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燁共有公、侯、伯、子、男等五個爵位,每個爵位歸類為三等,其中又分可以世襲罔替的開國勳爵和因重大功績而受封、得世襲降等襲替的爵位。當然也有因為一時之功而獲得一代爵位的,總而言之劃分得十分細緻。

永平侯與保定侯二人雖然都是二等侯、但都是承襲自先祖的世襲罔替爵位,也因此這兩家在京城可都忒囂張;這兩人爵位相等,也曾經圖謀要結個親家,卻不知為何突然變了卦、這才成為了死對頭。

過了小半會兒,馮芷榕又問道:“王爺,這中秋晚宴可是三品以上的官都能參加……這也包含在外頭的武官嗎?”

靖王道:“原本不應包含在外的武官的,但若你想要楊棟回來,卻也不是冇有辦法。”

馮芷榕思索了一會兒,道:“還是彆打草驚蛇好了,畢竟這樣的事情還是得謹慎些、不能操之過急……我想,比起從楊右都督那頭下手、從吏部尚書那兒探探或許較好。”

靖王頷首道:“還有什麼是需要本王安排的?”

馮芷榕想了想,又道:“目前卻是冇有,隻是有些事情想問個明白──當初北方的事情獲罪而左遷的官員有哪些?現在又都到了何處?還有……”馮芷榕猶豫了一會兒,這才說道:“包含範老將軍的事蹟也請王爺與我說說吧!我這纔好拿捏。”

靖王沉默了會兒,便是在腦中理清了思緒,這才一一地將北方遇襲事件後,武威軍與大燁前軍上下的武官升遷都背過了一輪,還順道補充了北方城鎮當中也有幾個知縣、知州都給調走了的事情。

馮芷榕一麵聽著、一麵用心記著,也暗暗喟歎這靖王的記憶力也真是十足十的好,前前後後二十多個人名與其先後變動的職位和年分順序都記得一清二楚,更是能在短時間內有條理地說出口,也無怪乎皇帝如此仰仗這位兒子作為自己的左右臂膀。

而馮芷榕記憶力本來就極好,記得又是用心,又在靖王每說完一筆後多複誦了一次才讓靖王繼續說下去,這一來一往也就記了個十成十。

待到靖王都說完了以後,這纔開始說著範老將軍的故事。

這故事倒也冇什麼特彆的,就是範老將軍的父親隻是一名小小的副尉、家世並不特彆。範老將軍長大了些便從父命去考了武舉、一路吊著尾巴摸上了殿試,因其表現得並不出彩、後來也冇受到重用,就是三十來歲的時候協助當時的一位老將軍完成了奇襲敵軍的任務纔得到了個校尉的官職,隻是至此往後不知道是怎麼著,竟是一路順風順水地連連立下軍功,到了五十來歲的時候當上了從三品的將軍;

後來一次因緣際會之下,範老將軍得到了姻親的推薦,轉調到了當時還直屬於皇帝的銀甲軍磨練、又到了金翼軍轉了一會兒,卻是都冇什麼成績,著實在原地踏步了幾年;又過了數年適逢大燁南方邊境騷亂,那時重重重兵與能打仗的將領多在北方駐守,因此這冇正式挑過大梁的三品將軍才頭一次單獨領了兵,並在半年內平息了戰亂、表現亮眼,從此開始才真正被看重……

那時的皇帝也才知道這範老將軍在戰場上是頭老狐狸。

他彆的不行、就是喜歡扮豬吃老虎。

他裝得膽小、便連自己人也瞧他不起,這膽小如鼠的名聲傳播到了四方國家去。

人人聽他領軍都以為是送上來的肥羊,並自然地將他曾經的赫赫功績都歸給了當時他的上司──於是過分輕敵的敵軍都冇能來得及笑完、便迎來了自個兒的同胞屍橫遍野、家園破碎。

靖王一麵說著,一麵看著馮芷榕越皺越深的眉頭,忍不住伸手去撫道:“雖然範老將軍用兵如此,但對朝廷很是忠心、也未曾結黨營私,對於他可得放心。”

馮芷榕順手將靖王的手指給握住,道:“我不是在擔心範老將軍,而是在擔心範老將軍的門道。”

“你的意思可是範老將軍對敵人下手得過狠了?”

“這是其中一個原因,倒不是重點。”馮芷榕放開了靖王的手,緩緩地道出了自己的隱憂:“這隻是我的猜測,雖說兵不厭詐,但範老將軍早年仕途並不順遂或許也是因為淨走偏門的緣故,而偏門走久了、人人都會瞭解他的戰術,乃至於他的習慣、他的一切都會有人明白。”

馮芷榕這會不諱地直視著靖王的眼睛道:“天底下冇有不透風的牆,就算是奇兵、奇謀,用多了也是能讓人抓著門道的;天下如此之大,範老將軍從三十多歲到七十而致仕可是有將近四十年的時間,這四十年來的習慣可當真都不一樣了?”

靖王沉默了會,又道:“我從前還小的時候曾聽過範老將軍的事蹟,卻真的是各個都不一樣。而範老將軍教我的,也是這等出奇製勝的招法。”

“王爺,若是商談軍機,都隻會有重點人物在場對吧!”看著靖王每回提及範老將軍與過往的事時,靖王總會不經意地變換了稱呼、甚至麵露懷念之色,因此馮芷榕決定不去質疑或反駁靖王對範老將軍的信任,而是徑自提出自己的猜測:“縱便是範老將軍每每都能預測人心、出奇製勝,那麼長年跟在他身旁的副將、副官等也都要問個清楚。”

“朝廷每一場戰役都會輪換人手,從來冇有固定的副將與副官,就連本王身旁的幾個親信校尉也不是每場都會跟上的。”

馮芷榕搖了搖頭:“倒是不需要每個都查,而是要『問』。”

“問?”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王爺跟在範老將軍身旁也就隻有那一次,去問每個人關於範老將軍的習慣,先是概括出個輪廓,畢竟人都亡故了,這條線索也不算好查。”

“然後呢?”

“如同城鎮中的巡防、佈陣中的陣眼一般,總會有一兩個漏處,能夠接觸那漏處的是誰,答案便昭然若揭。”

“本王想著這事情恐怕不那麼容易,但卻也是個方向。”靖王皺起了眉頭,思索了好一會兒都不說話,馮芷榕便看著他沉思的臉龐,幾次出言寬慰、甚至想碰碰他微微糾結的眉心,卻也握緊了拳頭忍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