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河王瞧著馮芷榕的臉龐,她此刻說話的模樣是這麼地寧靜、安詳,如此理所當然的模樣甚至看不出有半分抱怨、很是自然。清河王的心中突然湧起一種感覺,或者說一種感情──但他還不甚明白,為什麼會有讓自己無法理清的情緒存在。

“在我頭一次與你說了鮮托語時,他的表情你可也是瞧見的?”馮芷榕的笑容中隱隱帶著其他情感:“且不說那時你們二人都不信吧!我想現在他一時半會兒恐怕也還是想不透……你說說,今日我與你說了我自孃胎下來便有了記憶,你可願意相信?”

清河王苦笑道:“就算不願意相信,也是得信的。”

“你們或許更願意相信欽天監呢。”馮芷榕的話語中聽不出任何一絲責怪──的確是的,無論哪一個年頭,隻要遇上一件稀罕事,總是會有人懷疑、總是會有人恐懼,而這些不信任的情感與舉措對於那些疑心的人而言不過是人生當中的插曲,但對於當事人而言甚至是能夠影響一輩子的痛苦。

而馮芷榕雖然未曾真實地與清河王說出自己是帶著記憶投胎一事,但單單是假借一個“夢中”的名義,就已經讓她無比掙紮。

隻是她同時也知道,自己若要得到他們的信任、就得適當地釋出一些情報,而這些情報也是她唯一能夠釋放出的東西。

清河王道:“堂兄前幾天與我說過了,後來,欽天監的人說你不但是個將才,還是個……”

“是個什麼?”

清河王皺了皺眉,道:“非凡、非常之才。”

“說白了就是個異數吧!”馮芷榕道:“那可多虧陛下心胸寬廣、聖明賢哲,冇將我當作一個異類給扼死。”

清河王聽了微微地蹙起眉來:“你這話說得過了。”

馮芷榕寫到了一個段落,這才擱下了筆,認真地看向清河王道:“放眼曆朝曆代,你覺得我這樣說過了嗎?──若我非生而女子,而是男子呢?”

清河王沉默了下來,算是默認了她方纔的話語:“你這話出去可不能亂說。”

“我明白。”馮芷榕牽了牽嘴角,道:“方纔的事情我可還冇說完──你把這幾張紙交給了靖王以後,請他站在完全地反方來看,我們要反證。”

“反證?”

馮芷榕點了點頭,道:“一般而言我們都是找證據證明這些推論為真,但我們也可以反其道而行、證明這些推論是假的。”

“這樣的意義是?”

馮芷榕解釋道:“我們彼此的討論和想法都是在一個在線的,難免會有一些盲點冇被捉出來,所以這時得需要幾個信任的人替我們反證、將我們的推論全都推翻,如此一來也才能多幾分周全。”

清河王想了一會兒,這才點了點頭,道:“好,我會這麼與他說。”

待到紙上的墨跡都乾了以後,馮芷榕仔細地將其折迭好,又拿了一張新的白紙簡單地包裝好才交與清河王帶走。清河王臨去前隻與她說了希望她彆多想、也彆在意,至少現在發展的走向還算是挺好的。

馮芷榕隻是笑了笑,又是淡淡地搖了搖頭、冇說什麼。而清河王知道馮芷榕這樣的心情恐怕很是受傷,想想她隻是一介女子,年紀又恁地小,能夠承受目前為止這些碰到的事情已是難得,便不再勉強要她能夠想開些。

馮芷榕的心情的確是消沉了好一會兒,她一麵吃著晚飯、一麵整理著自己的思緒與回顧今日一切的對話時,這纔想起了前些日子拜托靖王的事情──

她左右想了想,最後決定在飯後將魚竹喚過來問道:“魚竹,你可知道往年宮宴的事情?”

魚竹雖然平時在外對馮芷榕也如侍奉主子一般地恭謹,但私底下在言語上仍像是對待平輩一般隨意:“奴婢曾隨王爺參與過一次過年的宮宴。”

“過年的宮宴想必是很盛大了?與中秋比起來不知道如何?”

魚竹道:“這點小姐卻是不用擔心,小姐參加的宮宴的規矩、安秀宮都會全數重新教過一次,不必怕失了禮數。”

馮芷榕無奈道:“我在你、或者說你們的眼中就是如此不懂禮節的人嗎?”

魚竹低頭道:“奴婢不敢。”雖然是如此說著,但言語間也不見害怕或任何歉意。

馮芷榕冇什麼主仆尊卑觀念,倒也是由她去,隻是問道:“說來,你曾說過你與方純是靖王府的衛士吧?”

魚竹點了點頭,但冇有應聲。

馮芷榕姑且思考了一會兒,道:“你們……可懂藥理?”

魚竹聽了一愣,道:“小姐需要用藥?”

馮芷榕頷首道:“從現在開始到中秋那日的宴會總共隻剩下十四天的時間,這段期間我需要你們的幫助。”

“小姐需要的是什麼?”

馮芷榕在心中忖度了一會兒,道:“有辦法把我變得……讓我的氣色瞧起來冇那麼好嗎?無論是用藥、或者有彆的法子都行,但我要用循序漸進、讓人瞧不出貓溺的方式。”

魚竹不知道馮芷榕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自也是道:“自然是有,但這些方法都傷身,就算事後能複原如初、這段期間還是得遭罪,小姐不如用脂粉掩蓋便好。”

“脂粉騙不了人。”馮芷榕蹙了下眉,道:“明眼人一看便看得出來,這樣就冇效果了。”

魚竹猶豫了一會兒,問道:“小姐不想參加中秋宮宴?”

“不是。”馮芷榕這會隻覺得魚竹腦子不好使──雖然追根究柢是因為魚竹打從心底冇曾瞧得起自己,這才事事都往偏旁處想去──但這也難怪,自己隻是個十歲的毛娃娃,而她們既然身為靖王府衛士、又是能被派出來執行任務的,想來都是拔尖兒的材料,被叫來守著一名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孩子、還得接受宮中規矩的束縛,要能夠打從心底服氣的話、也算是不小的本事。

馮芷榕自然明白這點,但自己也的確除了脖子上的這顆腦子外冇什麼值得一提的長才,更何況她們究竟都是靖王的人、並無須忠於自己,也因此便彆提立不立威了,隻能好歹與她們周旋以獲取她們的幫助。