馮芷榕心裡頭莫名一跳,想著魚竹與方純就算平時不說話,有人來到也不該完全冇有動靜,這來者恐怕不是安秀宮的人,又或者是至少能讓她們連話也都說不出口的人──於是,自然又是端起了該有的儀態、提著心眼兒走到了門口看望,準備要見招拆招。

隻看著原本便在門口守著的魚竹與方純二人對來者行跪拜禮,兩人並冇起身、也冇說話,而站在中間的那人更是令自己吃驚──吃驚地忘了自己該有的禮節。

那人也就這麼看著馮芷榕冇有說話,直到馮芷榕回過神來,要下拜之時,他才主動開口道:“免禮。”

那是靖王。

馮芷榕在馮府時早將他的臉孔給牢牢地印在自己的腦子中,自是不會忘記。但這安秀宮不應該隻有女子才能出入嗎?那麼靖王又為何在這裡?

想到了這裡,馮芷榕這纔回過神來訥訥地問道:“王爺怎麼會在此處?”

靖王的表情看不出任何端倪,卻是依著馮芷榕的話道:“依照宮規,本王確實不能無故出現在宮內,更不能待在此處。”

馮芷榕隻覺得一陣頭皮發麻,又等了一會兒不見靖王回話,這才又大著膽子問了一句道:“或者王爺有什麼需要梓容幫忙的地方,纔會來到此處?”

靖王聽了馮芷榕的話,不禁牽起了嘴角,露出了一抹深深的笑意,讓馮芷榕不住看呆了。

靖王也就任著她這麼看著,許久才道:“為什麼會覺得本王有需要你幫忙的地方?”

馮芷榕聽了臉一紅,想著自己剛纔說的到底是什麼蠢話?人家可是堂堂六皇子、一朝親王,更深得皇帝信任、掌著朝廷最為精銳的兩軍之一銀甲軍的兵符,本事可是大得很!怎麼可能還有什麼需要自己的幫忙,便道:“方纔……是臣女瞎猜的。”

靖王看著她的眼底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慌亂,便是笑意愈深,又道:“但是卻猜中了。”

馮芷榕一愣,冇想到自己卻還歪打正著?便也順勢問道:“王爺若有事相詢,臣女定是知無不言。”

“你又怎麼知道我是來問話的,還是來請你幫忙的?”

馮芷榕隻覺得自己被耍,便也深吸了口氣,重新正色道:“臣女今日方纔入了安秀宮,要出宮也至少是三年後的事情。況且眼下臣女還小、又是女兒身,四處不自由,或也難以幫上什麼忙……但若王爺隻是有事情想問,確實是在臣女力能所及的範圍。”

靖王未置可否,隻是微微頷首道:“你的房間本王不便進去,便在外頭談。”

說著,原本跪在房門外左右的魚竹與方純便主動地起了身,將馮芷榕房內的椅子搬了兩張出來放在房門口的廊上。

靖王兀自地坐了下來,又用手勢示意著馮芷榕坐下。這時魚竹與方純也就悄悄地退到了謙恭院門口守著,左右是聽不見兩人談話的內容了。

馮芷榕將魚竹與方純的變化姑且按到了心裡,這才乖乖地手放大腿端坐在靖王的麵前等他說話。

靖王看著她的眼睛──馮芷榕不知道為什麼,靖王總喜歡看著她的眼睛,就像是想從自己的眼睛內看出些什麼一般。

她的內心隱隱的顫動,不是因為靖王的眼神簡直令她發醉,而是內心有股帶著不安與愧疚的熱流流竄在她身體的每一個角落。

她很努力地抑製這種感覺──那也是上輩子她無數天對著鏡子訓練過的。

無論如何也不能讓人從自己的眼中看出自己的情緒,便連任何一絲端倪也不行。

她曾是個演員,或者說,現在也是。

她若要讓人從自己的言行舉止乃至眼中看出東西,也必須是自己願意讓他人看到的東西。

她突然覺得自己麵對這個高深莫測的男人冇有十足十的把握。

眼前的男人麵容總是淡淡地,便連帶著笑意的嘴角勾起,也都如畫一般虛無飄渺。

隻有那雙眼睛。

對,就是那雙眼睛。

彷佛一池深潭,乘載了許多、許多故事。

馮芷榕這纔想起她初見靖王時便是在光天化日之下──那時她一身是傷,也不知道對方是誰,隻知道她因為高掛的太陽而幾乎睜不開眼睛,而那道冷然而帶著肅殺之氣的視線僅僅向自己望來片刻便移了開去。

至於第二次,便是在自個兒的家裡。

那時,她正被母親與長嫂緊緊地環抱住,就為了抵擋保定侯的暴力威嚇──在千鈞一髮之際,她看著靖王從容地走入馮家廳堂,手上的鞭子還沾染了保定侯後腿上的鮮血。

那時,她第一次真真切切地知道了他的身分、也看清楚了環繞在他身旁的一切──那位天之驕子渾身上下散發出一股輒人的氣息,那雙還冇讓她著迷的眸子裡飄漫出一股濃濃的血味兒,而那舉手投足間彷佛動輒就要大興殺伐,令人望而生懼。

然則,她卻在那時候喜歡上他那雙眼睛。

往更深、更深之處望去,那雙如鷹一般的利眼在撥開覆於表麵上的威嚴與彷佛是作戲一般的戾氣後,餘下的隻讓她感到平和與安詳。

那是她來到這一世後未曾見過的──或者放眼上一世也未曾有過──而她因此深深淪陷。

雖然她是個演員,還是位眾人公認的、出類拔萃的演員,但她也冇辦法做到這般模樣──畢竟那眼底最深、最深處,代表著的可是一個人的本性。

馮芷榕知道自己眼底的深處是什麼,但她從來也不說、甚至不願去想,隻是以一層又一層的戲衣覆蓋其上,讓自己的顏色變成自己所想呈現的色調。

她心底的直覺清清楚楚地告訴她,這位男性無論如何,都會成為她此世生命當中,最為重要的人之一。

而後,在那日與靖王的短暫相處中,她的心底飄忽出一股異樣的情緒,那是連她前世也鮮少升起的情感。她知道那是什麼,但卻不敢期待,因為前世的唯二經驗之於她那顆纖細敏感的心而言都過於傷人。

馮芷榕向來不喜歡在工作以外的場合讓人一直盯著自己的眼睛,但這一次,她卻讓靖王看著自己的眼睛許久。

彷佛被揭開了自己所有的秘密也冇有關係。

馮芷榕回望著,也看著靖王的眼睛,享受在那深處的寧靜與安詳。

許久,許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