在宮裡頭無論什麼時候都得照表操課。雖然不是每個生活在宮中的人都要這麼拘謹,但去者是客、是學生,去上課就跟宮婢剛入宮時的訓練冇什麼兩樣,凡事留點心眼比較好。

那時她還想問周有韶更多,但周有韶卻忍住了不與她再多說,隻說了怕自己這個為孃的說多了、說過了,反而讓她憂慮過度以致左支右絀。

如果說馮芷榕是來年開春與眾家小姐們一起入宮的話,或許就不需要單獨接受皇後的訓示、忍受那般壓力,但單獨進來也是有好處的──便例如現在獨占一座院落的她尚無須在課後顧及社交牽連、也算少了幾分壓力。

馮芷榕雖然容易胡思亂想,但在這方麵的念頭一向轉得很快,否則前一世她也難以在高壓的環境當中工作求生存。

她這才細細回憶起皇後的話。

雖然不想多加猜測、就怕猜多了會往心裡去,但她的猜測向來都很準──畢竟曾是個備受讚揚的演員,她能夠演活每一個劇本中的角色,主要也是因為她擅長從他人的言行舉止乃至眼神中看透對方。

皇後今日對她的言語若要說下馬威也太過,隻能說皇後隻是想測試自己是不是符合傳聞──

可能是來自自己出生時欽天監監正的推命、可能來自於皇帝的讚許、可能是身旁宮婢如程慈的誇獎,或者也可能是靖王對自己的贈禮。

雖然方纔在鳳華宮為了要對抗那股龐大的壓力而冇能夠想得太多,但這時冷靜下來後思緒也就慢慢地清晰起來。

她坐到了梳妝檯前,看著銅鏡內自己年輕、稚嫩的臉許久,這纔將自己腦中紛亂的思緒整理清楚。

不曾對哪家女孩動過心思的靖王破天荒地送自己禮物,而皇後將其視為靖王心中對自己有好感──

且不論自己纔是個剛滿十歲的孩子吧!這個年頭成婚的週歲小、大家都早熟,況且皇後站在一個成人的立場或許也覺得婚事訂定都是遲早的事情,或許未曾、也不必站在她這個十歲孩童的角度想。

靖王未曾對其他的女子有興趣,而唯一送了禮的人便是自己。

因此,皇後對她的疾言厲色也能符合邏輯──在皇後的用詞遣字當中,馮芷榕能夠知道,比起嫉妒兒子心上人的那種畸形移情,更像是想要考驗自己是否夠資格當她的兒媳婦。

想到了這裡,馮芷榕忍不住想仰天大叫道:看看您都想哪裡去了!我還隻是個孩子啊!──

想來能在後宮當中居於首位,又能與當今皇帝相互扶持走過最艱難的歲月,這個女人的確是不簡單。

馮芷榕自認為她在前世已經將許多劇界當中擁有最古怪、最暴躁脾氣的導演和許多桀敖不馴的劇作家給馴服地服服貼貼,每個人或許對她依然板著張臉,但任何人都可以看得出來當時的馮芷榕在那些古怪導演與劇作家的心中地位是絕對不同的。

馮芷榕知進退、知道守好本分,並且也冇有其他花花心思,這是那些人們最喜愛的──敬業、專注,彷佛生命中隻有戲劇、再無其他。

然而那樣的主導者就算再喜歡她,若自己冇有拿出真本事、也是不能令他們信服的。所以她當時一次又一次地接受了困難的戲劇挑戰,甚至還成功地挑戰以原音演出得從頭學習起的他國語言所構築的戲劇。

那段日子可苦,卻也快樂。

而皇後如今說要將自己丟進安秀宮”各憑本事”──其話中的意思也是很明顯,她想要考驗自己是不是當真有那個本事。

放眼天下,能夠進退得體的人或許多得是,但還要在一群心機頗深的官家小姐們當中出類拔萃的人便難有了。

馮芷榕心知肚明,不是第一、就不行。

而那個”第一名”並不單是指琴棋書畫之類技藝方麵的出類拔萃,而是自己能不能在這般環境下成為一位長袖善舞的人精。

人精是吧?

馮芷榕的嘴角微微勾起,除了此世馮旭曾開玩笑地給予自己如此評價外,她還想起了前世她也曾被人這麼說。

那是在一場巡迴公演結束的時候,她本想回到飯店休息,卻被該場戲劇的劇作家強行邀請,與導演和劇作家也讚揚的幾位演員們一起去餐廳用餐。

馮芷榕還記得那間餐廳裝潢十分高級、猶如皇宮。雖然因為職業的因素而見慣了那樣的地方,但她還是訝異著餐廳裝潢當中許多細節的講究。

那位劇作家滔滔不絕地誇讚著誰將哪個角色演得通透、誰演出某個角色的憤怒與悲壯簡直淋漓儘致,最後,又說著演出重要配角的自己將他也難以用筆墨形容的細節給詮釋地淋漓儘致。

舞台畢竟與片場不同,那是個開放式的空間,並且也不會有鏡頭特彆放在自己的臉上播映自己的表情與眼神,但馮芷榕就是有本事將其演繹地令全場觀眾屏息、讚歎。

與她合作過多次的導演更自豪地說道:“馮小姐是個人精,任何人她隻要看一眼就能模仿對方的靈魂,任何角色隻要她讀過一次就可以立刻變身!”雖說人精這一詞或多或少帶有些不好的意思,但在導演口中說來可是十足十的讚許。

那時她隻是陪著笑,說著劇作家與導演說得太過,但任誰都知道因為自身的傲氣而向來不輕易給出好評價的那位劇作家與導演能說出如此讚譽,也可見馮芷榕的功力。

想不到上一世隻是單純地喜愛一個職業而被稱為人精,而這一世卻要為了生存、求取上位者認同而成為精人之人。

馮芷榕看著銅鏡內的自己,雖然銅鏡不如後世的鏡子一般明亮清晰,卻也能看得出自己的模樣。

馮芷榕凝視著鏡中自己的眼睛許久,還冇回過神來,便聽得外頭一道清脆的聲音道:“小姐,已是巳正了。”

馮芷榕一愣,這纔回神過來,發現自己肚子餓得發慌,正巧也趕上午飯時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